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43章

第43章

韩跃明找齐臻汇报工作,看人面色虽然说不上好,但是状态很轻松,甚至称得上愉悦,有些不解,不过也没多问,把一摞子文件递过去,“工作报告我已经发送到您的邮箱了,这些是需要您签字过目的。”

“知道了。”齐臻翻开最上面一份文件浏览起来,“明天就是出年度财务报表的节点了,上次我提的问题都改好没有?”

“今天下班之前我会把最新的报表发给您。”

“报表对外发布会的新闻稿件准备好了吗?”

“在给您的文件里。”

齐臻略微点了点头,“今年过年早,督促下属各公司的业绩,没有达标的自己想办法,但是,如果让我发现弄虚作假或者违规操作……我正好需要立一个前车之鉴。”

“我明白。”

齐臻应了声,示意人可以出去了,只是等他看完一份文件,签完字了人还没出去,他抬头问道:“还有什么问题?”

韩跃明有些犹豫,但还是直言道:“有消息传您最近和周家二少爷走得很近……”

“有问题?”

“外面有些传闻不太好,我担心齐董会难为您……”

齐臻放下钢笔,“传闻是真的,我喜欢他,你最好提前想想公关文稿。”

齐臻的坦白让韩跃明直接愣住了,看人的神色也不像是在开玩笑,他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是,我知道了。”

“至于其他人,我会处理好。”

“是。”

“出去吧。”

“……是。”

韩跃明离开齐臻的办公室,整个人心里都要翻天了,齐臻会喜欢周行章那种人?跟他开玩笑的吧?!

韩跃明倒不是觉得周行章不好,各人有各人性格,周行章有能力,怎么着是人家的自由,他们都是不相干的人,有什么质疑的权利?但是,自己老板跟周行章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就是有接触有交流,那也改变不了两人性格本身不合拍这件事啊,齐臻怎么就眼……瘸看上周行章了?这叫什么?大佬之间不可言说的磁场?

而且,从这几年的传闻来看,周行章对凑上去的人可没一个好脸色,韩跃明还真说不好两个人对上谁能占到便宜,齐臻也不是个善茬,他叹了口气,默默擦了擦眼镜,他还是做好工作,乖乖吃瓜看戏吧。

周行章一进门,顾长帆就小跑着过来,压低声音道:“老大你可来了,周总在你办公室等半天了。”

周行章点了下头,刚才孟玮辰在群里发过消息,他看见了,“让你们查的东西都查好了吗?”

孟玮辰把一沓子资料递给周行章,“电子档正在发送。”

“嗯,”周行章接过去,把拎着的早餐放在桌上,“你们先吃饭吧,吃完了就上去休息。”

“知道了。”

周行章往办公室走,孟玮辰瞥了眼去拿早餐的田菲和顾长帆,跟上去小声问道:“周总是不是知道什么?”

周行章眉毛都没动一下,“知道什么?吃你的饭去。”

“行行行我不问了,有事儿你说就行。”

周行章在孟玮辰肩上拍了下,没说什么。

进了办公室,看见周景行坐在沙发那儿慢条斯理地泡茶,周行章把手里拿的资料放在桌上,端起刚倒好的茶一口喝了,又苦又涩的让他嫌弃地把杯子放在一边,同样是茶叶,这可没他大哥的信息素好闻。

周行章问道:“你不去公司?”

周景行瞥了眼那摞子资料,好像看到上面的照片里有熟人,“这什么?”

周行章也没遮遮掩掩,漫不经心道:“李一平那小子坑我,我凭什么不坑回去?多少年前的事儿了,当时就是一句玩笑话,他当真就当真,但是那干的叫什么事儿?我话也说得清楚还要纠缠,这回又……坑我,反正你别管。”

周景行伸手,“我看看?”

“喏。”周行章把东西都递过去。

周景行大致翻看了一遍,里面都是李家的各种黑料,本家的旁系的都有不少,各个方面也都有涉及,这些资料放出去李家基本上就完了,别的不说,就李一平的父亲就难逃牢狱之灾,他把资料递回去,“你打算怎么做?”

周行章随手拨拉着厚厚一沓子资料,“先从他们家亲戚开始,再加上点公司的黑幕。”

“嗯,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只一点,不许滥用你的本事,你的技术是保障而不是你威胁别人的依仗。”

“明白。”周行章耸了下肩,“我还以为你会阻止我。”

“为什么阻止?李家面上对我们和气,背地里也不是没和其他人一样算计过我们,以前我不说是因为顾及爸妈的面子,那些事情也犯不上跟他们计较。不过现在既然他们先不仁,我们为什么要任由他们欺负?你尽管去做,但是要把握好度,如果……真出了问题,大哥给你担着。”周景行也不是一味迂腐的人,如果真的软弱到任人欺负,新洲早就四分五裂不复存在了。

周行章笑笑,带出几分邪肆,“放心,我手脚干净,绝对不留痕迹,就算猜得到是我也没用——他们没证据。而且,我都多大了,我自己做的事自己担着,你就不能赶紧找个伴儿让我省省心?”

看着上一秒还有些小正经的人下一秒就开起玩笑来,周景行很给面子地笑了笑,“我不着急,你还是先把自己的事情捋顺了再来说我吧。”

周行章身体一歪躺倒在沙发上,枕着手臂,“你这话意有所指啊。”

“没错,”周景行直接问道,“你跟齐臻是怎么回事?不要跟我说没事,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都是……糟心事儿,”周行章看了眼周景行,脑袋转正盯着吊顶上的花纹看。

周景行稍有犹豫,“方便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吗?”

“没什么方不方便的,这种丢人丢到家的事我也就能跟你说说,”周行章叹了口气,烦得不行,“我他M的就是不长心,李一平给我下药,下、药!他挖坑我就必须往里头跳?!笨到家了!”

周景行大致能猜到缘由了,“之后呢?怎么和齐臻扯上关系了?”

“我……反正就是阴差阳错的……我们俩就上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