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5章

第15章

“……怎么了?”

周舟皱着小眉头,努力想着该怎么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感觉……感觉爸爸对你有点……有点奇怪……”

齐臻有点惊讶于小孩的**,周行章对他的态度并不奇怪,没人会对一上来就调查自己的人抱有好感,周舟不清楚其中的事情才会觉得奇怪,但是这对小孩子来说已经很难得了,“我做过一些让你爸爸不喜欢的事,他生气是应该的,叔叔现在知道错了,以后绝不再犯。”

周舟点点头,没追问,“知错能改,叔叔就还是好叔叔~”

被小孩子夸奖的齐臻不由失笑,周行章那么跳脱又有点暴躁的性子,养出来的儿子虽然是过于内向了点,不过倒也是真的可爱,没跟自己父亲一样懒懒散散不着调,也没学什么乱七八糟的坏习惯。

车停稳后,齐臻给周舟解开安全带,小孩子自己背好书包,磨蹭着没下车,他开口问道:“怎么了?”

周舟悬空的双腿有点紧张地荡了几下,抬起头满是踌躇地问,“以后……以后舟舟还能吃叔叔做的早餐吗?”

小孩的眼亮晶晶的,有期待也有不安,齐臻揉了揉周舟的头发,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上瘾,他笑了笑,微微弯腰,“当然可以,如果爸爸同意,我还可以给舟舟做晚饭,怎么样?”

“好~”

周舟高高兴兴下车,走到校门口还转过来跟他挥了挥手,齐臻看着周舟的小身影消失在教学楼前,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掌,上面还留着小孩子软软的、暖暖的触感,他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他终究是错过太多了。

周舟对他……不算太抵触,小孩子对纪维谷没印象,也就没有感情上的牵扯,但是周行章不一样,现在他还需要一个机会,一个进一步缓解周行章对他排斥的机会,一个让对方放下抗拒、不得不静下心来跟他相处的机会。

去公司的路上,不出意料,齐臻接到了周行章的电话,对方的情绪糟得可以,说话也冲,他没多在意,没有经人同意就送周舟去学校细究起来确实是他越俎代庖,“周先生这么年轻不至于已经得了阿尔兹海默症吧,还记得我那天说过的话吗?”

“所以你就从我身边的人入手?”

“有问题吗?”

“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不觉得。”

“……齐臻,我警告你别太过分了。”

“当然,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齐臻勾唇一笑,“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

回答齐臻的是直接挂断的电话,他唇边的笑意不减,有点奶、有点张扬放肆的小狼狗很可爱,让人想抱着揉一揉好好欺负欺负,现在这个张嘴就咬的小疯狗也一样……可爱。

周行章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在旁边,木着一张脸把自己摔在**,齐臻的所作所为很难让他有好感,先是调查他,后又不由分说地侵入他的生活,可笑的是他身边的人居然还接受良好?

周行章的思维突然停顿了一下,那他呢?

几分钟后,周行章无声地笑了下,他对齐臻的容忍度竟然还比较高,至于原因……这个齐臻不就是他哥发小的表弟么,不就是他们家世交文伯伯最宠爱的妹妹的独子么,还能是什么?

跟……纪维谷有一毛钱关系?

晚上周舟问他如果可以能不能跟齐臻一起吃饭的时候,周行章把小孩拎到浴室洗澡,直接拒绝,“不行,他很忙。”

周舟一边配合着脱衣服,一边试图继续说服自己的父亲,“只是偶尔,我们都有时间的话。”

“……到时候再说。”

周舟踮着脚在周行章脸上亲了一口,“谢谢爸爸~”

“我没答应。”

周舟才不管周行章臭着的脸呢,答应就是答应了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周行章虽说是默许了,但是接下来短时间内齐臻倒没在他们眼前转,只是有时候碰见了会打声招呼,以及每天送到家门口的一些小点心,包括饼干、糖果之类的,巧的是,偏偏很合他的口味。

他一点没吃,但是周舟和纪安很喜欢,那些东西里还有不少是纪安喜欢的,他这位小丈人最喜欢甜食,最讨厌酸苦的东西。

看着周舟和纪安窝在一处分糖果,周行章冷着脸又给家里的安保系统做了次升级。

【作者有话说】:小声1313,溪溪想要评论想要评论想要评论~~~~~卖萌能求个评论不?【捂脸】

第15章 一见钟情(上)

卓家破产后,卓越被赵家女儿看上,入赘了赵家,之后借由赵氏的力量重振了卓家产业,纪维谷已经死了,卓越就把一切矛头都指向了周家。

而齐臻在等的那个机会,就是卓越送来的。

卓家和赵家都是做交通运输的,两家联手后在快递市场的份额大幅上升,业界的地位很高,而周家从事的是建筑行业,本来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卓越撺掇着几个人恶意抢了周家最近在谈的一个大项目。

圈子就那么大,当年的事情面上不说,背地里大家都清楚,因此看热闹的人不少,而且还是在宣布合作的发布会上。

周景行向来端方儒雅,公开场合被人削了面子也没生气,当即只是淡定地宣布他们刚刚得到消息,那块地皮的审核流程有问题,环境质量也不达标,正准备终止发布会,并表示新洲稍后会向相关部门递交相关调研材料。

这些意味着什么一圈看客都很清楚。重走审核流程,资金链很可能跟不上,而环境不达标,原本的高档别墅区房子还没建就先坏了名声,别说再建高档别墅了能不能建别的都是个问题。

真是刚得到消息?

恐怕是卓越想给别人挖坑,结果自己忙不迭跳了进去吧。

周景行把余下的事情安排好,助理一一记下,最后从文件夹里抽出一纸书函递过去,“东江总裁齐臻递了邀请函,您看一下。”

周景行仔细看了邀请函的内容,略一思索,“给他们回复,时间地点我们来定。”他倒是很想知道齐臻要干什么。

周景行提前十几分钟到,齐臻已经等着了,“听说齐总一向最守时。”这段时间关于齐臻的小道消息可不算少了。

齐臻神色淡然,道:“那也要看是跟谁一起,周总说呢?”

“我的荣幸?”齐臻先示了好,周景行也不打算再转弯抹角,“齐总特意递了邀请函,有话就直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