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48章

第48章

而且,齐臻和纪维谷的“像”不是一般的像,他甚至都怀疑齐臻是不是早已经死了的……纪维谷,除此之外他找不到两人像到这种程度的原因。他之所以查来查去也没有查到合理的解释,可能是因为查错了方向,现在他想换个方向去试试。

尽管,想想就觉得荒谬。

但,值得一试。

周行章说得平静,齐臻心里却翻起了波浪,两人的关系明明已经在逐渐好转了,周行章对他也不是完全没感情,嘴上不说,但是言谈举止和眼睛里都能看出来,现在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些?“为什么?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发生什么,你要问,我就把话说清楚。”周行章盯着齐臻,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我和维谷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要说我对你没一点感情我自己都不信,但是这些……都是因为你和维谷很像,我这么说你明白吗?我不想这样下去,这对你们都不公平。”

周行章没打算再婚,也不想再开始一段新的感情,这几个月跟齐臻的相处,他明白自己对齐臻不是没感觉,但是这种感觉更多是来自于那种莫名的熟悉感——齐臻和纪维谷太像了。

在齐臻身上找纪维谷的影子,这是对两人的不尊重,对已经离开的纪维谷的不忠,对齐臻的侮辱,对双方的不公平。

仗着齐臻的喜欢把对方当替身,周行章接受不了自己这么做。

周舟一天比一天更喜欢齐臻,周行章怕再拖下去以后让事情没办法收场,在看到那个刺绣的卡通图案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

周行章知道自己的话很伤人,齐臻这样性格的人怎么可能接受做别人的替身,就是齐臻真的愿意委屈自己,他也不愿意,一方面是对纪维谷的感情不容许他这样,另一方面他确实欣赏齐臻,不愿意拿这样的事去折辱对方。

除非,真像他猜测的那样,然而即便真的是……也不代表他就会接受。

齐臻明白,周行章说的清楚,没什么不明白的,周行章纠结,他自己又何尝不矛盾?但是他没办法。对他的感情是因为他跟“纪维谷”很像?听起来讽刺而可笑。

见齐臻沉默,周行章站起来,“我话就说到这儿,舟舟……我明天带他回周家住几天,其他的事情、等过段时间再说吧。”

齐臻看着周行章离开,一时无言,半晌才自嘲地笑了下,周行章这么说就一定会做,他越了解对方,就越知道这话的认真程度。他多走近一步,周行章就多明白一些,发展到现在的局面也不是不能理解。

这是他接近周行章必然会面临的问题,一个人就算变化再大,有些东西也是变不了的,不过借尸还魂这样的事情应该不会有人想得到,更不会相信,周行章应该不会怀疑到这上面来吧。

齐臻疲惫地闭了闭眼,让他再想想,想想怎么说……

周行章第二天就带着周舟、纪安和刘欣蕊回到了周家,周景行很意外,当晚就把周行章叫到了书房,只是还没开口就被打断了。

周行章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就是为了躲齐臻,我都跟他说明白了,都冷静冷静不好吗?”

“你们最近不是挺好的,怎么突然就……”

“不是突然!”周行章把头发往后捋了下,没发火儿,而是显得沉静而阴戾,“我跟齐臻能做朋友但是不可能有别的关系,而且、我发现……我居然在他身上找维谷的影子!

“哥,我不喜欢这样……”周行章虽然有怀疑,但在证实之前,他不想乱说。

周景行明白了,自己的弟弟自己知道,周行章在想什么他能理解,他微微叹了口气,“好了,我知道了,我也不问了,只是你这么做……舟舟怎么办?”

他们都清楚周舟很喜欢齐臻,这么突然不让多来往了,小孩子能想得开才怪,据他所知,周舟是有点把齐臻当爹地的苗头的,甚至这个苗头还挺清楚。

周行章想过周舟的问题,“小孩儿忘性大,一开始会不习惯,过段时间就好了。”

“行吧,”周景行拍了拍周行章的肩膀,“那你最近多陪陪他,至于去公司……等年后再说吧。”

“嗯。”

周舟本来还以为只住几天就回去了,但是快一周过去周行章还没一点要回去的意思,他就忍不住了,晚上从纪安那儿回来就缠着周行章问,“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周行章早就想好了说辞,“没几天就过年了,我们不回去了,反正过两天还得回来,就不折腾了,舅舅身体又不好,是吧?”

周舟想了想,觉得周行章说得有道理,也就没纠缠了,只是有点小沮丧,“我有点想齐叔叔了……我想去找他玩。”

“这个不行,你知道嘛,你……齐叔叔管着那么大一家公司,年底的时候最忙,就跟你伯伯一样忙,舟舟就不去给人家添乱了,等过完年再说吧。”慢慢稍微疏远些,周舟自然而然就不会想着要让齐臻做……爹地了,普通叔叔,挺好的。

“……好吧。”周舟虽然不高兴,但是也不想耽误齐臻的工作。

周行章不能告诉周舟实话,看小孩子还期待着跟齐臻见面,他心里总是憋闷得慌,也不知道是心疼小孩子还是怎么地,就是……难受。

周行章陪着周舟几天,大半时间都在家,天气冷他也不想带小孩出去,他虽然在家,但是各方搜集资料也没闲着。

周景行看着弟弟这样子,就想让周行章带着周舟出国找个暖和的地方玩几天,纪安这边他会照顾好,周行章想了想同意了,出去玩并不妨碍他的事儿,纪安这段时间的情况也还算稳定,只是两人东西刚收拾好,准备走的前一天晚上,出事了。

纪安凌晨两点发起高烧,呼吸困难,还好送医及时,抢救后转到了重症监护室。

天蒙蒙亮的时候,周行章透过玻璃看着里面的纪安,转向周景行,“你先回去吧,这儿我盯着,本来公司都够忙了,你几头跑哪儿顾得过来。”

“也好,”周景行并不坚持,“我去公司就把舟舟带去了,他一个人在家也不让人放心。”

“嗯。”

周舟知道纪安住院的事,求着想去看看,周景行就带着周舟去医院待了会儿,然后就去了公司,他年底工作确实很忙,好在周舟乖,也不用怎么管,他工作,周舟就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看书玩玩具。只是小家伙一天下来精神头都不高,而且第二天说什么都不跟他去公司了。

周景行也没办法,仔细嘱咐了刘欣蕊和家里的佣人后才出门。

周景行一走,周舟就进了书房,拿出手机给齐臻打电话,他都好些天没跟齐臻见过面了,他心里惦记纪安,周行章和周景行又不想他多去医院,跟刘欣蕊说送饭的时候带上他也没用,他想来想去还是想到了齐臻。

齐臻听到纪安住院的时候直接想到刘欣蕊说过,纪安的身体很可能撑不过这个冬天,他的心一下绷紧了,问了医院后安抚住周舟,然后把工作交代下去就离开了公司。

听到敲门声,周行章以为是医生或者护士,就没在意,只是来人站在他身后一言不发,也不动,他奇怪地回头,看到是齐臻,眉头瞬间皱起,“你来干什么?”

齐臻看着病**戴着呼吸机、苍白而虚弱的纪安,轻声道:“我来看看纪先生。”

周行章没再说什么,站起来走到窗边,给对方留了些空间,作为他的朋友,来看看他的长辈也无可厚非。

齐臻看了会儿,走到周行章旁边,“情况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