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章

第1章

文案:

齐臻回国只为复仇,利用同父异母的弟弟,利用一心向他的周行章,甚至为了绊住人给自己下药。而与仇人同归于尽对他来说是解脱。

他谁都不欠,只愧对一个人的真心。

重生到6年后,新的身份,新的际遇。

内向的小可爱儿子,不奶不狼的疯狗alpha一只,齐臻都想要。

【掉马前】

周行章:不谈私人感情不谈恋爱不结婚,离我儿子远一点儿,滚

齐臻: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周先生不觉得这样很掉价吗?而且……明明很难受,为什么拒绝我?

【掉马后】

周行章:再来一次?

齐臻【冷漠jpg.】:我累了

周行章:说谎可不是好习惯,以alpha的身体素质怎么可能一次就累了?

齐臻OS:有点奶的小狼狗回来了但是好累肿么办,能退货让那只六亲不认的疯狗回来么?

周行章:甭想了,舟舟还想要弟弟呢

【众:姜还是老的辣,but,疑车无据,请务必再来一次!】

溪溪的碎碎念:

1、ABO,AA,年下,非典型追夫火葬场,崽崽是受重生前亲生的,生子预警;

2、强强互宠;

3、双洁;

4、架空,ABO不平等背景。

第1章 如果死亡有声音

肃杀深秋,天蒙蒙亮,城郊别墅区却热闹得很。

消防车、警车、救护车聚在一起,闪烁不停的红蓝两色灯光刺破清晨的迷雾,一直刺到周行章心底最深处。

他神情恍惚,穿过混乱喧嚣的人群,一直走到地下室门口。

在里面勘查现场的组长摆摆手,让阻拦的人放周行章进来,他在周行章肩上拍了下,沉声道:“还是别看了。”

什么都没了,看什么看?

周行章就像没听见任何声音一样,走到画好的痕迹固定线旁边,呆滞地蹲下身,半晌才伸出手指想去触碰,然而还没碰到就又收回了手,像是被灰烬的余温烫到了一般。

白日不甚明朗的亮光从门外透进来,灰烬中闪起一点刺眼的白光。

周行章颤抖着手将那个小东西捡起来,瞬息之间,钝痛撕扯着心脏直到演变为绵长而不断绝的剧烈疼痛,仿佛是把一颗已经伤痕累累的心从高空抛下,落在礁石上摔得稀烂,又风干了磨成粉末,被海浪卷进无尽的深渊。

而周行章、自始至终沉默着。

站在一边的小警员清楚地看见那个年轻男人手里拿着的、是一枚戒指。

……

纪维谷没想到自己还能醒过来,他准备的燃料绝对把一切都烧干净了,他根本不可能还活着,他是个绝对的唯物主义者,向来不信怪力乱神那一套,什么天堂地狱不过是杜撰出来的虚假东西,只是身体各处传来的痛感鲜明而不容忽视,看着堪称简陋的小诊所,他自嘲地笑了声,却又牵动了脸上的擦伤。

——他也绝对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然而,下一秒,一个尖利的女声叫了起来,伴随着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嘈杂,紧接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进来,按着他就是一通检查,嘴里还不住地嘀咕明明都没心跳没脉搏了怎么突然又没事了之类的。

纪维谷偏头,对着的正好是小诊所隔间的玻璃,只一眼他就从上面映着的人影里看明白了,他这是占了不知道哪个刚死的倒霉鬼的身体。

还活着?

还活着。

还活着干什么?

纪维谷疲惫地闭上眼,任由医生啰里啰嗦地继续检查。

躺了三天,他都是昏昏沉沉的,一周后才好一些,只是精神依旧不怎么样,不过也从周围人嘴里把“自己”的情况弄清楚了,也对原主的性格有了个初步的认知。

齐臻,不知道哪儿来的,温和内敛,跟人相处并不热络,在这个没落的特色小镇上开了个小画廊,进山采制作颜料需要的植物时摔下了山崖,被送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只是没想到突然又活了过来。

他活着只是为了复仇,现在仇报了,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这么阴差阳错又让他活下来,有意思吗?还是个他以前求而不得的alpha.

要多讽刺有多讽刺,还不如直接烧成灰死了干净,重生到齐臻身上干什么。

“齐臻”情绪不高,小诊所都是熟人,还有小镇上的人,轮流地带着东西来看他,每个人还要安慰几句鼓励几句,听的烦了他就把人都赶了出去,管什么好心坏心,总归都是看热闹的。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