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37章

第37章

主任话音落下,齐臻也没多理会在场几人,牵着周舟就离开了,还没走到楼梯口,身后就有人追了上来,是一个Omega带着他的孩子。

柔柔弱弱的Omega歉意地笑笑,“抱歉啊齐总,我一开始没弄清楚,让您朋友家小朋友受委屈了。小宇快道歉!”

男孩显然不服气,脑袋转向一边就是不吭声。

Omega不好意思地陪笑道:“齐总真是抱歉,小孩没规矩,让您见笑了。”

齐臻虽然并不高调,但也没有刻意低调,都是一个圈子里的能忍受出来也不算意外,“自己的孩子就管好了。”

“是是,我们以后一定注意。”

齐臻不再回话,走出好远还能听见那个Omega训斥小孩的声音,他心里轻蔑得很,低头看见周舟,心情瞬间好了不少,把小孩抱起来,他刮了下周舟的鼻子,“舟舟今天做得很好。”

周舟有些不确定地问,“真的吗?这是……这是我第一次、第一次跟人打架……”

齐臻走得很慢,他抬起周舟的手,将孩子的小手握成了拳头,“打架不一定都是坏事,如果是为了保护我们爱的人不受侮辱、不受伤害,动拳头就是值得的。”

周舟盯着自己的小拳头,有点愣怔。

“但是有一点,打架能发泄一时的气愤,也能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是想要获得别人的尊重,就要自己慢慢成长起来,只有自己强大了才不会被人看轻,才能保护想保护的人,明白了吗?”

周舟看向齐臻,懵懵懂懂地点点头,“嗯。”

齐臻抱紧小孩,他知道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但是早晚要知道的,周行章宠爱孩子,没有教给周舟的东西,他来教。

齐臻笑笑,“第一次跟人打架的感觉怎么样?”

周舟歪歪小脑袋,认真想了想,笑起来,“舟舟也要保护爸爸!”

齐臻失笑,周舟还是太乖了,不过……这样也挺好。

刚走出校门,齐臻就看见迎面走过来的周行章,人虎着一张脸可以说是杀气腾腾,他站定,拍了下周舟的背,提醒趴在他肩头乐呵呵的小孩,“爸爸也来了。”

周舟转过身,看见周行章,笑得更开心了,“爸爸!”

周行章把周舟抱到怀里,眉眼间都是不可置信和暴躁,“老师给我打电话说舟舟打架,是不是你教的?教什么不好非要教他打架?!!”

【作者有话说】:下章有惊喜哦~真惊喜!

第33章 侵略和占有

两人还在校门口,齐臻搭着周行章的肩膀,用了点劲儿把带着煞气的人转了个方向,“先上车,上车我跟你解释。”

周行章车停得近,三人上车后,他把周舟往后座一塞警告小孩别乱动,之后才看向齐臻,“我倒要听听你怎么跟我解释,舟舟那么乖你教他打架?他那小胳膊小腿能打得过别人吗?受伤了怎么办?!等等,舟舟!”

周行章这才意识到周舟可能会受伤,忙转过身去看小孩,“受伤没有?身上疼不疼?”

周舟从刚才开始就有点被周行章的姿态给吓着了,这会儿才回过神重新兴奋起来,他从座上爬下来,凑到前座靠背前,冷不丁在面色凌厉的周行章脸上亲了下,笑眯了一双大眼睛,“不疼,他们没打到我,齐叔叔教我的都用上了~”

周行章被儿子亲这一下,也稍微冷静了点儿,只是心里仍然不爽,“很骄傲?”

“嗯!”

“还嗯!”周行章想不到一向乖得不得了的周舟会说打架这种事让人骄傲,“你跟人打架还有理了?”

周舟看了眼齐臻,一双眼睛亮闪闪的,“因为……舟舟教训了那些说爸爸坏话的人啊。”

周行章愣了,心里一瞬间五味杂陈,半晌,“坐好。”

“爸爸不要生齐叔叔的气……”

周行章气,要气死了!他扯出一个略狰狞的笑容,“不生气,爸爸一点儿都不生气。”

“那就好~”周舟又亲了亲周行章,然后身体一转踮着脚在齐臻脸上也亲了口,这才乐颠颠地自己爬上后座坐好,还不用说就扣好了安全带。

周行章瞥了眼齐臻,沉默着发动车子。

齐臻也没说自己车还在这儿,只给韩跃明发了消息来处理。

到家之后,周行章把周舟塞给刘欣蕊,借口说要好好谢谢齐臻就推着人出了门,看着对面跟他差不多高的男人,神色倒也平静坦然,“不管怎么说,这回谢谢你。”

“不用。”齐臻有些意外,他还以为周行章会跟他生气。

“我知道你想的什么,我没那么小心眼,舟舟能保护自己……很好,这点上我确实做得不怎么样。”

齐臻唇边划开一点笑意,“看来周先生孺子可教。”

“去你M的孺子可教,齐臻你别得寸进尺啊!”

“没有。”齐臻微垂下眼,凑近周行章,极快地在人侧脸上亲了下,“我答应舟舟晚上陪他吃饭,一会儿再过来。”

看着齐臻利落转身,周行章摸了下被亲过的地方,有点愣,明明应该生气,但是看到齐臻的眼神和姿态又觉得……理所当然?他最近对齐臻的态度是不是太好了?而且……奇怪的是,他对齐臻的触碰竟然不觉得反感,这太奇怪了……

周行章刚进门,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他一看是文怀沙,就跟人聊了会儿,面无表情地挂了手机,还没走到餐厅又接到了李一平的电话。

说实在的周行章并不想接,直接就给挂了,只是人很执着地打了好几遍,最后他还是接了起来,他该说的都说了,如果李一平还要纠缠不休,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拉黑就行了。

只是接完电话,周行章还是决定去见一面,离约定的时间还早他就先去找了齐臻。

齐臻看到周行章倒是有些惊讶,“我还没这么大架子要你亲自来请吧?”

周行章冷哼了声,“自然,我来是想问问你,你跟你爸妈都说什么了?你知道文怀沙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什么吗?文征明让他少跟周家人来往。什么意思?我们俩的事儿牵扯到我哥身上算什么?”

周行章的话不难理解,齐臻也知道文征明对胞妹有多纵容迁就,文静雅这么做的原因并不难猜,“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跟文家那边说的,你放心,绝对不会影响、周总和我表哥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