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6章

第6章

“可是……可是爸爸说、说……”

“他说什么?”

“他说我没妈妈,妈妈……早死了……”周舟说着,扯了扯齐臻的外套,收起腿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齐臻心里被扎了下,深秋的风吹在身上,有点冷。

小孩子隐忍的抽泣声在寂静的夜里很清晰,齐臻迟疑着,揉了揉周舟的头发,声音有点发涩,“周舟,你妈妈……你妈妈……”

齐臻嗓子干的说不出话来,他能说什么?

他从来没有真正想要一个孩子,他也不喜欢小孩子,周舟……完全是意料之外。他跟周行章总共也没做过几次,他不喜欢,周行章也没强求,满打满算一只手都数不满,他根本没想到自己还能……怀孕,切除腺体后他没有了**期,也没办法被标记,但是身体内部的构造依旧顽强地展现着Omega的天然优势。

但是他的身体早就不适合孕育后代了,周舟瘦瘦小小不是后天的问题,是他从怀孕的时候开始就没考虑过孩子,别说养胎了,计划实施到后期,那段时间他甚至是变本加厉地折腾。

营养不良,先天发育不足,早产,周舟身体弱是因为他没尽到一项应尽的责任,而在生下孩子的第二天他就离开医院将卓艺林约到了布置好的地方,已经拖了几天,他不敢保证再拖下去卓艺林不会察觉到异常而起戒心。

他从来没有好好看一眼这个孩子。

他有什么资格去安慰?

齐臻沉默着,小孩子的抽噎断断续续的,有个十分钟才安静下来,他看见周行章走过来,缓了下心情,站起身,“舟舟挺有警觉,我说送他回去还不上车。”

周行章抱起周舟将人揽到怀里,又把衣服还给齐臻,声音不无嘲讽,“那我倒要谢谢齐总陪我家小孩儿在冷风口吹了这么长时间。”

齐臻只当没听懂周行章的挖苦,“他一小孩子懂什么,这么晚,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周先生都不应该让孩子一个人跑出来。”

“哦,”周行章笑了声,表情仍是僵冷,“轮不到你来关心。”

看着转身就走的周行章,齐臻手臂上搭着的衣服带着小孩子身上的余温和淡淡的牛奶香气,混合着阳光、小雏菊的清新,直到父子俩走过转角他才收回视线。

齐臻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一开始选了个相对鲁莽、而引人警惕的方式去接近,现在周行章对他的敌意可不是一般的大,不过,调查或早或晚总归是省不了的,而能完全瞒过周行章又几乎不可能。

周行章抱着小孩往家走,低声训斥,“不是说了不许把手表摘下来吗?”

周舟窝在周行章怀里,闷声闷气地道歉,“对不起……舟舟洗澡摘下来忘记戴了……”

“出门记得戴。”

“嗯。”

周行章亲了亲小孩的头发,“以后不许随便跑出去,吵架、生气也不行,知不知道?小小年纪学什么离家出走。”

“……嗯。”

回家后,周行章跟焦急等待的保姆刘欣蕊打过招呼就上了楼,他把周舟放在**,想去洗漱,刚走没几步,周舟就从**跳下来抱住了他的腿。

周行章把周舟重新抱坐到**,皱了皱眉,“干嘛?都几点了,睡觉。”

周舟扬起小脸,眉毛眼睛都皱在一起,眼泪汪汪、可怜巴巴的,“爸爸别生舟舟的气……”

周行章蹲下身,脸色没缓和多少,“还找不找妈妈?”

“不找了,”周舟眨了下眼,泪珠子串成串儿落了下来,“舟舟要爸爸……”

看着哭得惨兮兮的儿子,周行章叹了口气把小人搂到怀里,“舟舟乖。”

周行章抱着周舟哄了半天,本来他以为小孩睡着了准备把人放到**的时候,小孩子模模糊糊地问,“以后……再碰到……齐叔叔,舟舟能跟他玩吗?”

周行章直截了当拒绝,“不能。”

“哦。”

“舟舟喜欢他?”

“不知道,就是……”

“就是什么?”

“他没把舟舟完全当……当小孩子……”

周行章拍了拍周舟的背,眼神幽幽暗暗看不分明,他现在是真的搞不清楚齐臻到底几个意思,他和这个人以前也没有任何交集,顶多就见过几面,齐臻这是要干什么?“以后再看见他绕着走。”

“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还有,不许跟他说话。”

“……”

“舟舟?”

“……舟舟睡着了!”

“嘿你小兔崽子!”周行章把小孩往**一放,故意冷着张脸去吓唬人,却被小孩子突然捧住了脸。

周舟睁着双大眼睛,眼眶还有些红,声音还有些哑,却认认真真道:“妈妈不要我们……没关系,舟舟会一直跟爸爸在一起的……爸爸乖,不难过……”

周行章看着容貌跟那个人像了七八分的小孩子,怔了怔,突然卸了力道,将周舟虚虚拢在臂弯里,把头埋在孩子稚嫩的颈窝处,没说话。

一室静默。

齐臻忙着公司的事情,中间也从家里搬出来独住了,鬼使神差的,他选了离公司挺近的一个高档别墅区,就在景水华苑,既然周行章的戒心已经有了,他现在再藏着掖着也没意思,索性就大大方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