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24章

第24章

看着外套、围巾、帽子、手套全都齐齐整整,裹得跟个小粽子一样、还笑得一脸傻白甜的儿子,周行章气不打一处来,但是看到周舟上一秒开心,下一秒看到他又小心翼翼的神情,再大的火也只能忍了。

周舟难得这么开心,就算是……看在这几个SVIP座位的情面上吧。

周舟扶着前面的栏杆,聚精会神地盯着大屏,周行章瞥了眼齐臻,“胆子不小,带我儿子出来不跟说一声?”

齐臻对上周行章仿佛要咬死他的视线,神色淡然,“跟你说,你会让舟舟出来吗?”

“不会!”

周行章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听上去依旧有些恶狠狠的意味,齐臻有点想伸手去顺顺身边人枝丫乱翘的毛,他松开扣在一起的手,两手交叠放在腿上,“既然不会,某些事情上就可以……先斩后奏了,毕竟舟舟很开心。”

“开心?”周行章压下眼睛里的烦躁,在周舟回头看他们的时候还笑了笑,人一转过去他的脸色就又沉了下来,“我跟你说过他身体不好,这个天气来人多的地方不是找着生病吗?!”

齐臻对周行章这样小心的态度并不赞同,“我也跟你说过,舟舟不是长在温室里的花朵,他需要的是保护和引导而不是过度保护。虽然天冷,但是做好防寒措施,不会因为出来一天就生病。”

被指责过度保护孩子的周行章冷哼一声,想反驳回去,但是周舟似乎是察觉到什么又转过头来看,他只能默默把还没出口的话收回去,拨了下周舟帽子尖上带的毛球,“没事,看你的比赛。”

周舟再次转回去,周行章瞥了眼齐臻,闭了嘴,一个字都不想说。

齐臻对周行章的小孩子脾气有些无奈,但是想到对方年龄毕竟也还小,又是一个人抚养周舟长大,溺爱些也情有可原,算了,跟喜欢的孩子计较那么多干什么,左右他们以后有的是时间,教育的问题可以慢慢讨论。

看完比赛,一直都比较内向的周舟显得有些亢奋,中午在外面吃了饭,下午又去看了场电影,周行章要包场,齐臻和周舟都坚持人多气氛好,也就作了罢,等晚上回到家已经八点了。

周舟趴在周行章肩膀上跟齐臻说再见,刚进家门还没洗呢就睡着了。

齐臻今天拍了不少照片,导出到电脑后,他关了灯用投影仪一张张放着看,周舟从头到尾兴致都很高,小孩子本来就白,被冷风一吹,小脸蛋微微有些泛红,但是笑容却是难得的可以称之为灿烂,虽然周行章大部分时间脸色都不怎么样,但是跟周舟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很配合的。

齐臻盯着青年极富侵略感的面部轮廓,周行章在面对周舟的时候总是温和很多,他不可抑制地弯了唇角,周行章是个好父亲,尽管有些溺爱孩子,同时,周行章也是个出色的alpha,是个好爱人。

alpha的占有欲在血管里奔腾肆虐,齐臻眼睛里是毫不掩藏的欲望,他想要那个人,从身体到精神和心理,都想要。

触底反弹的感情来得太快,千里之堤的溃毁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他意识到的又太晚,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齐臻跟周舟说好了第二天早上要去跟人一起吃早餐,只是给他开门的刘欣蕊神色不太对,“怎么了?”

刘欣蕊叹了口气,“舟舟昨天晚上发烧,连夜就送去了医院医院,您也别担心,我刚问过行章,烧已经退了,我一会儿去给他们送饭。”

刘欣蕊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了一股不同于冬日冷寒的凉气扑面而来,仿佛是高山上融化了的雪水又结了冰,让她浑身都起了层鸡皮疙瘩。

齐臻问了医院和病房后就就径直离开了,刘欣蕊看着人冷峻的背影,不住地叹气。

周行章送走医生回到病房,周舟昏昏沉沉睡了一晚上才刚醒,他坐到床边给小孩掖了掖被子,手收回来没一会儿,小孩子就慢慢把手从被子侧边伸出来抓住了他的手指。

孩子手小,握他两根手指都有些握不满,周行章也没把手抽出来,“饿了?等会儿刘姨就来送饭。”

周舟一张小脸红彤彤的,两只眼睛里也蒙着一层水光,他摇摇头,“爸爸……”

“嗯?”

“你别怪齐叔叔……是舟舟身体不好……”

周行章抽出手指握住周舟滚烫滚烫的小手,缓了下才问,“你怎么知道我怪他?”

“不怪就好~”

看小孩笑眯了眼,周行章绷紧了唇角,不怪?凭什么不怪。

齐臻还没进病房,周行章没有关严的门缝加上alpha出色的感官让他一字不落地把父子俩的对话听进了耳朵里。

齐臻站在原地没动,还是周舟先看见他了,周行章按住要爬起来的小孩,警告人别乱动后自己出去了。

周行章带上门,看向齐臻,“你来干什么?”

齐臻没在意周行章有些冲的语气,问道:“舟舟怎么样?”

周行章冷淡地瞥了人一眼,“你不都看到了。”

齐臻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先去看看舟舟,其他事情我们等会儿再说。”

周行章靠在墙上,没说话,没阻拦,算是默许了。

齐臻打开病房门就看见周舟正努力从**爬起来,他快步走过去按住小孩的肩膀,“别乱动。”

周舟有点紧张地看着齐臻,“爸爸没跟你吵架吧?”

小孩子聪明而**,齐臻一早就知道了,他缓和了冷硬的神色,“没有吵架,舟舟别多想。”

周舟眼神闪了闪,他两只手抓住齐臻的手,“齐叔叔……对不起……”

齐臻反手握住孩子两只手,孩子手小,他一只手就能全握住。齐臻微微叹了口气,“舟舟,有错的是叔叔,是我考虑不周,你不用道歉。”

周舟猛摇头,“是舟舟想出去玩,是舟舟自己身体不好,不争气,还让爸爸跟叔叔生气,是我……是舟舟不好……”

小孩子说着说着哽咽起来,眼泪也落了下来,显得不安而自责。

齐臻心里钝钝地疼,他从来没感受过这样的感情,周舟紧皱的眉头和滚滚淌着泪的眼睛都让他心疼。齐臻把小孩子搂到怀里,在周舟背上轻轻拍了拍,“舟舟……乖,真的没事,我们没有吵架,只是担心舟舟的身体,不哭了,嗯?”

贴在齐臻怀里的周舟闷声闷气地问,“真的吗?”

“嗯,舟舟要相信我们,好不好?”

“嗯!”

齐臻哪儿是会哄人的,唯一的经验就来自以前跟纪安相处的时候,不过他原来戾气重,纪安跟他闹别扭他总是等着劲儿过去了再说,像这样哄一个还在哭的小孩,还真是头一回。

周舟哭完了也觉得不好意思,揉了揉眼睛,自己坐好,“叔叔能跟爸爸说说吗,我想回家,不想住医院。”

齐臻把小孩没擦干净的泪痕擦干,“我会跟爸爸说的,只要舟舟身体好了,自然就可以出院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