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39章

第39章

等买的东西送到,周行章让人放下就走,自己过了几分钟才披上外套去取东西,拿起自己买的东西正要转身时看见旁边还有个小纸箱,他就一块儿拿了进来随手撂在了客厅桌子上。

回到卧室,周行章硬着头皮给齐臻上了药,但是看着手里的退烧药和消炎药又犯了难,退烧药是以防万一,消炎药则是不能不吃,但是齐臻没醒他怎么喂?

周行章兑好温水,看着齐臻,心里虚得很,对自己的厌恶和对李一平的愤怒已经快达到峰值了,他犹豫着叫了叫人,半天齐臻才给了点反应,慢慢地睁开了眼。

齐臻的眼神有点涣散,好一会儿才聚焦,看见凑到自己眼前的周行章,他轻轻笑了下,“我还以为……你都走了……”

齐臻声音很小,哑得不像样,周行章怎么听心里怎么不是滋味,他见过齐臻强硬的一面,姿态高冷的一面,清清冷冷看上去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也见过对方嘲讽起人来是怎样的毒舌和不留情面,但是现在这样虚弱而柔和的神态、语气,他还……真的是破天荒头一次见。

周行章气闷,“我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吗?”

齐臻没说话,眼神里含着点笑意。

周行章自觉说的话不太对,咳了声清清嗓子,递了水过去,“先把药吃了。”

齐臻也没指望周行章能喂他吃药之类的,撑起手臂想坐起来,只是肌肉酸软根本不足以支撑他的动作,而且这点动作还带动了身后某处,疼,还有隐隐的异物感。

周行章放下杯子和药忙去扶人,又拽了个靠枕过来尽可能让齐臻舒服点。

齐臻虚按住周行章想收回去的手,神色间有些说不清的意味,“你……放了什么……”

周行章仿佛是被齐臻暖热的掌心烫了下,他抽回手有点尴尬地笑了下,“栓剂,会有点不舒服,但是好得快。”

齐臻略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伸出手。

周行章本来想去拿药,又想起来齐臻还没吃东西,就先把粥递了过去,“先喝点儿粥再吃药。”

“我吃不下,把药给我吧。”

“空腹吃药你就不怕胃难受?”

“没那么娇气。”

周行章僵持不过,妥协了,他把药和水都递过去,看着齐臻吃完药才松了口气,完了又沉默下来,他自己做的糊涂事儿还能躲着吗?最后,周行章还是坦坦荡荡地看了过去,“昨晚上……”

齐臻打断周行章的话,“别道歉。”

周行章诧异地看着齐臻,他有些东西不记得,有些记得很清楚,比如说……是他先动的手。雌伏在别的男人身下,是个alpha都受不了,齐臻就算有错,最大的错不过就是没推开他,归根到底是他自己大意,入了别人的圈套,到头来连累了齐臻,齐臻那么高傲的人,就算喜欢一个人也未必肯在下面。

周行章嗓子发紧,“你就不想问点什么?你就……不怪我?”

“怪你什么?是我自愿的。”齐臻神色、语气都很平和,虽然一开始很疼,但是后来也很爽,这段时间疯狂翻涌的占有欲几乎要将他淹没,周行章的粗暴掠夺恰好满足了他心里隐秘的妄想,加上他又是自愿的,有什么好怪的?

他是顺水推舟的同谋者,不是被强迫的受害者。

周行章转头把脸埋在手掌里,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一直以为齐臻说喜欢自己,说愿意做下面那个都没太大的诚心,哪儿有alpha愿意屈居人下的?就他接触过的AA夫夫,基本上都是互有往来,但是具体到齐臻身上,别说alpha了,就对方的性格,不是alpha都不会愿意在下面。

他第一次这么清晰、深刻地认识到齐臻是认真的,而且不是一般的认真。

但是,他没办法去回应这份沉甸甸的感情。

扪心自问,周行章确实承认齐臻虽然有时候聪明得惹人烦,但也足够出色,足够吸引人,性格脾气也合他的眼缘。

然而。

他们只能是朋友。

齐臻很清楚周行章的性格,尽管现在看上去懒散又不正经,但是人很正,不然也不会私下里去做红客。面对这样的事情,周行章会愧疚,甚至是过度的愧疚,但是他昨晚上根本没心思去想这些。

齐臻轻拍了下周行章的手臂,对方顿了顿转过身来,他才慢慢道:“你不用有心理负担,我不会因为这件事跟你谈任何条件,如果你选择跟我结婚,我要的……是你心甘情愿,不管你做什么,我希望你是出于喜欢,而不是因为弥补。”

周行章不欠他什么,有亏欠的人是他。

周行章沉默半天,神色郑重,“齐臻,有些话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是我不对,除了跟我谈感情,其他的我都可以补偿你。”

“我不需要任何补偿,你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我不需要你的愧疚,明白吗?别拿你的同情心来恶心我。”

齐臻的每一个字都出乎周行章的预料,他以为人会趁机跟他提条件,但是齐臻没有,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说自己没有怜悯、同情的意思?齐臻大概不想听这个。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齐臻眉眼微扬,打破了短暂的沉默,“你不是说当我是朋友吗?”

周行章略有迟疑,还是应了声,“嗯。”

“朋友间不用在乎这些。”

周行章忍了又忍,半天,还是没忍住,“那你可真够阔达。”

“分人的。”

周行章噎得不行,嘴角**了下,齐臻……还真是嘴巴不饶人。

齐臻轻笑一声,问道:“帮我拿点东西?”

“门口的小箱子?”

“嗯。”

“我拿进来放楼下了,你等会儿。”周行章起身要往外走,又被叫住了。

齐臻略促狭地笑了下,带着点调戏的意味,他指了下卫生间旁边的门,“衣帽间右侧第二个柜子的衣服都是新的,换了再下去吧,你自己不嫌难受吗?”

说实在的周行章刚才还真没注意到,他哪儿有那么多心思?不过齐臻一说还真不怎么舒服,这不是废话么,单穿一条裤子谁不难受啊?

周行章木着张脸,懒得搭理齐臻的言语戏弄,径直走进衣帽间,打眼扫了下,呵,男人!这讲究程度跟他大哥差不多,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周景行还有些偏休闲风的衣服日常穿,除了一些运动服,齐臻就全都是正装、正装、和正装。

他看向右边的第二个柜子,怔了下,一眼就能看出来架子上的鞋和一些配饰明显就不是齐臻的风格,他拉开下面半层的推拉柜门,里面的衣服也都很休闲,各种潮范儿,倒是跟……他的风格很像。

周行章打眼一瞄不用看商标就知道这些衣服的品牌都是他惯常喜欢的那几个,都是新的?怕不都是给他准备的,周行章心里也说不上来什么感觉,有点酸,有点涩,还涨涨的,并不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