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40章

第40章

父母走后他的衣服一直都是周景行一手打理的,他就没操过心,就是搬出来这两年,每次到了换季,周景行总会把他和周舟的衣服都全部整理一遍,淘汰一部分,添很多新的进去,所以平时他真没买过衣服,周景行准备的一季下来也不见得能穿个遍。

周行章拉开下面两个抽屉,里面内裤、袜子都很齐全,他抿了下唇,随便挑了衣服套上,出来后目不斜视地直接下楼,把齐臻要的东西拿了上来。

齐臻放下手机,从床头抽屉里拿了裁纸刀,打开纸箱后从里面拿出一个小些的金属箱。

直到齐臻把东西完全拿出来,周行章才看清箱子装的是什么,“里面什么东西?”

齐臻晃了下手里的注射器,直接递给周行章,“针对alpha易感期的抑制剂,你的药效还没过,一般的抑制剂没用,用这个。你自己来吧。”他倒是想代劳,不过现在身上没什么力气,怕掌握不好推进的速度。

周行章接过注射器,盯着里面透明的**,他自己身体的反应他很清楚,易感期带来的燥热只是短暂的蛰伏,还远远没有结束,“哪儿来的?”

“比起问我这是从哪里来的,不如去查查下给你的药是从哪儿来的。”

“话不错。”周行章利落地捋起袖子,绷紧手臂,将抑制剂注射进血管,微凉的**迅速蔓延,几分钟就将体内隐隐的躁动给压制了下去。

齐臻看着周行章毫不犹豫的动作,心里满意于对方的信任,又不由得反问,“不怕我对你不利?”

周行章轻哼一声,起身收拾东西,戴上手表的同时还看了眼时间,“还能怎么不利?你要真想干什么,昨晚上不是最好的机会?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粥我放这儿保温,你想吃了可以吃,晚上我来给你送饭。”

他现在倒有点庆幸齐臻是一个人住的了,不然他得尴尬死。

周行章走得快,但是房间里两个alpha纠缠的信息素却留了下来,齐臻靠在床头,疲倦地闭上眼,神色是少有的温和,刚才看到周行章穿着他亲自挑选的衣服,心底里涌出来的满足感让浑身的酸痛都缓解了些,他现在都有些羡慕……或者说嫉妒“纪维谷”了,但是周行章双眼深处和流露出的神色所含着的痛苦、又让他的嫉妒显得那么可笑。

昨晚上,周行章的意识从头到尾都没清醒过,后半夜人反反复复叫着的……是“维谷”,唇齿间的一声声呢喃,落在面颊上的一个个轻吻,都让齐臻眼眶泛酸,这种药的药效有多霸道他清楚,而周行章居然还记得纪维谷的名字,或许在对方的潜意识里跟他做的就是纪维谷吧。

除了纪维谷,还是没有任何人能走到周行章心里去,或者说,没有人能取代纪维谷的位子。

齐臻心里揪得生疼,六年,他不知道周行章是怎么走过的、这漫长的六年,然而,他不能说,不考虑周行章会不会相信,他自己就不想以“纪维谷”的身份待在对方身边,永远带着阴暗的复仇烙印和永远无法拜托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时期。

维谷,维谷,进退维谷,从他改名字的那一刻他就没有了退路,纪维谷存在的全部意义就是报仇。除了报仇,他没办法承受别的感情,也根本承担不起。

不过,命运厚待他,让他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

他贪恋周行章对“纪维谷”的感情,也想要齐臻的好命数,更不想周行章那枚痛苦,他……太贪心了。

他很清楚,作为“齐臻”,走近周行章很难,但是、周行章会爱上曾经的“纪维谷”,就绝不可能对他无动于衷,时间总会改变一些东西,从未有过变数。

这次之后,不见得周行章会真的喜欢上他,但是两人的相处起码会顺畅很多,周行章也不会总是拿着刻意为之的尖刺对着他。

好事。

方方面面的。

齐臻躺回被窝,这一会儿不过是强打精神,好在昨晚上和刚才的间隙他都把工作跟韩跃明交代好了,现在也能放心地休息会儿——趁着小豆蔻暖润的气息还没散去。

至于以后怎么应对,还是缓缓再说吧。

周行章先是回了趟家拿东西,让神色惶惶的刘欣蕊别担心,照顾好周舟和纪安,他晚上九点之前就回来,然后开车直奔工作室,被算计了没什么,算计回去不就行了?他还要光明正大的!

都知道他什么人,没必要藏着掖着。

孟玮辰三人都是住在公寓的,平时上下班时间也不固定,主要跟工作量挂钩,这会儿三人刚准备吃晚饭,看到周行章,顾长帆起身去拿碗筷,“老大吃饭了没?再吃点儿吧。”

周行章从昨晚上到现在也就草草喝了几口粥,但是他不饿,一点儿都不饿,还很亢奋,“不用,你们吃,二十分钟后有新任务给你们。”

看着说完就进了办公室的周行章,三人面面相觑,老板这个表情好长时间没见了,孟玮辰端起碗,还给田菲加了筷子菜,提醒两个发愣的人,“吃饭啊愣着干嘛?!”

顾长帆和田菲瞬间回神,都有点摩拳擦掌的意味,这是要大干一场啊!

周行章用三分钟时间把几人需要做的布置下去,就算暂时查不到是谁提供的药,李家的把柄和黑料他们还是能很快查到的。

在工作室待到八点多,周行章就离开了,回到家后周舟直接跑过来,他抱起小孩,在孩子鼓起的腮帮子上戳了下,“小家伙生气了?”

“嗯!”周舟认真地点点头,委屈巴巴地控诉,“齐叔叔说话不算数!昨晚上明明说等爸爸回来他才走的,但是舟舟十一点醒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

要换了以前,甚至只是一天之前,对周舟吐槽甚至是抱怨齐臻的话周行章都乐得多听几句,多附和几声,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却让他不得不做出解释,“昨天……昨天晚上他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周舟小小地惊呼了声,也忘了问周行章怎么也不见了,着急道:“齐叔叔生病了吗?!”

周行章从来没觉得在儿子面前这么尴尬过,只得硬着头皮回答,“是,他……是生病了。”

周舟皱着一张小脸,挣扎着要下地,“我要去看看齐叔叔,生病了没有人陪……得多难过啊,舟舟刚才还怪他……”

周行章有点烦还有点心虚地皱皱眉,把小孩放到餐厅的椅子上,“你别去凑热闹,我去……照顾他,舟舟能放心了?”

“我还是……”

“不相信爸爸吗?”

“不是!”周舟说完有点小纠结,紧接着道,“那爸爸快去吧,晚上不用回来,舟舟可以一个人睡觉~”

感觉瞬间自己把自己卖了的周行章欲哭无泪,他这是被儿子扫地出门了啊,不愧是亲的。他笑了笑,“好,舟舟乖乖的,早点睡觉,明天早上我送你去学校。对了,什么时候考试?”

“明天。”

周行章点点头,他这几天都给忙完了,“等会儿早点睡,我儿子考试肯定没问题,小菜一碟儿!”

“嗯!”

周行章站起来刚想让刘欣蕊去把他叮嘱的饭菜打包好,刘欣蕊却直接把食盒递到了跟前,她温和地笑笑,“您过去吧,家里不用担心,舟舟和纪先生我会照顾好的。”

周行章总觉得刘欣蕊的笑有点微妙,但也说不出来哪儿不对,没想出个所以然呢就被周舟一推二推给推出了门,他看着紧闭的大门,又看了眼食盒,叹了口气,一个两个都是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