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44章

第44章

周景行怔了下,刘欣蕊跟他说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她多心了,但是听到周行章自己说出来真的是有些难以置信,双方都不是随随便便的人,在感情还没发展到位的时候先发生了身体上的关系,这就很难处理了,“那你们现在是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周行章用力揉了几下脸,颓丧地放下手,“我说了,我和他只能是朋友,他……也说不会拿这件事逼着我干什么。”但就是这样反而更让他觉得歉疚,是好朋友就能做这种事了?是好朋友做了这种事心里就真的一点不别扭吗?

放谁身上都不可能像没发生过一样继续若无其事做朋友啊!

周景行碰上这样的事,而且其中一方还是自己的弟弟,无奈得很,“那你真的……”

周行章忽的坐起来,几乎是吼了出来,“我能怎么办?!跟他结婚?!不可能!”

“行章你冷静点,”周景行神色温和,试着去安抚周行章的情绪,“如果你结婚,我希望是你真的喜欢对方,而不是为了弥补。”

周行章顿了下,整个人又蔫下去,“抱歉……”

“跟我不用道歉。”

周行章苦笑了声,“你跟他说的还真一模一样。”

听到这话,周景行也是一愣,齐臻是有傲气的人,同为alpha,而且他不认为对方比自己弟弟弱到哪儿去,周行章想强迫齐臻发生关系不太可能,那……就是有意的配合,而之后又说出这样的话,他不得不承认,齐臻很懂得把控人心的远近,只是一个alpha愿意做下面那个确实很难得。

周景行坐到周行章身边,搂着人垮下去的肩膀,“他是不是还跟你说以后继续做朋友就行了,让你不用在意?”

“……差不多吧。”

“行章。”

“嗯?”

“你跟大哥说句实话,你对他真没一点喜欢、没一点好感吗?”

周行章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去,“说没好感那是骗人的,但要说好感……好像也谈不上。”

“你可以试着去跟人来往,别把自己锁死在过去,活着、总要往前看,给自己一个机会,别那么抗拒别人的靠近,只是试一试,你不喜欢我绝不会逼你,谁都不能逼你做任何决定。”

周行章盯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又伸开手掌按在自己脖子下面,沉默半晌还是摇摇头,“不行,我做不到,哥你别劝我了,我觉得现在挺好的……”

“行章,你考虑过舟舟吗?”周景行知道周行章在想什么,他不愿意拿周舟来逼迫周行章迈出第一步,如果需要有人来推一把,他来。

周行章的手攥在一起,牙关紧咬,说出的话几乎是贴着齿缝挤出来的一样,“我一个人也能照顾好舟舟。”

“你有没有问过舟舟的想法,他想不想要妈妈,或者想不想要爹地,要一个完整的家?”

“我……”

“六年时间,够长了,如果六年你还走不出这段感情,没关系,我们可以再用一个六年,两个六年,甚至更长时间。行章,我希望你能好好的,纪维谷……离开了是事实,你喜欢他,你心里依旧留着他的位子都没关系,可你不能这么过一辈子。”周景行纵容周行章沉在往事里是知道自己弟弟的脾气,知道周行章偏执,但是六年过去也该有些改变了,一味逃避并不是什么好的处理方法。

周行章知道周景行说的有道理,那个人给了他满心的伤痕,也在他心里划下了一条鸿沟,“哥……”

“嗯?”

“我是不是很没出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能不能做到,我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

第38章 舟舟名字的由来

周行章的声音说到最后都带上了哽咽,周景行把人搂进怀里,“没关系,不管多长时间,哥都陪着你好不好?你还有舟舟,我们可以慢慢来。”

周行章闭上眼,眼睫微微颤了颤,“嗯。”

周景行离开星洲工作室,在车里坐了半天,还是直接去了东江。

韩跃明敲响齐臻办公室的门时,心里直犯嘀咕,周景行来的不对,要是合作的事情,以对方的周到不会直接一个人上门拜访,那……不是工作就是私事儿了。难道是最近他们老板和周行章的事情已经传到人家大哥耳朵里去了,这是来当面对质的?

齐臻自然不会拒绝见面,两人面对面坐下后,他主动开口问道:“周总亲自过来,是因为行章?”

跟齐臻打交道不需要那么多弯弯绕绕,对方直接,周景行也没有绕弯子,“你和行章之间的事我大致知道,这次的事情确实是他的大意,但是我不相信你没有机会拒绝。”

齐臻对周景行的直白有些意外,圈子里都说新洲董事长、CEO处事圆融,滴水不漏,能这么直接地说着这种话,本身就是诚意的表现了,“我还以为他不会把这些事告诉别人,没想到他在自己哥哥面前倒是个乖宝宝,什么都跟你说。”

齐臻的话里带着并不掩饰的占有欲,周景行也不计较这个,“你这是默认了。”

“没错,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放过,你说呢?”

“是,不过……”周景行轻轻笑了下,“这次我倒是真看出来齐总喜欢我家小弟了。”

齐臻轻飘飘哼笑一声,明白对方的潜台词,“这一点我从不否认。”

周景行的表情微敛,温和而端肃,“齐臻。”

“嗯。”

“行章曾经喜欢过一个人,就是舟舟的另一位父亲。”

“……我知道。”

“行章、很爱他,但是出于种种原因他们没能在一起,舟舟出生后没多久他就过世了,但是行章忘不了,你知道舟舟名字的由来吗?”

“是什么?”

“柏舟之节。是说Omega在自己的alpha死后不再嫁人,终身守节。行章不是Omega,但是他说他这辈子就只要那一个,非他不可,人死了,他就守着舟舟过一辈子。”

齐臻心里一阵颤动,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从最下面翻涌上来,让他猝不及防,周行章对“纪维谷”的感情他知道,但是他没想到周舟的名字居然是从这样的典故里来的。

周景行观察着齐臻的表情,有些哑然,也有些苦涩,更有些他看不懂的东西,不过他还是继续道:“行章很固执,认定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别的人想再走进他心里,很难。”

齐臻的声音有些干,“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