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55章

第55章

只是一点,周行章为什么会知道“纪维谷”活不了几年了?他自始至终没提过。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那两个人,当初为了保护他的个人信息,所有的档案根本没有录入电脑系统,也没有任何可供拷贝的电子资料,仅有的一点试验记录也都是通过手写记录下来的,周行章再厉害也不可能找到这些东西。

那又是为什么?

周行章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陌生的环境里他也一点没着急,十几分钟后才慢吞吞坐起来,打量一圈后认出来这是会所楼上几层的客房。

昨天晚上的事他还记得,他问,齐臻否定了,但是他心里还是觉得奇怪,他不信如果真的跟他想的一样,会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齐臻推门进来,看到周行章已经醒了,缓步走到床边,“醒了就起来吧,给舟舟回个电话,他很担心你。”

周行章抬头看着齐臻的脸,以前没想到那种可能性的时候只是有些违和和既视感,现在一想到就总是感觉不管是说话的语气、口吻,还是神态都跟纪维谷很像,尤其是本人意识不到的微表情,简直是一模一样。

齐臻看上去若无其事,周行章勾唇一笑,“两个alpha在一起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你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你真能把舟舟当自己亲生的一样看待?就算你能,齐家愿意吗?”

周行章的话没头没尾,齐臻也摸不清楚对方是在试探还是在开玩笑,略略斟酌后道:“我对舟舟怎么样你心里有数,至于齐家,那是我考虑的问题,跟你没关系。”

“哦,”周行章笑意微收,“我再问你一遍,你真不是纪维谷?”

“……不是。”周行章虽然在笑,眼神却森冷,如果刚才齐臻还怀疑对方是不是在开玩笑,那问的这一句就说明不是了。

周行章闭了下眼,再睁开后整个人的气质就又变回了明朗懒散,他朗声笑笑,从**一跃而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走吧,我们去吃饭,我请!”

齐臻目睹着周行章快速转变的情绪,发现自己有些看不透这个大男孩了,不,是一个成年的alpha.

第45章 爸爸也在就好了

周行章利落地完成了江文禄要求的事情,对别人那是难题,在他这里根本不是,一天一夜就能做完的事儿。

真正让他忙得三天里有两天不着家,在家也是周舟睡着后一人钻进工作室的,他还有别的事儿要忙。

刘英阁约了齐臻好几次,可是、死活约不动,没办法,他就只好在上班时间跑到了东江。

齐臻刚开完一场管理层会议,回到办公室看见等了半天的刘英阁,调侃道:“刘大少最近很闲?”

刘英阁已经喝了三杯咖啡,感觉到齐臻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的高冷气息,他积攒的那点火瞬间就泄了气,有时候他是真分不清这是气场还是齐臻的信息素,“我不闲,不过就是再忙也忙不到你这程度,约你比约***吃饭都难!”

“你大可以去约他。”

“我……我约他干什么?!齐臻你这是不讲道理!”

“你也可以去找讲道理的人。”

很好,刘英阁的火气又双叒叕成功地蹿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去,“你是不是遇见什么难事儿了,有就说呗,兄弟能帮就帮,别一个人在这儿充当人形空调,我可消受不起。”

齐臻翻开文件,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刘英阁,“没事。”

“没事?”刘英阁有点促狭地笑笑,“我可听说最近你妈到处给你挑Omega呢。”

齐臻这才抬头看过去,“听谁说的?”

见齐臻终于正眼看了自己,刘英阁来了劲儿,“还需要听谁说吗?你不参加宴会,三两场下来圈子里有谁不知道齐家正在给你找Omega啊哈哈哈哈!”

刘英阁幸灾乐祸,齐臻淡淡一瞥,“很好笑?”

刘英阁忙止住笑,“不是不是,我今天来是想问问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真不知道。”齐臻最近忙,而且心里压着事,对其他事情的关注度没那么高。

刘英阁叹了声,“行,你还真是一心扑在工作上,早一年我都不会相信你齐臻有一天会变成一个工作狂!”

“有意见?”

刘英阁忙否定,“没有。不过说实在的,你跟周行章怎么样了?那小子不好对付吧?而且看你妈那热情劲儿,我觉得想过家里那关,难!我可跟你说,昨晚宴会上你妈还拉着我问萱萱怎么怎么怎么滴,让我给介绍介绍,我拒绝了啊,别说哥们儿不仗义。”

刘英阁亲妹妹刘萱歌是个Omega,大学毕业后在自家公司做了个小助理,这两年有不少人介绍,家里都给拒绝了。

齐臻自然嫌文静雅多事,“谢了。”

刘英阁摆摆手,“不用,我妹跟你比就一天真小白兔,我是有多想不开把他往你这火坑里推?”

“对,没错。”

刘英阁觉得要么是齐臻发烧了,要么是自己已经烧糊涂听错话了,“我说的可不是好话啊!”

“确实没说错。”齐臻说得认真,“不想找事儿就离我远一点,他们怎么说怎么做不代表我会听从。”

刘英阁一拍桌子,笑起来,“我就喜欢你这性格,得劲!”

齐臻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自然不会放任,当晚就回了齐家。

文静雅看见儿子很开心,张罗着让佣人加一副碗筷,“怎么没打一声招呼就回来了,吃饭没有?过来坐。”

齐臻站在餐桌旁边,没坐,“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除了周行章我不会要别人,你们别白费功夫,我不介意名声问题,如果你们不想齐家最后出丑,最好适可而止。”

齐臻这话一说出来,齐东来和文静雅就明白了。

齐东来显得有点不悦,“有什么话坐下说,在家里又不是在谈判桌上,没必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

文静雅脸上也有点挂不住,想去拉齐臻的手又被对方的眼神给镇住了,只得悻悻地放下手,“妈妈也是为你的将来打算,你对那个整天不学好的周行章怎么可能真有好感,肯定是误会了,等你接触的Omega多了就知道他们的好了。”

文静雅仪态大方,言辞间却带着显而易见的轻蔑,齐臻冷笑一声,“你们是不是还有什么误解,是我没说清楚吗?”

齐东来拉住还要说话的文静雅,“你先上楼吧,我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