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45章

第45章

“如果你退一步,能和他做朋友也不错。”周景行没有提补偿的事情,提了、才是对齐臻最大的折辱。

“不可能。”

“为什么?”

齐臻微微抬起下颚看着周景行,“就算你作为兄长愿意他永远困守在过去的深渊里,我也不会退后一步,不管要用多长时间,十年、甚至二十年,我都要把他拉上来。”

他亲手将周行章推了下去,现在就应该由他亲手将人拉上来。

周景行定定地看着齐臻,半晌,笑道:“看来我的眼光还不错。”

齐臻有些疑惑,不过也很快反应过来,“你试探我。”

周景行坦然道:“行章是我一手带大的弟弟,这世上我没有别的挂念,只要他过得好就行了,跟齐总这样的人碰上,行章还不够看,我自然要多为他考虑一些。”

齐臻轻嘲道:“那我是不是应该说行章有个好哥哥?”

“谢谢。”

“不客气。”

周景行必须要承认,齐臻的脾气性格他其实很欣赏,虽然有时候总是让他有微妙的既视感,但是又比那个人要明朗坦荡得多,由内而外的气质骗不了人,“行章对你……不是完全没有好感,他只是还没有从那段感情里走出来,你想追他,路还很远。”

“这大概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齐臻正色道,“我说过,不管多长时间,就算是跟他耗一辈子,我也心甘情愿。”

“行章心里有道坎儿,他出不来,别人也进不去,老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系铃铛的人……不在了,我不知道谁还能解开,如果你可以,齐臻,我真的谢谢你。”

齐臻面色微沉,半晌,道:“我明白。”

言尽于此,两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周景行缓缓笑起来,“那我就期待着齐总什么时候能……叫我一声大哥了。”

齐臻虽然意外周景行会说这句话,但这是不是代表着周行章哥哥那关他已经过了,甚至在以后还会帮上他很多?尽管比起实际年龄他比周景行要大,但如果真的能得到他想要的,跟着周行章叫一声大哥也没什么。

齐臻回了周景行一个微笑,“不会太久的。”

不会、太久的。

齐臻送周景行出去,看着人离开,他唇边的笑意微敛,虽然他说了心甘情愿跟周行章耗一辈子,但是他知道他等不了,他对周行章的渴望根本不允许他等那么久。

而且,齐臻很清楚他和周行章之间并没有因为这一次的事情有更大的发展,从他重新醒过来,重新和对方接触,他认识到的最清晰的一点就是周行章对“纪维谷”的感情,这是一个几乎不可破解的僵局,但是,对他来说没有退路,这个局不得不破,必须要破,哪怕……周行章会恨他。

周行章喜欢纪维谷,齐臻不信里面没有恨,纪维谷是周行章的坎,也是他的。如果这个局只有纪维谷能破,那让周行章恨他也没什么,恨过,发泄过,或许他们才能真的重新开始。

齐臻整理整理心情,下午早早就去接周舟,今天是期末考试,一天考完,之后也不用再去学校,就正式放假了。只是等了半个多小时,齐臻觉得不太对,他刚才跟周舟发过消息,现在小孩就算没出来也不会不回复他,可能是……出事了……

只希望是他想多了,周舟可能只是没看见。

齐臻一边在门卫处登记一边给周行章打电话,简单说清楚后让人定位周舟的位置,然后发给他。齐臻看着地图上那个不动的小点,面色微冷,直到看到蜷缩在墙边的小孩他才稍微松了口气。

齐臻在周舟面前蹲下身,牵连到腰背让他动作微顿,他略微皱眉,摸了摸小孩毛乱乱的头发,“舟舟怎么了?跟别人打架了?”

周舟抖了下,抬起一张呆愣愣的小脸,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人,大眼睛一眨不眨,眼泪噼里啪啦就往下掉,只是哭,也不说话。

看见小孩哭,齐臻心里也不好受,他把人搂进怀里,轻声哄着,“舟舟乖,别哭了。”

然而,不怎么会哄小孩儿的齐臻话音刚落,周舟反而哭得更凶了,没一会儿就憋得小脸通红,眼见着要背过气去了。

齐臻抚着周舟的背给人顺气,注意到人怀里抱着围巾,他扯了下没扯动,一瞬间的福至心灵,他问道:“是不是围巾怎么了?”

周舟哭得直打嗝,好一会儿才点点头,眼泪“啪嗒”一下就滴在齐臻手上。

齐臻顿了下,给小孩擦了擦眼泪,只是没擦干,他看着人怀里的围巾,问,“能给我看看吗?”

周舟慢慢松开手,整条围巾都露了出来,齐臻稍微翻看了下,上面有两个十厘米左右的口子,切口断断续续但是很整齐,像是被刀子划开或者剪刀剪的。

齐臻脸色微沉,上下打量着小孩,冬天穿衣服厚,他一时还真看不出来人有没有事,“受伤没有?”

周舟摇摇头,吸了吸小鼻子,“围巾……爹地送的……”

不管是小孩的语气和神态还是那个烫人的称呼都让齐臻心里一阵发疼,他轻轻抵着周舟的额头,“爹地送你更好的,更漂亮,更舒服,不哭了?”

“那……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这是……这是爹地送给爸爸和舟舟的,但是……但是舟舟把它弄坏了呜呜呜呜……”

“再送两条一模一样的,舟舟说好不好?”

“不是……不是原来的了……”

小孩执拗,齐臻也没想到好办法,只得先安抚住人的情绪,“围巾我带回去,想办法给舟舟补好怎么样?”

周舟稍微止住眼泪,不确定地问,“真的……能补好吗?”

“真的。”

“……嗯。”周舟把围巾抱好,窝在齐臻怀里,眼泪堪堪止住,还皱着小眉头。

齐臻边走边给周行章打电话,让人别过来了,直接回家,回到景水华苑,两人几乎是先后脚进的门。

周行章快步走到沙发前,把周舟抱到腿上,也不指望儿子自己交代,直接看向旁边的齐臻,“什么情况?”

齐臻简单转述了一遍,考完试几个小孩儿拦住了准备走的周舟,双方吵了架,还有个小孩子拿做美工用的剪刀把他的围巾给剪了,周舟被其他几个壮些的孩子制住,本来不想惹事儿就回怼了几句,看到围巾被剪出了洞才急了,直接就打了过去,把那几个人都给打跑了。

确定周舟没受伤后周行章才放下心,他针对的那几家确实有人怀疑到他身上,他本来以为做家长的会管好自己的孩子,加上周舟现在也不是一味退让,应该没事了,但好像不是那么回事,是小孩子不听家长话还是怎么回事他也不想去追究了,敢欺负他儿子是吧,先从开除开始!

齐臻观察着周行章的表情,把周舟抱起来交给刘欣蕊,“你先带舟舟回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