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42章

第42章

周行章就坐在床边盯着笔记本电脑,盯了会儿发现齐臻也一直没睡,就侧躺着盯着他,周行章自认自己没发出任何声响,电脑的亮度也调到了最低,应该影响不到人睡觉,“看我干嘛?”

齐臻微叹了口气,“自然是看见你高兴才会看你。”

周行章合上电脑,发出轻微的一声“啪”,“别撩我,撩不动。”

一片黑暗里,齐臻弯了弯眼睛,“撩不动那是他们没胆子,而且、也没撩到你心里去。”

周行章不置可否,“你也没有。”

“哪样没有?”

“……都没有。”

周行章那个可疑的停顿让齐臻连带唇角都弯了起来,“好,行章说没有就没有吧,睡了。”

齐臻都闭上眼了,周行章反驳的话也就噎在了嗓子眼儿里,他缓了口气告诉自己现在不能跟人计较,然后把电脑搁在旁边还没放回原位的小桌上,闭眼,养神。

齐臻有句话说对了,这些年没人敢跟他说这些话,他名声不好自己也知道,就是冲着他个人和周家来的,跟他接触过之后有好感的也不敢深入交流,毕竟他一上来就把所有的路都给堵死了。

不谈恋爱不结婚,谁说都没用,硬贴上来?命不想要了就直接说啊,这么委婉干什么?一个碰壁了还不行,那就两个,三个四个之后就没什么人敢往他面前凑了。

除了关系近的能开几句玩笑,敢明面上招惹他的人还真不多了,毕竟谁家没个黑历史,没个见不得人的暗箱操作甚至是违法犯罪的事儿?

都说周家出了条疯狗,怕他,挺好。

让他们怕去。

但是话说回来,这么长时间感受着另一个alpha近在咫尺的气息,感觉真的有点奇妙,他也就跟周景行离得这么近过。

对了,还有……纪维谷,不过那个人也不是alpha,而是个不完整的Omega,当然他并不在乎性别,而齐臻是个彻彻底底的alpha,两人也不一样……

想到纪维谷,周行章就又想到他在齐臻家里没有看到任何一点红色,从客厅到厨房,再到卧室、卫生间和其他的空间,别说大片的红色了,就是一丁点红色的装饰都没有。就算不喜欢红色,也不会一点都没有,这么严苛,他见过上一个对红色如此排斥的人是……纪维谷。

周行章的思绪有点乱,他不该拿两个人作比较的,这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他拒绝齐臻不是因为齐臻的性别,而是齐臻归根到底……不是那个人……

但是、但是他们太像了。

周行章在床边坐了一晚上,天蒙蒙亮的时候收到了几条消息,是刘欣蕊发来的,周舟一早就说要给他们送早饭,已经在楼下等着了,问他醒了没。

周行章瞥了眼**的人,齐臻还睡着,他放轻动作出门,一走到楼梯那儿就看到了下面伸着小脑袋往楼上看的周舟,他下去从小孩手里接过早餐,瞧着还围着齐臻送的那条围巾的小家伙,周舟十天里有七八天都要围,家里也不是没有别的,可周舟就是喜欢这条,他也没办法。

周行章揉了下小孩的脑袋,“你吃饭没有?”

周舟点点头,担心地问,“齐叔叔怎么样啦?我想上去看看他~”

“他没事了,但是还没醒,你现在上去要把人吵醒了。”周行章倒不是真的担心吵醒人,也差不多该起来吃饭了,但是齐臻那一身的痕迹睡衣根本遮不住!周舟问起来他怎么说?

“哦。”周舟有点沮丧,又强打起精神,“那我什么时候能见他啊?”

“等他好了就去找舟舟,嗯?赶紧的,今天不是考试吗,我先送你去学校。”

周舟摇摇头,看向刘欣蕊,刘欣蕊笑道:“我约了车,会送舟舟的,您留下来跟齐总一起吃早餐吧。”

周行章考虑了下,“也行,到学校了跟我说一声。”

“您放心,我知道。”

送刘欣蕊和周舟出门,周行章慢悠悠晃着拎着早餐上楼,推开门发现齐臻正从衣帽间出来,他把早餐放下,“动作还挺快,感觉怎么样?”

齐臻理了下衣领,“没事。”

周行章看人衬衣扣子又扣到了最上面一颗,领带也打好了,将所有痕迹都掩了进去,突然就觉得有点可惜,虽然那晚上他压根儿不清醒,但是清理和上药的时候能看的不能看的都看了,齐臻的身材很不错,骨骼匀亭,肌肉线条紧实流畅,不羸弱也不突兀,是赏心悦目、恰到好处的漂亮。

周行章突然意识到自己跑偏的思绪,他清了清嗓子,指了下桌上的早餐,“吃饭吧,舟舟送过来的,小兔崽子还挺关心你,非嚷着要上来看看。”

齐臻整理领带的手顿了下,问,“人呢?”

“刘姨送他去学校了,正好今天期末考试,”周行章坐下,把早餐都拿出来,看刘欣蕊准备了什么,“我跟他说你回头去看他,不然他能跟我纠缠半天。”

齐臻在周行章对面坐下,稍一考虑,道:“我今天去公司,下午去接舟舟,你先处理手里的事情吧。”

周行章把粥碗递过去,“你确定?”

齐臻扫了周行章一眼,“休息一天足够了,行章还要多努力。”

周行章差点一口粥喷出去,勉强咽下去后开口想骂回去就被齐臻手快地塞了个小笼包子,等他吃了包子再看过去的时候,齐臻正微低着头喝粥,清清冷冷的,又莫名让他觉得很乖,那点火气也瞬间就散了,“最近几天你最好都吃流食,还有,别上火。”

周行章说得坦然,齐臻也没觉得尴尬,除了刚醒的时候有一点,之后他就很快调整了过来,“知道了。”

饭后,周行章去工作室,齐臻去公司。

两辆车子并排停在路口,直行灯亮起后,齐臻看着周行章先走,他微微勾了下唇角,几十秒后向左转。

周行章变了很多,但是很多都没变。

他很清楚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后,如果趁机装可怜博取同情或者要挟周行章做出什么承诺,只会让人更反感他,他也不想要这样得来的感情,他要的是两人站在同一个高度上,没有谁对不起谁,没有心怀愧疚。

只是、话说到底,在玩心眼的还是他。

但是,和以前不一样,这一次,他是真的想对一个人好。

好一辈子。

齐臻说没事了确实有些不实,一路开车到公司,不管是身后某处还是整个腰臀,都难受得很,周行章在失去理智的疯狂之下根本没有轻重,就是alpha的恢复力惊人也得好几天,不过这件事就没必要让第二个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