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7章

第7章

齐臻一个人住,只请了个钟点工定时打扫,他也不怎么在家吃饭,厨房锅碗瓢盆都是冷的,不过话说回来,齐臻厨艺是不错的,他就做过两三次,也只是为了测测原主的厨艺,不过现在看来,原主的这个技能点对他来说是没什么太大的用处,做饭对他来说就是浪费时间。

他最近几天正在处理公司冗员的问题,齐东来比较随和,对一些现象睁只眼闭只眼,高管往哪儿塞个人之类的更是不怎么管,但是他不行,想在他手底下混日子?想都别想,别处混去。

齐臻看着坐在对面气得几乎要吹胡子瞪眼的董事,该干嘛干嘛,半天了才抬头搭理人一句,“张总请回吧,我辞退的人,绝对不可能再请回来,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想想怎么给令侄再找份肥差。”

“齐臻!”张天利一掌拍在桌子上,“就是你老子坐在这儿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算哪根儿葱?别想着你是齐董的儿子就能把这个位子坐稳了!”

“我算哪根儿葱?”齐臻抬头看向张天利,“当初总裁的任职张总是同意了的,你说我算哪根葱?我能不能坐稳这个位子靠的是公司业绩,不是帮你们安置了多少废物。”

“你!”

“我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张天利一下站起来,“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的,我找你爸去!”

“哦,威胁我啊,您请便。”齐臻面容俊朗,眉眼弧度虽然略温润,但却带着薄削而凌厉的神情气质,这么轻飘飘说话,有种漫不经意的冷傲、疏离和嘲讽,落在对方眼里就跟明目张胆的挑衅没什么两样。

张天利转身就走,一手甩上门,震天响。

齐臻无所谓地转了下钢笔,继续工作,他根本没把这样的人放在心上,这两天找上来的已经不少了,想要情面?抱歉,他最不讲的就是情面。

第7章 瞒着爸爸?

下了班,齐臻拿了外套准备走,出了办公室瞧见助理那儿还亮着灯,就走过去敲了敲门,“还不走?”

韩跃明看着自己的新上司,把文件整理好放进文件夹,“我把文件整理好再走。”

“弄完了吗?”

“五分钟。”

“行,你慢慢弄,晚上请你吃饭。”

韩跃明略一考虑,他也没拒绝的道理,“您稍等。”

齐臻扫了眼室内的摆设,通过这几天相处,他发现这个助理还挺对他脾性的,话不多,但是执行能力、应变能力都很不错,这就行了。

齐臻定了餐厅,餐桌上他没那么多规矩,“边吃边聊吧,我也不绕弯了,你直接跟我说说公司目前的情况,有什么说什么。”

韩跃明点了下头,齐臻的话确实直白,这是明着在拉拢他,“体量大,战略定位不清,冗余多,执行能力低下,又固守传统。”

齐臻晃了下酒杯,“你还挺敢说。”

韩跃明坦然直视着齐臻的眼睛,“齐总最近一番作为难道不是在试图改变东江这艘巨轮的航向吗?”

“是,得改,不过改之前得先把多余的东西扔了。”

“齐总说的对。”

齐臻很欣赏这种态度,饶有兴味地问了句,“你觉得我怎么样?”

韩跃明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道:“有您,东江未来可期。”他知道齐臻大概是个什么情况,本来都打算好真要不合适就辞职的,一个喜欢画画的人能指望人家管理好公司吗?只是没想到新老板会是这样的,跟传闻中一点都不一样。

“你可把我捧得太高了,不过……我喜欢。”

韩跃明笑了笑,仅仅从齐臻最近的动作来看,这位就不是池中之物,手腕强硬,作风利落老辣,跟齐东来走的明显不是一个路子。

齐臻稍微伸长手臂,“合作愉快?”

韩跃明没有犹豫,跟齐臻碰了杯,“合作愉快。”

跟韩跃明初步谈拢,齐臻心情稍微好了丁点,只是看到周行章和一个陌生男人从餐厅出去的时候,他的心情又瞬间跌到了谷底。

察觉到齐臻的视线,韩跃明透过隔间的隔断看过去,又转回来道:“那是周家二少爷周行章和李家的少爷李一平。”

齐臻应了声,“李家那个独子?”

“嗯,”韩跃明补充道,“是个Omega,两人是大学同学,最近两年跟周行章走得很近,李家有联姻的意思。”

“……周家呢?”

韩跃明只当是齐臻刚回来,对有些情况还不清楚,就一五一十交代了,“周行章哥哥周景行,也就是新洲的董事长兼总裁,他对外没有任何表示,而李一平很殷勤,周行章一直不冷不热,据说明确拒绝过,但是情况到底怎么样就没人知道了。”

齐臻收回视线,没过一会儿就回去了,路上买了些东西,又回家拿了几天前托国外朋友买的小玩意儿直奔周家。

按响门铃,开门的是刘欣蕊,她并不认识齐臻。

齐臻只说跟周行章是朋友,正好搬到这个小区,就想着来拜访下,可以问问周舟,小孩子认识他。

刘欣蕊将信将疑地叫了在客厅玩的周舟,周舟看见齐臻,眼睛亮了下又瞬间暗下去,刘欣蕊看这个反应就知道是认识了,可能是闹别扭了吧,她接过齐臻手里的东西,把人迎进来,“行章还没回来,我给他打个电话。”

“不用,突然到访是我的唐突,等会儿吧。”

“好,您先坐。”

刘欣蕊去沏茶,齐臻看着离他两米远的小孩,对这样明显的疏远……有些不爽,他走过去,拿起那个托人买来的小玩具,“喏,在公园的时候看到你在玩魔方,送你的。”

齐臻观察着小孩儿的表情,明明挺感兴趣,但是又很抗拒。

刘欣蕊把茶水和果盘放下,“我得走开一下,您请便。”

齐臻略略点了点头,晚上九点是给纪安讲睡前故事的时候了,没有半个小时的故事,纪安是不会乖乖睡觉的。

齐臻放缓声音,继续问周舟,“为什么不跟我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