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41章

第41章

刘欣蕊带着周舟进了纪安房间,看着两人开始念故事,她出去给周景行打了个电话,她一直觉得周行章跟齐臻之间的关系八成不简单,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又奇怪,再结合周行章让她准备的饭菜都是粥啊等等好消化的东西,这些都不能不让她多想。这种事情一个处理不好就是两个家族、两个企业之间的纠纷,轻重她还是知道的。

周行章今天走之前就在齐臻家的系统里录入了自己的指纹,因此进入得畅通无阻,放轻手脚进入卧室后发现齐臻还在睡,眉头紧皱,看起来并不舒服。

周行章心里一紧,把食盒放在小圆桌上,走到床边,弯腰探了探齐臻额头的温度,稍稍放了点心,好在没发烧,还是alpha的超强体质比较靠谱,要是换了Omega,保不齐床都没下来就得直接进医院,李一平也是傻到家了,玩儿命也不是这么玩儿的,这显然是被人给当枪使了。

齐臻没醒,周行章就没叫,他直接在地毯上坐下来,打开电脑看数据,找李家把柄这件事交给了孟玮辰他们几个去做,至于查谁给了李一平药、他打算自己来。

齐臻没有睡很长时间,晚上九点多就醒了,为了避免压倒身后某处,他是侧躺着的,这下一睁眼就看到了周行章靠坐在床边的背影,心里突然之间鼓鼓的仿佛塞了一大团吸满阳光的棉花进去,充盈而饱满。

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一觉睡醒睁开眼就看到爱的人就在身边更让人满足的吗?

齐臻眯了眯眼睛,有啊,如果周行章不是坐在地上,而是躺在**就更好了。

他缓了缓,完全清醒过来之后抬手揉了下周行章的头发,惊得人几乎一瞬间要把电脑给扔出去了。

周行章没计较齐臻的动作,从地上爬起来,“醒了也不出声,打算把我吓死好独占舟舟的抚养权是吧?”

齐臻被周行章的逻辑逗笑了,“如果我们不结婚,就算是真把你吓死了,舟舟的抚养权也落不到我手里。”

周行章没想到齐臻还顺着他的话接,轻咳一声,“饿了没?先吃饭,吃完把药吃了再睡。”

齐臻撑着坐起来,他自己也不得不佩服alpha强大的恢复力,尽管只是睡了几个小时,但是精神已经好很多了,身上还是疼,不过也不是不能忍受,他坐起来后松开周行章扶着他的手,“我去洗漱。”

周行章挑了下眉,“你这是瞎讲究,一天不刷牙能怎么着?”

齐臻不说话。

周行章也不说话。

齐臻掀开被子正要下床就被周行章一把按住了肩膀,周行章俯视着齐臻抬起来的脸,微微有点发白,平时的锋利和尖锐都收了起来,连一点踪迹都看不见了,这么仰头看着他的样子竟然显得有些……憋闷和委屈?

【作者有话说】:求月票票~~~~~~~躺平求~~~还给手动比心心哦!

第36章 别撩我,撩不动

周行章觉得自己的脑子可能是坏掉了,要不就是他注射的那个抑制剂有问题影响了他的正常思考,他居然会觉得齐臻的表情里藏着隐隐的委屈?怕不是在逗他。

不过周行章还是妥协了,“你等着。”

齐臻点头,“好。”

不出五分钟周行章就从卫生间出来了,直接把温热的毛巾怼在齐臻脸上,“赶紧擦擦,就你事儿多,比舟舟事儿还多。”

齐臻也没觉得周行章的态度有什么问题,对方什么性格他很清楚,这样的语气和神态无非是在遮掩心里的窘迫和难为情而已。他擦了擦脸,把毛巾递给周行章,又接过漱口水和一次性纸杯,漱了两遍口。

周行章收拾好东西,把小桌子搬到床边,一样一样摆吃的,“刘欣蕊做的,赶紧吃,吃完了就睡觉。”

齐臻看着一桌子的饭菜,有粥、小面点和小菜,“你再吃点儿?”

周行章一直没吃东西,闻到饭菜的香气倒是有点胃口了,刘欣蕊准备的也是双人份儿,他点点头,模糊地应了声。

吃完饭,齐臻才问道:“算计你的人查到了吗?”

周行章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答,“李一平就是被人利用的糊涂蛋,但是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已经让人去查李家的黑料了,自己要作死,我也不能不给人面子。”

“嗯,那给他药的人呢?据我所知这种药在国内很少。”

“我在查。”

“为什么不从李一平下手?”

周行章把收拾好的餐具放在一边,眉眼挑出一个嚣张而戏谑的弧度,“我当然可以去问李一平,我不信他嘴有多硬有多大骨气,但是我偏不,这么做不是便宜他了?等李家黑料出来、我要李一平来求我!”

齐臻笑笑,这是周行章的作风。

周行章刚查了不少监控,李一平的生活轨迹并不复杂,但是想知道这些天对方都跟谁接触过,这么繁杂的事情就是他也得找人好好查一查,不过他现在不是很想聊这些,就扯开了话题,“舟舟问你昨天晚上怎么直接走了,我就说你生病了……”

听周行章简略说完,齐臻拢了下睡袍,虚眯了下眼睛,“这么说,周先生是被扫地出门了?”

周行章拖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事实是这个事实,你就不能说话好听点儿吗?”

“不能。”

周行章偏了下头,抬起右脚搭在自己左腿上,“行,说话不好听没事儿,我就是想问问你客房能借我住一晚吗?用不用给你交住宿费?”

齐臻神色松缓,整个人很放松,“客房不行,主卧可以。”

“这个不行。”

“舟舟不是让你照顾我吗?你不是也答应了?怎么能说话不算数?要以身作则啊周先生。”

周行章还没忘了之前他让自己大哥以身作则的事儿,现世报来得这么快也是始料未及,他脸色稍黑,“拿舟舟威胁我是吧?”

“没有,”齐臻敛起唇边刚带出的一点笑意,“你不愿意我自然不会强迫你,客房都收拾过,可以直接住。”

周行章看着人慢慢黯淡下去的眼神有些不忍心,但是他又很清醒地意识到这八成都是故意装给他看的,齐臻……很会玩弄人心,不过这个节点上,他又没法拒绝。

他稍微往后靠了靠,“你睡吧。”

看周行章没有要出去也没有要脱衣服上床睡觉的意思,齐臻问道:“你就打算在这儿坐一晚上吗?”

“不行?”

“……行。”齐臻略略有些无奈,却也知道这是目前最近的距离了,好在alpha身体底子好,别墅里也暖和,坐一晚上倒也不用担心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