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54章

第54章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齐臻给周行章打电话,通了,但是没人接,在打到第四个的时候才接通,那边传来的是周行章模糊不清的笑声。

齐臻从没关严的门缝里看了眼熟睡的周舟,一边安抚周行章的情绪一边下楼,好在他问地址对方倒也说了。齐臻挂断电话后敲了刘欣蕊的房门把已经睡下的人叫起来让她照看周舟。

进入酒吧包间后,齐臻一眼没有看到周行章,听到酒瓶磕碰的声音,走到沙发背面才看见人正坐在地上,手里还拎着瓶红酒。

室内灯光昏黄,齐臻调了水晶吊灯的亮度,刺眼的白光将一切都明晃晃地暴露了出来,他跨过地上的红酒、白酒瓶子,在周行章面前蹲下身,拿走了对方手里的酒,周行章抬头扫了他一眼,没有别的反应。

齐臻眉目间溢出一丝寒气,“什么事能让你在这儿借酒浇愁连家都不回?”

周行章仰头抵着沙发,一双朦朦胧胧的醉眼看着眼前的人,“齐臻,你说……你跟纪维谷是好朋友对吧?”

“是,怎么了?”周行章第一句话就提起“纪维谷”,齐臻略微皱眉,这是和“纪维谷”有关了。

“他是怎么说我的?”

齐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好贸然接话,斟酌着措辞,“他……”

周行章打断齐臻的话,他就没真想听,“说我是个天真又愚蠢的傻瓜,只能被他乖乖利用,对吧?”

“不是……”

“我一心一意对他,但是他从来就没相信过我!从来就没喜欢过我!!”周行章猛地把手里的酒瓶摔出去,酒瓶伴随着一声脆响碎在墙边,里面的小半瓶红酒在地板上蜿蜒开,像是血,又像是代替某个人流了漫天瓢泼的泪。

齐臻收回视线,看着双眼通红的周行章,一句话在嗓子眼里滚了几遍却还是不知道怎么说,周行章说的没错。

除了天才少年的能力,他没相信过别的东西,至于感情他更是想都没想过。

齐臻伸出手想去触碰情绪有些失控的周行章,却被一下握住了手臂。

周行章死死盯着齐臻,目光如炬,里面沉了一团灼灼的火,整个人却骤然冷静下来,跟刚才摔酒瓶子的判若两人,“在他的计划里,我是不是跟卓越没什么区别,只要能复仇,喜欢谁、跟谁在一起都没关系,换了别人他也愿意?”

齐臻心里被刺了下,他甩开周行章的手,“在你心里他就是那么下贱的人?”

“难道不是?!还……还在我心里?”周行章说着说着突然笑起来,“我现在都不知道我认识的‘纪维谷’到底是不是‘纪维谷’!他的性格、习惯是不是都是正对着我的兴趣演的谁知道?!”

齐臻一把将周行章按在沙发背上,手上力道一点都不轻,“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不是说喜欢他吗,谁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就这么诋毁他?”

“不然呢?你还能给我第二种解释吗?”周行章说这些话他自己不难受吗?难受!每个字都在又一次凌迟他那颗伤痕累累的心。

他否定纪维谷,也是在否定自己。

齐臻盯着周行章深渊一样的眼睛,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扭转现在的局面,但是偏偏又说不出来,“他……”

“他什么?”

齐臻微微敛了下眼,下一秒就被周行章突然大力按在了地上,肩胛骨撞在地板上带起一阵彻骨的疼。

周行章轻轻抚摸着齐臻的脸,神色间有几分痴迷,仿佛在透过齐臻看向另一个早已经不再的人,“齐臻,你跟纪维谷到底是什么关系?”

“……是朋友。”周行章情绪不对劲,齐臻暂时也没反抗,他倒是想听听周行章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周行章弯腰凑近身下的人,齐臻身上一直有很强的违和感,这份违和感来自和纪维谷的相似,但是直到今天他才真的发自肺腑地希望他的猜测是真的。

如果……如果是真的呢……

周行章轻轻笑了笑,显得无辜而纯良,“你们太像了,说是朋友我不信,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纪维谷?”

周行章的语气就像是在开玩笑,却隐隐藏着不切实际的妄想,齐臻没想到对方会这么问,但是周行章没有证据也不过只是猜测,他稳了稳心神,沉声道:“不是。”

“真不是?”

“真不是,你喝多了。”

周行章弯腰凑近,嘴唇几乎贴着齐臻的脸颊,“记不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我不想把你当他的替身,但是在你身上我总是能看到他,你说、怎么办。嗯?齐臻,你告诉我怎么办?”

周行章说话间带出的灼热气流滚在耳边,齐臻略微皱眉,他以为自己总有一天能让周行章喜欢上他,但是现在看来对方还是纠缠在纪维谷身上,挫败有一点,更多的的心疼,“纪维谷死了,他……”

“他要还活着是不是就能告诉我他对我到底有没有一点感情?”

“行章……”

周行章没有等齐臻的回答,仿佛那句问话已经用尽了力气,他松了力道,手臂一软趴在齐臻身上,有些倦懒地闭上眼,从唇齿间逸出几声模糊的呢喃,“就算是利用……我也认了,身体不好活不了几年那就是借口,纪安身体不好……不也活了那么多年,为什么要……选择去死……”

周行章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最后化成了轻飘的气音。

齐臻抱住昏睡过去的周行章,一张脸冷白得仿佛覆了层还停留在冬季的霜寒。

或许,“纪维谷”带给周行章的伤害远比他想象中要大,这个看上去什么都无所谓的男人可能只是没有表现出来,也可能是他之前根本没有意识到。

他一开始确实只是利用,后来却产生了当时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的感情,他让周行章恨“纪维谷”,却没想到不仅没让对方从那段失败的感情里走出来,反而爱恨交织在一起,每每想起都是煎熬。

齐臻突然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以前面对再大的困局和艰难他都没有过这样的心虚,他不会放弃周行章,但是却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能撼动“纪维谷”在对方心里的地位。哪怕周行章对他齐臻有那么一点喜欢,也远远敌不过已经死了的纪维谷。

疯狂涌起的嫉妒几乎要将齐臻淹没。

齐臻自嘲地笑笑,一脸寒意化作了眼里的一层浅薄水雾,他合上眼抱紧周行章。他没办法放弃,也不愿意承认过去,而周行章更不会放下纪维谷,他们两个这样下去归根到底是在相互折磨。

仿佛、豁然开朗。

他不想面对的过去正是周行章心里的结,比起怀里这个人的痛苦,他没什么不能接受的,为了那些所谓的自尊、尊严去折磨对方也折磨自己,没有必要,更没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