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6章

第16章

齐臻并不拖沓,直接从旁边拿起一个文件夹放在桌上推到了周景行面前,“周总可以先看看这个。”

周景行看了眼镇定自若的齐臻,翻开了文件,浏览一遍后,他合上文件夹,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之前的地皮原本是作为本季度末最后一个用来冲刺年度业绩的大体量项目吧,新洲虽然没有太大的损失,但是现在摆在眼前的问题是如何弥补这个项目夭折带来的增长额的差距,我说的没错吧。”

周景行笑了下,这个齐臻确实是来者不善,“所以?”

“上面刚下来的项目,我只是牵个线,如果提前着手,以新洲的实力一家拿下不是问题。”

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齐臻这条橄榄枝伸过来的太是时候,而且,周景行眼神微沉,齐臻的敏锐度很高,能看清新洲目前情况的人不多,他没有再去看那份文件,问道:“条件。”

齐臻笑了笑,显得谦逊而友好,坦白道:“没有条件,只是因为行章。我想追他,仅此而已。”

周景行沉默了半晌,“齐总的好意我心领了,不必。”他现在算是明白过来了,宴会那天晚上,周行章估计就是跟齐臻起了冲突,虽然齐臻对信息素的控制很精准,但是他依旧辨别得出来,周行章身上带着的冷寒气息确实来自对面这个人。

齐臻并不意外周景行的拒绝,“我不是想通过这件事来收买你,周总是什么人大家都知道,别的不说,对弟弟的宠爱在圈子里是人尽皆知的。”

周景行稍稍向后靠了些,“齐总这话我就当做夸奖收下了。”

齐臻笑笑,话锋突转,“纪维谷已经死了,他能守着一个死人过一辈子?作为大哥,你愿意看他这样下去?”

齐臻太聪明,或者说是精明,这样的精明让周景行觉得危险,对方说的正是他一直担心的,“据我所知你大学毕业后才回国,近几年又一直在外,你和行章并没有接触的机会。”

周景行这么说,齐臻就知道自己赌对了,“我对他一见钟情。”

“你觉得我会相信这样的说辞吗?”

“周总,你不能因为自己不相信就否认这种感情的存在。”

周景行略略皱起眉,他确实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是齐臻说的很对,他不相信、不代表就不存在。

齐臻给了周景行考虑的时间,几分钟后他才继续道:“细算起来,我和周总是同岁,早已经过了随心所欲的年龄,古人说三十而立,到了现在也该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说喜欢,不是一时兴起。”

第16章 一见钟情(下)

周景行看着齐臻,他其实愿意去相信这个人是认真的,周行章已经孤独太久了,六年,六年来他的弟弟都把自己禁锢在名为“纪维谷”的囹圄里,他自然不愿意看周行章这样过一辈子,如果真的有个人能拉他出来,没什么不好的。

周景行眼神微闪,“行章很固执。”

“我知道。”

“你对当年的事情了解多少?包括纪安、卓家和……舟舟。”

“……大部分。”

“那你该知道……”

“我知道。”齐臻知道很难,想让一颗受过伤的、封闭起来拒绝任何人靠近的心重新对另一个人敞开,不用想就知道很难,尤其还是周行章那样固执、死心眼的。

周景行明白了,他把手覆在文件夹上,“我会考虑的。”

齐臻举了下酒杯,一饮而尽。

两天后,齐臻收到了周景行的回复,意料之中的事情,对方没道理不同意,他自认是个不错的追求者。只是韩跃明在汇报工作时候提到的一点让他不由笑了下,周景行还真是一点都不占他便宜,虽然他并不这么觉得。

新洲做的建筑,而东江的主要业务是机械,工程机械占了大头,这么大的订单一般的公司还真的接不下来,看来周景行对他的情况也摸得很清楚,这回说到底反倒是在帮他。

齐臻接手东江后的一系列整改已经初有成效,但是业绩上总是缺点说服力,这么一来,不管是第四季度的财务报表还是年度报表都会在原有基础上更好看些。

齐臻最近没在眼皮子底下晃,周行章眼不见心不烦,周景行让回家吃饭,他接上周舟就回去了,饭桌上周舟也不用他照顾,周景行包了大半,剩下的小孩子自己就能搞定。

周景行给周舟盛了小半碗汤,看向已经吃完了拿着干净筷子转着玩儿的周行章,“最近忙吗?”

“不忙。”

“不忙就来公司吧。”

周行章应了声,“都十二月了,这季度怎么样?”

“还不错,”周景行温和地笑笑,“最近我主要负责一个新项目,争取年前定下来,年后就可以开工了,另外有一单大的采购,别人我不放心,你帮忙盯着。”

“好。”

周行章答应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在他从采购部经理那儿拿到乙方资料的时候才觉得周景行怕不是在坑自己。

周景行看着直接踹门进来的周行章,示意人稍安勿躁,“你先坐,有什么问题等会儿再说。”

正在那儿汇报工作的是开发部的几个主要负责人,周行章知道周景行最近在忙的是个挺重要的招投标项目,关系很大,也就按捺着火气坐沙发上等着。

这一等就是小半个钟头。

周景行送走开发部几人,走过来坐在周行章对面,有条不紊地泡茶,“谁招惹你了?”

周行章憋了会儿火气稍稍下来点了,不过心里还是不爽,还奇怪得很,“你什么时候跟东江有合作了?”

周景行倒了茶放在周行章跟前,“喝茶。”

周行章没多喜欢喝茶,纯粹就是喜欢这个气味,他家大哥信息素就是茶香,小时候跟人一起睡觉的时候他很喜欢,安眠的效果比乱七八糟的熏香要管用得多。

周行章把空杯子往桌上一磕,“我看过财务报表,两个月前才买过一批,干嘛现在还要买,买那么多等着升值还是下崽儿?”

“年前这个项目就能确定,过完年开工需要。”

“以前的就不能用吗?非得要新的?哥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