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9章

第19章

周行章不自在地扯了下围巾,总觉得莫名气短和心虚,想解释不是他想围而是被小孩儿逼的,又感觉掉价得不行,干脆就悻悻地闭了嘴。

齐臻走过去,伸手给周行章整理了下围巾,并不过多停留,在对方发作之前后退一步,道:“舟舟可爱,你好看。”

周行章脸色还是冷淡,“夸一个alpha好看你这是冒犯。”

“行章是颜值与实力并重,”齐臻说着低头看向周舟,“舟舟说是不是?”

“是!”

对于又一次站在齐臻那边儿的周舟,周行章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直接把小孩捞起来夹在手臂下下,说了句“谢了”就走了。

齐臻看着父子俩的背影,看得出来两人还在小声说着什么,可能在争辩关于围巾或者是关于他的事?齐臻缓缓笑了笑,没什么波澜的眼神闪动了下。

跟平时一样目送着周舟进校门,周行章觉得小孩子今天周围都要亮上一个度,他扯了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摘到一半,动作一顿,又给围了回去。

到工作室后,顾长帆最先注意到周行章戴着的围巾,调笑道:“老大,你什么时候买的围巾啊?”

孟玮辰也笑道:“你平时也不围,我估摸着不是自己买的,别人送的吧?”

周行章把围巾外套丢在沙发上,睨了眼不着调的几人,“成天眼睛都盯着什么乱看,工作!”

田菲难得也跟着起哄,“别呀,我们都没耽误工作,老大快交待,是不是交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了?”

“没有,别想了,我这辈子就跟舟舟过,吃瓜看热闹的心都给我收了。”

周行章这么说了,孟玮辰几人就没再追着闹,回到自己的位子后,顾长帆走到沙发这边儿坐到周行章对面,讨巧地笑了笑,“老大你快别瞪我了,我是来跟你谈工作的!”

“有工作赶紧说。”

“嗯嗯,我这儿接了个邀请,请你去东江做网络安全顾问……”

“不去。”

“可是他们给的合作条款对我们来说很占优势啊。”

“你就不怕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跳进别人陷阱里去?”

“不会吧?”顾长帆诧异,“我把他们发过来的协议书都仔细看过了,没有问题,而且东江那么大集团,不至于干这种事情啊?这是他们的协议条款,你看看。”

周行章接过去浏览了下,确实没什么问题,工作轻松,限制很少,报酬又高。

第19章 只能做朋友(下)

顾长帆其实有点奇怪,“你前段时间不是还让我们查那个齐臻么,怎么他没过多长时间就找上我们合作了?我听说新洲和东江也有合作,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周行章把协议卷起来“啪”地拍在顾长帆头上,“一天天都关注点儿什么东西,有时间不如好好研究研究食谱。”

顾长帆揉了下脑袋,规规矩矩答应了,“知道了。”

周行章拿着协议站起来,道:“稳赚不赔的合作,接。”

“好嘞!”

周行章进里间的办公室后,顾长帆也回到了自己桌前,公寓一楼改造装修成了大的开间,里面一件是周行章的办公室,一间档案资料室,还有一个杂物间,再有就是厨房、餐厅和会客厅,楼上才是他们仨儿的私人空间。

孟玮辰盯着电脑屏幕,视线也没移开,“你说话就不能走走心啊,行章让查齐臻肯定有目的,不管是因为两家的合作还是别的原因,他不说咱们不问就行了。”

顾长帆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我就是有点好奇,随口问问而已。”

“你就不怕触了他的雷区?”

“不至于吧?”

孟玮辰停下手上的动作,“我跟他同学几年,了解得比你多,开玩笑可以,但要有分寸,有些事情别那么多好奇心,看在同事的份儿上我提前跟你说一句,万一到时候得罪了他,就不是走人那么简单了。”

顾长帆有点愣,“老大不是那样的人吧……”

田菲打断两个人的对话,“你们快够了,老大要真小心眼斤斤计较,我都死好几百回了好不好?玮辰你想的太多了,长帆说得对,老大不是那样的人,不会就因为几句话翻脸不认人的。”

孟玮辰笑了声,没再说话,周行章是什么人他很清楚,看似懒散内里却是隐隐的霸道,还固执,平时打打闹闹没关系,真到了事头上,别说他们几个了,周行章就连自己个儿都不放过。

顾长帆和田菲对视了一眼,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但是两人也都没再问,不约而同看向了周行章办公室的方向。

周行章最后还是答应了齐臻的邀请去东江做顾问,签完合同,他反手在桌上轻轻敲了下,“工作归工作,但是有件事情我要提前跟你说清楚。”

齐臻把签好的文件压在手下面,“你说。”

周行章微微抬起下巴,神情懒散又漠然,“做朋友可以,但是其他的我不会考虑,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他考虑了很多,齐臻很出色,而且抛开自己的成见,对方的性格也很合他的胃口,做朋友完全够格,再加上齐臻对周舟、对纪安确实不错,是不是演戏他可能会看走眼,但是小孩子不会,一个人对他好不好很容易判断出来。

但是,他根本不想再有一段感情。

周行章是认真的。这是齐臻的第一观感,他露出一个小幅度的笑容,“‘做朋友可以’,不过、要追你是我的事情,接不接受是你的事情,我们互不干涉。”

周行章站起来,手撑在桌上,越过半张桌面,紧紧盯着齐臻的眼睛,“你这是在浪费时间。”

“把时间浪费在喜欢的人身上,我愿意。”

周行章嗤笑一声,拿起合同就走,“随你的便!”

“行章!”齐臻叫住人,“别忘了周五来做网络基础检测。”

周行章顿了顿,用摔门声作了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