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50章

第50章

李一平看着漫不经心的周行章,心里直打鼓,半晌还是选择了坦白,“是……是卓越给我的……”

周行章笑了两声,直笑得李一平脊背发凉,毛骨悚然,匆匆说了再见就走了。

周行章还真没想到是卓越,不过也挺有意思,老朋友嘛,这笔账他记下了……

纪安的情况一直在恶化,几进几出ICU,元宵节那天纪安的情况还稍微好点儿,不止坐了起来,还吃了两个汤圆,只是在两天后纪安又一次出现了心跳骤停,抢救回来后,医生检查完,冲着周行章摇了摇头就带着护士出去了。

周行章看着纪安,神色间有些不甚明显的惶惶然,周舟趴在床边,小家伙也看懂了,眼泪扑簌簌落下来,周行章揉了揉孩子的脑袋,他看向站在病床另一侧的齐臻,从对方冷然的脸上似乎看出了一点隐藏的难过——一点不像是为朋友的、接触不多的长辈离开而该有的难过,过了。

他今天叫了齐臻来完全是出于直觉,但是自己的直觉貌似没有错。

纪安嘴唇微微翕张,几人凑过去,才听到纪安在叫“亦璋”这个名字,周行章愣了愣,卓亦璋,确实是纪维谷的原名,他不知道纪安到了现在是不是恢复了些,已经走到弥留之际的人一遍一遍叫着自己最牵挂的孩子,围在床边的三人却都没有给出反应。

而齐臻在**人声音慢慢弱下去的时候握住了纪安瘦骨嶙峋的手,随后应了声,“嗯,我在。”

纪安的手指轻轻动了下,“亦璋……”

“嗯。”

“回来啦?”

“……回来了。”

纪安微微睁着眼,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用仅剩的一点力气握紧了齐臻的手,似乎是释怀了,两滴清泪从纪安的眼角流出,顺着皱纹一直流进尚且乌黑的鬓发里,带着无尽的痛楚和挣扎。

终于结束了。

周舟只顾着难过没有注意到,但是周行章没有忽略这几分钟内发生的事情,他看着齐臻,对方似乎不止是为了圆纪安弥留之际的执念才应的那几声……

纪安的葬礼很简单,参加的不过是周家几人,还有周家兄弟的几个朋友,都是见过纪安、跟纪安或多或少有接触的人。

葬礼结束后,大家基本上都走了,周行章走到车前扫视一圈没发现齐臻的身影,略微考虑了下,把周舟交给周景行,让他们先回去。

周景行看着往回走的周行章,什么都没问,想回去待一会儿也行,纪安对周行章的意义不只是前妻的父亲那么简单。

周行章回到墓前,不出意外,齐臻还站在那儿,他走到墓碑跟前,“还不走?”

齐臻扫了眼周行章,“我再留会儿。”

周行章摸了摸墓碑,“你是不是还要说是替维谷再看看他父亲?”

齐臻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沉默。

周行章和齐臻一前一后站在纪安的墓碑面前,他盯着碑上的名字,道:“齐臻,你知道纪安是维谷的父亲,那你知道纪安……对我来说代表什么吗?”

“什么?”

“他不仅仅是维谷的父亲,他还是维谷……留给我的念想。”周行章想想也觉得好笑,他总觉得纪安活着,他就能更多的抓住纪维谷,但是摆在面前的事实是……纪维谷已经死了,只是能记得的人多一个算一个。

齐臻微怔,半晌,缓缓道;“纪安死了,是好事?”

“好事?”周行章诧异,死了怎么是好事?

“他活着什么也不记得,和维谷一样,死了、对他们来说反而是解脱。”齐臻大约猜得到纪安死之前那个笑容的意思,他甚至觉得某个瞬间纪安是恢复了记忆的。

纪安对死亡并不惧怕,死了反倒是结束了这灰暗的一生。

周行章看着齐臻唇边一丝若有若无、带着些微苦涩的笑意,皱起眉,他对纪安的过去了解不多,但是纪维谷的事他知道的七七八八,所以对纪安的经历也不算完全不知道,或许……当初纪维谷选择一死了之,也抱了一样的心思。

他想留住纪安,却没想过纪安活着一天,看似无忧无虑,却每一天都是……痛苦。

疼痛在此时此刻攫住了周行章的整颗心,他以为自己足够了解纪维谷,但是到头来他终究……什么都不是,对方愿意跟他说的只是可有可无的冰山一角,或许、他从未真正走进纪维谷的心里,就是云歇雨收之后的喃喃之语,可能也只是为了获取他的新任。

看周行章神态不对,齐臻顿了顿,拍了下周行章的肩,“如果……维谷还活着,他一定觉得活着挺好,毕竟有牵挂,才想活着。”

周行章转头看向齐臻,“牵挂,他能有什么牵挂?除了复仇他还在乎什么?”

齐臻迎着周行章的视线看过去,“有你,有舟舟,为什么没有牵挂?”

周行章嗤笑一声,“你怎么知道?”

“猜的。”

“猜的……”周行章喃喃一声,突然笑起来,贴在墓碑一侧慢慢滑坐在地上,眉目间露出几分不解和苦闷,“他要是有一丁点牵挂就不会什么都不告诉我一个人跟卓艺林一块儿去死!”

齐臻看着周行章,垂在身侧的手颤抖着,他已经说得够多了,周行章不傻,他说的越多就暴露得越多。但是就在这一刻他突然想把一切和盘托出,但现在并不是什么好时机。

齐臻的犹豫让短暂的沉默无限地延长了,直到暮色四合,两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还是周舟打电话来催周行章回家,两人才一起离开了墓园。

【作者有话说】:加更达成~!

第42章 一起送我去学校

周行章回家之后也没吃饭,打发周舟去跟周景行一块儿睡,自己直接回了卧室。

周景行抱住要进房间去找爸爸的周舟,看着周行章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抱紧周舟,纪安和周舟是维系周行章和纪维谷之间关系的两条纽带,现在断了一条,他只希望周舟……能好好的,好好长大。

等周舟长大,或许他的弟弟……就能真正从那段感情里走出来了。

周行章躺在**,凝视着吊顶上简洁的花纹,一盯就是好几个小时。开门声轻轻响起,他不用看就知道是谁,“不是说了先跟伯伯睡吗?”

周舟关好门,凑到周行章身边,“爸爸……”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