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28章

第28章

李一平把带来的补品和玩具递给刘欣蕊,笑道:“没关系,我正好看看舟舟和纪先生。”

刘欣蕊也不好说什么,“那您先坐。”

刘欣蕊转身去放东西,准备茶水,李一平看见站在楼梯处的周舟,走过去弯腰两手揉了揉小孩的脸,“几天不见舟舟是不是又长高了?有没有听爸爸的话?”

周舟脸都皱成了一团,后面就是楼梯他也没地方退,“有……”

李一平松开手,“那就好,舟舟要去干什么?”

周舟抱紧怀里的书,“不干嘛……”

刘欣蕊端着果盘和茶水出来,看见两人,问道:“舟舟不是要和舅舅一起看故事?”

周舟抿了下嘴唇,从李一平和身后的栏杆中间挤出去,小跑着进了纪安的房间,还把门给关上了。

刘欣蕊招呼道:“李少爷这边坐吧,舟舟怕生,也是不懂事,您多包涵,别见怪。”

李一平看了眼关上的房门,笑笑,“没关系,舟舟很可爱。”

刘欣蕊倒好茶,“您吃点儿水果吧。行章可能回来比较晚,您今天还真不一定能等着他,下次过来之前提前打声照顾,阿姨好提前准备点儿你喜欢吃的。”

“刘姨客气了。”李一平抿了口茶水,“我是想给他们一个惊喜,只是不凑巧。行章在忙什么?他一般晚上不都在家吗?”

“您也知道,行章平时接触的都是网络啊电脑啊什么的,刘姨年纪大了早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爱好了,哪儿知道他天天都摆弄什么东西呢,应该是在忙工作吧。”

第27章 别告诉爸爸

李一平点点头,“刘姨您忙吧,我等会儿。”

“那怎么行,来者是客,我要是怠慢了,行章回来还不得跟我抱怨?”刘欣蕊伸手去拿手机,“我现在给行章打个电话问问人什么时候回来,总不能让你空等着。”

“刘姨算了,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别打扰他了。”

“那不行,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刘姨!”李一平打断刘欣蕊,“我坐会儿,要是行章还没回来就先走了,别耽误他工作。”

“行吧,”刘欣蕊放下手机,叹了口气,“还是李少爷想的周全,我这都老糊涂了,下次再来记得提前说啊。”

“好。”

刘欣蕊跟李一平没什么话题,又说了几句就进厨房去了,李一平嫌恶地盯着刘欣蕊的背影,要不是人跟着周家那么多年,他才不会给这个面子,自作聪明,真当自己是傻子么。

李一平端起桌上没动过的果盘,敲了敲纪安房间的门,他耐心地敲了三遍后门才打开,周舟从门缝里看着他,他笑问,“舟舟在干什么?叔叔拿了水果,跟舟舟一起吃好不好?”

李一平说着已经推开了门,小孩子的力道并不算什么,他把果盘放下,看着坐在**眼露躲闪的纪安,拿起床边的书,“在看书啊,我给你们念怎么样?在学校的时候我可是广播电台的主持人呢。”

周舟想说不用,但是被李一平的眼睛一扫又沉默了,他爬上床跟纪安靠在一起,纪安搂住周舟,两人都没说话。

李一平念了十几分钟,有点口干舌燥,“舟舟去给叔叔端杯水过来好不好?”

周舟木着一张小脸,看了眼纪安才下床出去,还三步一回头,显得十分犹豫。

李一平翘起二郎腿,他坐的椅子高,俯视着坐在**的纪安,“舟舟叫你舅舅,你弟弟失踪这么多年你还有什么脸面赖着行章?”

纪安皱眉盯着李一平,“你胡说!他没有!”

“谁没有?纪维谷没失踪为什么不来找你?谁知道是不是早死了。”

“你……”

“我什么?”李一平温和又无辜地笑笑,“你只是行章前妻的哥哥,我才是他正经的未婚妻,要不是中间横插一个纪维谷横刀夺爱,我和行章早就结婚了。行章心好,愿意留着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会好好给你送终的。”

身后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李一平转头一看,是周舟把水杯掉在了地上,他走过去捡起杯子塞回周舟手里,神色柔和,“舟舟怎么这么不小心?”

周舟瞬间回过神来,后退了一步,但是手还被抓着,他人小力微没挣开,小眉毛耷拉着,又惊又惧,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李一平紧紧抓着周舟的手,脸上依旧带着笑,“舟舟没有忘记我以前说的话吧?虽然晚了几年,但是我和你爸爸有婚约在先,迟早是要结婚的,如果舟舟不喜欢我,爸爸也会难过的。

“而且,舟舟也想要妈妈是不是?我和你爸爸结婚,你不就有妈妈了?”

周舟两只眼睛里各自蓄着一汪水,紧紧咬着嘴唇,身体弓着往后退,手臂也在向后缩。

纪安自然也听见了这些话,眼神黯淡下去,他是很多东西都不懂,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

李一平手一松,周舟一下向后摔在地上,杯子也骨碌碌滚了出去。他蹲下身想去扶周舟,却听到几声紧促的脚步声,还没来得及抬头看,他伸出去的手臂就被狠狠打开了。

齐臻把周舟抱起来,轻轻在人背上拍了拍,“舟舟乖,没事了。”

李一平被突如其来的力道给打蒙了,跌坐在地上半天才有反应,连忙爬起来,“你是谁你怎么在这儿?!”

齐臻安抚了周舟几句,小孩子情绪还是有点紧绷,他把周舟的小脑袋轻轻按在肩头,盯着眼前长相柔美的Omega,“我是谁跟你有关系吗?跑到别人家里来欺负人家的孩子,李少爷真是好样的。”

属于alpha的强势信息素压过来,李一平脊背发凉,觉得自己仿佛是一瞬间到了冰天雪地的南极,他双腿发软有些站不住,只得靠着门框,“你一个alpha这么对Omega,小心我到O权协会去告你!”

齐臻冷冷地盯着李一平,“如果他们不问缘由就为你出头,这样的协会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你!”

“我什么?”

“等行章回来我……”

“你觉得你和舟舟相比,谁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