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22章

第22章

周行章没接,看着齐臻的眼神略略有些复杂,齐臻坦然地站起来,一边脱外套一边往厨房走,“你们先坐,也可以随便看看,等我几分钟。”

周行章还是败在了儿子的眼神下,接过了那个百果饼,周舟没想,但是他怎么能不想,六个里面就这个是咸口的,坚果类还是他唯一能接受的点心馅儿,真就那么巧?

在齐臻身上,周行章已经不相信巧合这回事了。

周舟把外套脱了,围巾没舍得摘,跟着齐臻去了厨房,不过他就站在外面也没进去。

周行章三两口把点心吃了,齐臻说随便看,说都说了他也没客气,不过看归看倒是没动任何东西,转了一圈下来,心里的那点疑惑就被不断地放大了。

齐臻把喝的东西弄好,转身才发现安安静静站在那儿的小不点,就把小杯子递了过去,“拿着,狝猴桃奶昔,给舟舟的。”

周舟接过去,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齐臻后面,齐臻把拿铁放在坐回沙发上的周行章面前,“尝尝看。”

齐臻说完也没盯着,回身把周舟抱坐到沙发上,小家伙两只手捧着暖热的杯子,小口小口喝着奶昔,乖巧的小样子谁看了都想抱回家藏起来,恨不能将这孩子宠上天去。

周舟喝着奶昔,大眼睛骨碌碌转了两圈看到某个大家伙的时候就不动了,齐臻看过去才发现周舟在看什么,他走到两级台阶上的钢琴旁边,翻开琴盖,看向视线一直追着他的周舟,“过来看看?”

周舟眼睛一亮,把杯子放下就小跑了过去。

齐臻在琴凳上坐下,把周舟抱坐到身边,手指敲下几个音,“知道这是什么乐器吗?”

“钢琴!”

“想不想学?”

周舟犹豫了下,回头看了眼靠在沙发上的周行章,小声道:“爸爸……”

“舟舟想学,我跟你爸爸说,我来教你。”

“真的?!”

“嗯。”

“好~!”

齐臻看着周舟的笑脸,冷硬的心房逐渐暖润起来,听到瓷器与玻璃磕碰发出的细微声响,他转头看了眼周行章,又转回来给了周舟一个微笑,一串流畅轻快的音符滑出,小夜曲轻盈和缓的曲调就流淌了出来。

一曲弹完,周舟把一双小手都拍红了,“叔叔好棒!”

齐臻把小孩抱下琴凳,牵着周舟走到沙发那儿,“舟舟会学得更好。”

周舟腼腆地笑笑,有点期待地看着周行章,“爸爸,我能跟齐叔叔学钢琴吗?”

周行章想也不想就拒绝,“他很忙。”

齐臻接道:“我是很忙,但是这点时间总是有的,而且钢琴更多是靠他自己的练习,学习的时间并不长。”

周行章虽然坐着,还懒洋洋地端着杯咖啡,眼睛里却透着冷寒,“我倒是不知道你还会弹钢琴。”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齐臻说完不再看周行章,揉揉周舟的头发,“爸爸这是答应了,以后晚上有时间你可以随时过来,琴房还有架钢琴,以后我们在那儿练。”他客厅这架钢琴更多是陈列、装饰用的。

“嗯!”

齐臻揽着周舟,眉眼虽然疏冷,却还是不经意间带了些柔和,“一个人把舟舟带大,不容易吧,虽然很内向,但你把他教的很好。”

周行章哼笑了声,“我儿子肯定好,用不着你说。”

齐臻笑笑,问道:“咖啡怎么样?”

“一般般,就跟我哥助理的水平差不多。”

“那下次去新洲,我可要好好尝尝那位助理的手艺了。”

“齐臻你幼不幼稚?”

“幼稚鬼有资格这么说别人吗?”

“你说谁幼稚鬼?!”

两人这么你来我往怼了半天,一个两个都气定神闲,乐在其中,只是一个自觉,一个不自觉而已,坐在两人中间的周舟乐呵呵地无声笑了半天。

周行章反应过来自己在过去的一个小时里都干了什么的时候,三个人已经吃掉两盒点心,又切的水果拼盘,还有新沏的茶水,他绷紧嘴唇,给周舟穿好外套,抱起小孩,“跟叔叔说再见。”

周舟收起笑,听话地跟齐臻挥手,“叔叔再见~”

“舟舟再见。”

周行章抱着孩子出门,连外套都忘了,齐臻拿着外套追出去,叫住周行章后把衣服披在对方肩上,“alpha身体素质确实出色,但这不是胡闹的资本。”

周行章难得没反驳,周舟趴在爸爸肩上,小幅度摆了摆手,“外面冷,叔叔快回去吧。”

齐臻应了声,没动。

半晌,周行章抱着周舟大步走了。

周舟还在冲齐臻挥手,让他赶紧进屋,他看着父子俩好一会儿,冬夜的风一点都不留情地吹刮过来,纵然是alpha也觉得透骨的冰寒,路灯的暖黄灯光在这样的环境里都显得有些凛冽,仿佛被冰冻住了一般,锐利而冰冷。

齐臻看着两人进了院子才返回去,他看着客厅里的杯盘,没有着急收拾直接上楼去了,不可否认他的身体确实很冷,手脚都有些僵硬了,但是心底里有一簇火苗在烧,微微的,小小的,却那么明亮。

WAC魔方决赛那天,齐臻提前安排好工作,带着礼物一早就去给小寿星过生日了,周舟收到生日礼物很惊喜,沉沉的礼物盒他都抱不动,只得先放在了脚边,“谢谢齐叔叔,叔叔怎么知道我生日呀?”

齐臻笑笑,蹲下身捏捏小孩的鼻头,“因为喜欢你,所以知道啊。想拆开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