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4章

第14章

“要你做的。”

“好,知道了。”

周行章这才心满意足抱着周舟回房间去了,周景行无奈地笑笑,他这个弟弟,说长大也确实长大了,但是某些方面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等到凌晨都没有等到熟悉的车子从外面经过,齐臻略微眯了眯眼,估计是留在周家过夜了。

他转身靠在栏杆上,眼神暗了暗。周行章不让家里的保姆提纪维谷,自己又把对方的父亲照顾得那么仔细,而且,两人第一次见面他就注意到周行章还戴着结婚戒指了,看来青年人在感情上还是很有定性的。

六年前齐臻不怀疑周行章对纪维谷的感情,六年过去,周行章依旧对纪维谷有很深的感情,这是这份感情对他来说可能更多的是阻碍。

齐臻很明白自己会被排斥,但是没关系。他曾经伤害过一个人,现在想弥补,在亲手把周行章推进深渊,划下一道名为“纪维谷”的藩篱后,应该由他把他拉上来。

一起让人生重新开局。

周行章往后退,事事摆着强硬的姿态拒绝退避,但是他不能。

周一早上,周舟先被闹钟叫醒,从周行章怀里爬出来,自己换了衣服又把周行章的衣服放到床边才推了推还睡着的人,“爸爸起床啦~”

连着好几个晚上,周舟睡着后周行章在网上怼人,昨晚终于结束一场耗时几天的攻防战,就是有alpha的体力加持,也脑子累身体累,压根儿不想起床。

周行章眼都没睁,抬手揉了把周舟的头发,“你先下去吃饭,等会儿……我送你去学校……”

周舟盯着周行章看了会儿,给自己翻了个身睡得四仰八叉的老父亲盖好被子,乖乖下楼吃饭去了。

刚转过来,周舟就看见了齐臻,惊喜地小跑地下了楼梯过去问好,“齐叔叔早~”

齐臻低头看着穿戴整齐的小豆丁,把切好的厚蛋烧装盘放在桌上,“舟舟早,爸爸呢?”

周舟爬上椅子,“还在睡。”

“经常睡懒觉?”

“没有,爸爸都会按时送舟舟上学的。”

“嗯,”齐臻把盘子往周舟那儿推了下,“先吃饭吧。”

刘欣蕊把热好的牛奶端过来,“厚蛋烧是齐总做的哦。”

“嗯嗯!”周舟小小地尝了口,被烫了下,咽下去后小小地惊呼了声,眼睛里蹦出两颗bulingbuling的小星星,“好吃!”

“小心烫。”

“嗯!”

饭吃得差不多,刘欣蕊起身,“我去叫行章起床。”

齐臻叫住人,“不用,让他睡吧,等会儿我送舟舟去学校。”

“这个……”

齐臻转头看着周舟,“爸爸累就让爸爸好好睡觉,叔叔送舟舟去学校好不好?”

周舟想了想,认真道:“好~”

周舟都同意了,刘欣蕊也知道周行章这几天累,不再坚持,把水果和小零食给周舟装好,“路上不许闹叔叔。”

“嗯。”

周行章卡着点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没看见周舟,伸手拿了块厚蛋烧塞进嘴里,“味道还不错,你以前也没做过,新学的?”

刘欣蕊笑笑,把温着的牛奶端过来放下,“哪儿啊,是齐总做的,人家一大早就过来了,舟舟也说好吃。”

“齐臻?!”

“嗯。”

周行章把手里还剩一半的厚蛋烧扔回盘子里,转而问道:“舟舟人呢?”

“齐总送他去学校了。”

周行章深吸一口气,“谁让他送的?自作多情!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人贩子不会半路把那傻不愣登的小东西拐去卖了?!”

刘欣蕊无奈地笑笑,“你想多了。跟齐总吵架就吵架,这么人身攻击可一点都不是大丈夫行为啊。”

周行章一拍桌子,杯子盘子都跟着颤了颤,“谁跟他吵架了?!”

“嗯,你没跟他吵架,”刘欣蕊把热好的厚蛋烧端出来,“这是专门给你留的。”

周行章冷笑一声,端着盘子把厚蛋烧倒进垃圾桶,盘子一撂就上楼去了,走着还给周舟打了个电话,把人训了半天,结果那小兔崽子直接挂了他的电话。

刘欣蕊看了眼躺在垃圾桶里的厚蛋烧,可惜得很。

第14章 遵纪守法好公民(下)

周行章搬出来两年都是刘欣蕊照顾的,她之前在周家已经待了很多年,不敢说对周行章有多了解,三四分总是有的,这不就是跟朋友吵架后闹小孩子脾气呢吗?

齐臻看着稳重,虽然冷淡了点,但是气质很好,就是以前也没听谁提过,可能是新交的朋友吧,而刘欣蕊让齐臻进门,对人也比较和气的关键在于周行章的态度。如果真是讨厌甚至是仇人,周行章绝对会利落地把人处理掉而不是让人天天在眼皮子底下转。

车上,周舟挂了电话,把手机收好,有点犹犹豫豫的,“齐叔叔……”

“嗯?”齐臻听见刚才的对话了,周行章明显对他的行为很有意见。

“你跟爸爸……以前是不是认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