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23章

第23章

“可以吗?”

“当然。”

周舟得了肯定,去拿了裁纸刀来拆礼盒,看到里面整整齐齐摆着一套精装版《十万个为什么》之后,小脸一下激动得涨红了,“谢谢!我……我喜欢这个!”

齐臻没忍住伸手揉了揉周舟的头发,看孩子的注意力又被吸引到书上去后,他才站起来看向坐在餐桌边吃早餐的周行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周行章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把剩下的一半煎饺塞进嘴里。

齐臻低头看了眼正鼓捣一摞子书的周舟,抬眼,“这话你自己信吗?”

周行章靠在椅子上,低头盯着小孩,“在家看比赛,没了。”

齐臻虽然并不十分满意,但是也没再说什么,他轻轻拍了下周舟的小脑袋,问,“舟舟想不想和叔叔一起过生日?”

周舟把手里的书抱到怀里,有点小惊讶,“叔叔不用上班吗?”

“上班是上班,但是也要休息。”

“嗯嗯!”周舟又转向周行章,“爸爸让叔叔留下来一起看比赛好不好?”

“……随便。”

周舟放下书,小跑到周行章身边,抱住人的腿在人膝盖上亲了口,“爸爸最好啦~”

“知道就好,”周行章把周舟拎起来,自己起身后将小孩放到椅子上,“你玩吧,我去书房了。”

“爸爸不一起看吗?”

周行章换了几秒,接道:“舟舟好好看,回头给爸爸转述赛况怎么样?”

“好~”

周行章上楼后,周舟跟齐臻对视了一眼,小家伙笑笑,“我去开电视!”

四个人在客厅聊着天等比赛开始,不过纪安没坐一会儿就困了,刘欣蕊把人推回了房间,将人哄睡后退出来,看到门口的齐臻,笑问,“齐总怎么也过来了?”

齐臻看纪安的状态不太好,问道:“他最近身体怎么样?”

刘欣蕊叹了口气,“纪先生今年身体不是很好,往年冬天也总爱睡觉,但是也没像今年这样,前些天行章带他去检查,医生说是……内脏衰竭又加速了。”

齐臻怔了怔,透过门缝看着睡得香甜的人,有些说不出话来,“他……”

刘欣蕊照顾纪安这么些年早就有感情了,说到这里忍不住去抹眼泪,“医生说……也就几个月,可能过不了今年冬天了……”

几个月……

从齐臻的角度能看到纪安的脸,天真纯善,像个孩子一样,他把有些抖的手背到身后,眉眼微微下敛,“好好照顾他吧。”

“这是肯定的,行章也是这个意思,在还能醒着、能动的时候好好看看、玩玩,剩下的日子……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重要……”

齐臻移开视线,“是,开开心心就好……”

刘欣蕊去准备午餐,齐臻回到客厅,周舟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前面的桌上整齐地排着一列魔方,三阶、五阶、七阶、十三阶,还有各种异形魔方,手里正拿着的是他上次送的五魔方。

齐臻在人身边坐下,抚着小孩子的头,弯腰跟人额头贴着额头,“舟舟。”

“嗯……”周舟有点不太明白齐臻怎么了,但还是乖乖应了声。

“好好吃饭别挑食,按时睡觉,平时多活动……”

周舟笑起来,“叔叔今天好啰嗦哦~”

齐臻也笑了笑,“答应我?”

齐臻认真,周舟也努力摆出一张正经小脸,“嗯,舟舟会听话的。”

“乖。”齐臻微微叹了口气,“玩吧。”

看着重新开始鼓捣魔方的周舟,齐臻第一次生出活着很好的感觉,死了固然可以一了百了,但是选择跟生父同归于尽,把一切罪孽与肮脏全部烧掉的他……太过决绝了。

但是、对于他这样的人,可能真的只有死过一次才能真正懂得生之宝贵。

比赛还没开始,周行章就拿着外套从楼上下来了,“你们看吧,我工作室有点事儿,中午回来。”

周舟跑过去抱了抱周行章,“爸爸路上小心~”

“知道了。”

周行章走之前瞪了瞪齐臻,给了对方一个警告的眼神,齐臻只是微微挑了下眉眼,他会趁着周行章不在胡来吗?

谁知道呢。

周行章一路上都有不好的预感,忙完了拎着几人给周舟的生日礼物,坐上车后给刘欣蕊打电话才知道齐臻带着周舟出去看比赛了,他心底的火气瞬间冒了出来,掉转车头就往会展中心开去。

齐臻接到周行章堪称杀气腾腾的电话时一点不意外,现场比较吵也听不清楚,他直接挂断电话,发消息简单说明了情况后把座位发了过去。

周行章黑着脸出现的时候,齐臻解释道:“舟舟生日,在家里看比赛总没有现场气氛好,而且这个座位并不挤,等会儿比赛结束我们不看颁奖直接走就能避开人群。放心。”

放毛线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