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38章

第38章

齐臻说到最后的语气略带狎昵,周行章也没反驳,他能看明白的事情齐臻这么精明怎么看不明白?“你能办好就最好。”

周行章说完就走,齐臻看到停在外面的车子,问道:“你要出去?”

“嗯。”周行章应了声,也没多说就上了车。

齐臻看着车子离开,莫名有些烦躁,一方面烦文静雅的多事和文征明的没原则,另一方面他也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烦。

陪着周舟和纪安吃了晚饭,又给纪安念了故事把人哄睡,给周舟洗了澡抱上床,他坐在床边低声跟小孩聊天,“舟舟一直都跟着爸爸睡吗?”

周舟点点头,“对呀,一直都一起哒。”

齐臻看了眼床头卡通形状的小夜灯,又问,“没有想过要自己睡吗?”

周舟的小嘴巴微微嘟了下,“没有,舟舟才不要一个人睡觉。”

“为什么不要?”

“就是……就是不想啊……”

齐臻揉了下周舟的小脑袋,孩子说不清楚他也不问了,无非就是习惯性依赖,离不开周行章。他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点了,“睡吧,再晚、明天要起不来了。”

“可是……爸爸还没回来。”周舟揉了揉眼睛,他确实有点困了。

“舟舟先睡,我去打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可是……”

“我打完电话就来陪着舟舟,等到爸爸回来再走好不好?”

“那……”周舟有点不确定地问,“爹地能陪舟舟一起睡觉吗?”

齐臻心里一软,想答应却还是明确地拒绝了,“这个不行,要爸爸同意,而且在别人面前不许这么叫我,知不知道?”

“嗯,舟舟很乖哒。”

“乖,我一会儿就回来。”

“嗯。”

齐臻关上房门前看到周舟跟他摆手,回了个微笑。他一边下楼一边给周行章打电话,只是电话还没拨出去就听到了门口的声音,然后,他就看见周行章进了门后踉跄了一下,身体也站不稳,哪怕隔着一整个客厅他都能感觉到人压抑的、翻涌的信息素。

齐臻快步走过去,一把揽住周行章的身体,才发现人浑身滚烫,眼睛半睁着,整个人都不太清醒,他的神色瞬间冷峻起来,这种情况他很熟悉,也……看过太多了。

刘欣蕊听到动静出来,疑惑道:“怎么了吗?”

刘欣蕊是beta,感觉不到什么也正常。齐臻转头道:“他喝了酒,就不回卧室睡了,省得影响舟舟,你多照看着孩子,我带他去我那里。”

“哎,知道了,”周行章的身量刘欣蕊也弄不动,也就同意了,“劳烦齐总多照顾行章,多大人了喝酒还没个度……”

齐臻搂着周行章出门,将刘欣蕊的絮叨留在门里,他带着人走了几步发现不方便,就直接把周行章抱了起来,就对方现在这个样子就跟待宰的温顺小绵羊一样,哪怕身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Omega也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想到这里,齐臻的眼神在浸冷的冬夜里越发地冷凝了。

齐臻直接抱着人进了卧室,把人放在**的时候,周行章的信息素已经控制不住了。他很清楚这种专门针对alpha的药,药效一开始会使人浑身无力、意识不清,然后诱使alpha强制进入易感期,而且、来势凶猛,几乎无药可解,一般的抑制剂根本没用。

看着周行章泛起薄红的面颊,齐臻心里微动,他打开床头暖黄的灯,在床边坐下,眉头微皱,他推测着发挥药效的时段,有些想法还没理清楚就被突然动作的周行章一个翻转按在了**。

周行章额头上渗着一层细汗,呼吸急促,通红的双眼里,暴躁和Q欲显而易见,整个人看上去没什么理智可言。

齐臻看着这样的周行章,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当初他们的第一次是他给自己下了药,周行章那时候不过才分化没多长时间,手忙脚乱之下的反应很是可爱,说来也是造化弄人,这次被下药的换成了周行章。

小豆蔻的浓烈气味包裹过来,最先弥漫开来的辛辣让齐臻眼睛有些发酸,他放松了身体,抬手抚上周行章精致的面颊,用冷寒的信息素慢慢触碰着对方滚烫的肌肤,周行章身上燥热,被冰凉的信息素一抚,略微舒服地眯了下眼,甚至还在齐臻手心里蹭了下。

周行章戴着的链子从衣服里滑出来,那枚戒指在齐臻眼前晃来晃去,他抓住戒指,凑过去在周行章脸颊上吻了下。

齐臻眉目柔和,神情与五官在这种时候达成了微妙的统一,他轻轻笑了下,不管给周行章下药的是谁,他都得说一声谢谢,不然要等到周行章心甘情愿跟他做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就算对方现在意识不清醒也没关系。

他已经等太久了。

太久了。

Alpha天生就不适合做承受的那方,周行章现在这个状态又几乎是靠本能在动作,根本想不起来扩Z,alpha的天性被药效彻底激发出来,而且周行章还长期用抑制剂来度过**期,这下子的反弹更彻底,似乎只剩下了侵略、和占有。

那一瞬间疼得齐臻想骂人,却又发不出一点声音,疼,疼到麻木又被Q潮反扑,带着双方陷入到黑甜的深海里去……

周行章的意识先醒过来,缓了半天才想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他跟李一平出去吃饭,对方说以前是自己太执着,以后两人就好好做朋友之类的,他还奇怪李一平怎么突然就想通了,不过身体很快热了起来,眼前也有些模糊了,他瞬间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把甩开走过来扶他的Omega,勉强保持着清醒回了家。

然后呢?

然后……他好像看到了齐臻……

齐臻?!

周行章猛一下睁开眼,眼前一片昏暗,他花了两分钟时间再次清醒,意识到发生什么之后,狠狠地皱起了眉。

周行章慢慢撑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还埋在齐臻体内,他这一动,牵连了本来就撕裂流血的地方,昏昏沉沉睡着的人发出几声轻哼,虚弱而绵软,却让周行章的身体和精神瞬间都僵住了。

半晌,他才慢慢、慢慢退了出来,齐臻轻轻颤抖了几下,有些吃力地皱皱眉,倒是没醒。周行章的呼吸有些不稳,在一直亮着的暖黄灯光下他能清楚地看见齐臻身上的……惨况,对方全身上下几乎没一块儿好地方,全是明显的淤痕和牙印,红的多,青的紫的更多,破皮流血的地方也不少,身下更是惨,红红白白的混在一起十分刺眼,说是……惨不忍睹都不为过。

周行章在心里把自己骂了百八十遍,好一会儿才勉强冷静下来,他拧着眉头冷着脸,把齐臻抱进浴室,将两人都清理干净,直到收拾完一塌糊涂的床把人小心地塞回到被子里,周行章的眉头都没松开。

他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外套,摸出手机一看时间发现都下午四点多了,通话记录里有好几个李一平的电话,还有两个周舟打过来的,他给小孩发了条消息,又买了吃的和药。昨天穿的衣服上沾了各种**都没法儿穿了,就裤子还好点儿,周行章索性只穿了条裤子,弄完这些他就站在床边看着齐臻发起了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