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2章

第2章

而这天下午,刚两点外面就喧闹起来,被簇拥着走进来的一男一女贵气雍容,看上去非富即贵。

“齐臻”兴致缺缺没什么表示,那女的小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眼泪就开始往下掉,“宝贝你可吓死妈妈了,刚才听说你从山上摔下来我都不知道……”

“齐臻”眉眼猛地一沉,用力甩开女人的手,“别他M叫我宝贝!”他受够了这个恶心的称呼。

这段时间他还是第一次表现出这么大的情绪波动,冷冽的、属于alpha的信息素在狭小的室内弥漫开,医生和那个唯一的小护士虽然闻不到信息素但都被这样的态度吓了一跳,女人似乎被吼傻了。

跟在后面的男人揽过妻子的肩,沉声道:“齐臻,她是你母亲,你就是这么跟你母亲说话的吗?”

Alpha极具压迫性的、尖利的竹木信息素压在“齐臻”身上,面对着原主的父母,他也没收回自己的信息素,以他现在的身体水平,根本对其他人造不成太大的影响,他浑不在意地笑笑,“用信息素去给一个病人施压,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儿子的吗?”

女人一听才知道自己的alpha做了什么,忙开口阻止,“东来你做什么?!儿子还病着呢你快别这样!”

齐东来被妻子说了一通,也绷不住了,把准确施加在齐臻身上的信息素全都收了起来,笑道:“你别生气啊,我就是跟他开个玩笑,三四年没见你看他说的这叫什么话。”说着,他还瞪了瞪自己不争气成天就知道往外跑、画画、往外跑、画画的儿子。

文静雅拍了拍齐东来的手,“好了,我们来之前不是说好了?”

齐东来哼了声,瞥向自己沉默的儿子,“兔崽子,这回说什么都得跟我们回去听见没有?”

文静雅把人往外推,“你出去吧我跟儿子说,刚才来的时候不是看见有棵树挺好看的吗,你去看看再帮我拍几张照片。”

文静雅关上小隔间的门,又把帘子拉上,才坐到床边柔声问道:“身上的伤怎么样了?我刚才问过医生,他说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妈妈不放心,我们回去了再仔细检查检查。”

“齐臻”冷了脸,“我不回。”

看着有些陌生的儿子,文静雅心里也难受,“妈妈知道你不喜欢金融不喜欢商业,也不想打理家里的公司,但是,小臻,爸爸几个月前查出来心脑血管不好,再把担子压在他身上是要他的命啊。

“你也长大了,爸爸妈妈尊重你的爱好让你自由自在了这些年,但是人生来就有自己的责任,该担起来的时候也要担起来,小臻不是没有担当的人,你也不想以后想起来心怀愧疚对不对?就算是回去了,你想画画还是可以画,什么时候不忙了,你还可以去度个假啊。

“跟爸爸妈妈回去,好不好?”

文静雅的神情温和柔软,语气轻柔,“齐臻”看着眼前并不年轻的女人,突然就想到了自己的父亲,而且说到“愧疚”,他确实……

半晌,他轻声道:“我考虑考虑。”

“好,今晚我们就在小镇住下,你慢慢考虑。”

晚上,“齐臻”躺在**半天睡不着,就起来一个人去了诊所后面的小山坡,他寻了块石头坐下,望着邈远而浩瀚的星空,陷入了沉思。

他的一辈子就像个笑话,黑色的,并不幽默,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

短短二十八年的人生,前七年,高高在上的alpha折磨着他们父子俩,玩腻了就借口疗养身体连带着他一起送到了国外,精神错乱的父亲放了把火,然后从楼上跳了下来,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死了,只有他知道那是复仇的开始。

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摸爬滚打,获得第一笔资金,创办公司,跻身名流,带着父亲回国复仇。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就算是用自己的身体去换也无所谓,只要有用。

他成功了。

不仅报了仇,还将他自己罪恶的过往也一并都烧光了。

他这辈子没什么好后悔的,路是自己选的,是非对错当然也要自己来背。

他不欠别人什么,即便是只有七岁小孩智商、终日只能依靠轮椅代步的父亲,他也不亏欠。

“齐臻”望着虚空处的某一点,神色莫名,他不后悔,却有愧疚。

他唯独亏欠那个人太多。骗了人的身体和感情,留下大小两个拖油瓶,是他仗着那个人的感情……胡作非为。

或许,他应该回去看看自己的父亲,也看看……那个人和孩子过得怎么样。

他不是拖沓的人,决定好之后,三人第二天就离开了。

车上,文静雅去拉儿子的手,“这几年你在外面,咱们那儿变化可大了,你估计得好好适应新的生活,我们家小臻这么棒,一定没问题!”

齐臻不着痕迹地抽出手,淡漠地点了点头,他望着窗外后退的街景,丝丝缕缕的期待不可抑制地从心底浮上来,新的身份,新的生活,抛下充满痛苦、不甘、仇恨,阴暗到无法回首的过往,他真的能有一个新的开始吗?

只是,这些疑问在齐臻拿到手机、看到显示的日期时都被暂且抛到了脑后。

2020年?六年后?!!

第2章 物是人非事不休

六年的时间能改变太多东西,齐臻不得不担心他父亲的身体状况。纪安的身体在出国的时候就不是很好,尽管后来一直在休养,但是回国时候医生给出的期限不过是再活七八年,这样算来,他父亲不是……

齐臻用了三天时间把原主的社交圈子理了一遍,除了一个好友之外没什么复杂关系,能用得上的也不多,网上能查到的新闻里关于周家的也不多,周家低调,他也只能查到发展得不错,都是些官方的新闻,几乎没有涉及到私人层面。

他在网络上利用以前的人脉找人调查,等待结果的时候也抓紧时间了解齐家的环境,想重新开始,等着被动挨打可不是他的作风。

齐家九代单传,都是alpha,相对来说也就没有乱七八糟的亲戚关系,对这点齐臻很满意,尤其是他alpha这个身份,他以前求却不能完全实现的东西现在却以近乎荒谬的方式得到了。

倒是文静雅这边的关系有些复杂。文静雅是文征明的亲妹妹,齐东来当年为了娶这个beta可没少折腾。而文家和周家又是世交。

齐臻意味不明地笑了下,还真是……巧合。

消息很快传回,齐臻看着文件里的图片和收集起来的新闻,微微松了口气——周行章把小孩子跟纪安都照顾得很好。

照片拍得有些糊,也比较远,那边发消息说不好拍,他们已经被发现过一次,这些已经比较好了,再跟下去怕是老底儿都得给掀了。

齐臻了然。

他从不怀疑周行章的侦查、反侦察能力,当初他也正是看中了对方的能力,年仅十八岁的天才少年,精通网络技术,不止在国内没几个对手,在国际上也是个中翘楚,想知道什么,只要有一点蛛丝马迹就能顺着网络找到隐藏在后面的东西,也因此到了后来他的一些资料都是单独存放在一台从没联过网的电脑里的。

跟何况,周家、卓家、文家三家是世交,卓艺林的儿子、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卓越又很崇拜周行章,选择周行章来接近卓越是一条捷径。

小孩子,好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