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原图的诅咒
字体:16+-

第95章 大结局

第95章 大结局(1/3)

“什么?避鬼衣?什么鬼东西?你怎么知道的?”熊鑫炮弹式的追问。

“在找血灵草的时候见过。”林国青后面的两个子被淹没在巨大的凄厉声中。外面那凄厉的笑似乎就在自己耳边发出。

窗外亮了,纯纯的白色。

许多透明的白影快速飘起,越集越多。样子扭曲怪异,有口有眼。

颖之和乐乐也跑了出来,本要开口说话,见大家都已经站在客厅,急忙跑到大家身边,惊恐的看着外面。

“那些是什么鬼东西?”熊鑫问道。

可灵把衣服交给颖之,手中的剑已经泛起幽幽蓝光。

“‘笑莫如听鬼哭’这句话听过没?”

“听过。你别说外面那些是鬼啊?”熊鑫咧咧嘴,看着外面。

可灵以剑指天,身子发出丝丝光亮。

“他们不是鬼。”可灵说道。

听得这话,熊鑫稍微放松了点,可立刻又被可灵的话吓得汗毛直竖。

“他们是怨灵,比一般的鬼要厉害。”

话说间,已经有一道背影钻了进来,直向可灵袭去。

剑光一闪,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过后,那到白影消逝了。

“开始我以为这些怨灵只是从地狱逃出来而已,却忽略了他们居然是黑魔召来保护自己的。生死就在此一战了。”可灵说道。

看着外面无数的白影,把夜空照得亮如白昼,熊鑫心中大骂:战锤子啊,老子一不会法二不会道的,拿命战啊?

可灵将两把短剑扔给熊鑫和林国青,道:“能杀多少杀多少,熬到天亮再说。”

林国青接过泛着丝丝蓝光的短剑,握在手中,感觉心中人血沸腾,如有神助。可是一看表,顿时斗志失去了一半。

话说林国青看了时间,离天亮还有三四个小时,就算坐着砍也挨不到天亮,何况随时要躲避怨灵的成群结队的攻击,这样根本就无法坚持到天亮,心中燃起的斗志顿时消散不少。

顾不及想过多,怨灵已经一团团的飞入,说也奇怪,它们只是攻击可灵、林国青和熊鑫,而对乐乐颖之秋毫无犯。熊鑫不禁惊疑,难道可灵递给她们的那件破衣服还真能挡住怨灵?可是来不及多问,三个人已经给怨灵给分开围住,挤满挥剑招架,唯恐被怨灵钻入身中。

这怨灵乃大凶之物,能力在鬼之上,几乎达到魔的境界,由于身份特殊,且怨气极其重,加上三点乃是最阴之时,怨灵此时攻击,自然如虎添翼,一般的灵力法术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它们。熊鑫和林国青挥剑招架,却不知可灵给他们的这两把剑其实非同小可,可不是一般的桃木剑或者是开过光注过法的剑,而是祖传下来的短剑,据说是祖上一得道高人特意炼成的伏魔剑,专门用来克制戾气重的冤鬼和怨灵。可是这剑有一个缺点,没折杀一个怨灵,其中能力就会折损一部分,等杀的多了,最后就和普通的剑无异,那时候杀猫杀狗还可以,可是连一般的鬼也奈何不了了,又和谈是怨灵。

次战遇到无数的怨灵,不用等到天亮,剑上灵力一失,众人必将丧命。可灵自然也知道这些,可是他没有作太多解释,这个时候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可是他也奇怪,按理讲那件避鬼衣是无法抵挡怨灵的攻击的,可是为何怨灵却丝毫没有理会颖之和乐乐?

他看得清楚,开始的时候还有几个怨灵飞向她们两个,可是到达身边的时候却嘶叫一声反攻回来。颖之和乐乐颤抖的看着眼前的一道道白影不断的涌入,又不断的在可灵、林国青、熊鑫三人的剑下消失,对她们两却没有任何攻击,也以为是可灵的这避鬼衣起了作用。

乐乐记得费雨凡的那件衣服,几乎和这件一模一样,鬼神无近,刀枪不入,着实厉害。再看此刻怨灵真的没有对颖之她两发动攻击,心中对自己的处境却也没有多少担忧,倒是担心起正在挥剑砍杀怨灵的三个男人。

林国青、熊鑫手中的剑蓝光逐渐微弱,起初两人也没有作过多思考,可是后来发觉,起初的时候剑之所到,怨灵瞬间消失,可是到后来,连刺几剑,那怨灵却没有如此那般消失,只是飞弹出去,并没有灰飞烟灭。

“可灵,怎么杀不死它们了?”林国青红着脸,喘着粗气和可灵靠在一起。

可灵扭头一看,林国青短剑上的蓝光已经几乎消失。顿时脸色一惊,砍掉几个飞来的怨灵,说道:“剑没有神力的。自然伤不了它们。”说话间,却见鑫鑫一身声惨叫,在地上直打滚,周身被白影包围。

“不好,如果被怨灵侵入体

内,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他了。”可灵大叫一身,飞奔过去,手中蓝剑一挥,熊鑫周围的白影顿时全部消失,同时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

刚救起熊鑫,还来不及说话,却又听得乐乐和颖之同时尖叫起来,林国青也杀猪般叫起来。一回头,只见林国青已经被十几个白影裹住,已经漂浮在半空,向窗外飞去。

情势紧急,来不及多想,可灵灵指一挥,剑上原本一道白光顿时化作一团,手一用力,一团蓝光裹着剑飞了过去。伴随着一阵尖叫,裹着林国青的白影也化作青烟,林国青重重的摔在地上。只见他口角带有血迹,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噗的声,喷出一口黑色血液。可灵奔过去,双手一合,两掌推出,打在他的胸口上。同时右脚抬起,直向林国青下**位踢去,看他脚的速度,力道绝对不弱。吓得颖之和乐乐捂着嘴巴叫起来。

这可灵该不是疯了吧,林国青已经受伤,他击打人家两掌不说,还狠踢人家下阴,难不成想让林国青断子绝孙?

此时,五个人已经围在一起,彼此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和感受着他人的呼吸。

“喂,他和你有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啊,下手用不着那么狠吧?”熊鑫看着有些昏迷的林国青,惊疑的问道。

“你懂什么,我是在救他。”可灵说着,又在林国青的耳尖、睛明、人中、乘浆等穴位上一阵拍打,最后伸出食指、中指在肚脐部位又点了一下。

“他怨气入体,如果被封住12气穴,那就死定了。”可灵说道。

每个人都一脸的不解。

“那你又拍胸又踢下面的,这算什么?”熊鑫问道。

可灵看了他一眼,道:“都说了解开十二气穴,当时情况紧急,不用脚还要我用手啊?说了你们也不知道,这么说吧,头上七窍你们知道,胸二孔,带脐三孔,加上下面的,就是十二气穴了。”

熊鑫还在心中盘算,颖之和乐乐却突然红着脸低头不做声。他突然一句“哦,我明白了”叫出来,不禁找来一阵白眼。

解释完这一切,才发觉自五个人在一起后,怨灵就没有在进攻。一看,满屋子都是白的一片,如何一个夹道、缝隙里斗飘着几道白影,飞来移去,甚是吓人。好在他们只是似笑非笑的尖叫,却没有进攻。

可灵也惊奇,他们怎地就不进攻,难道今天这件避鬼衣真有神助?看着颖之手上的避鬼衣,伸手拿过,却不料突然一阵疾风卷来,避鬼衣瞬间飞出窗外,消失在外面的白影群中。

众人大惊,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难道只有等死的命?

外面一道极其刺眼的白光亮起,飘起一个极其诡异的白影,全身似乎都是窟窿,还冒着一团团的火焰,唯有两只若隐若现的血红眼睛,显得和那一身亮白格格不入。

他手中拿的,正是刚才飞出去的避鬼衣。只见他双手一撕,避鬼衣顿时化作碎片,飘散在空气中。

“你妹的,老子的东西就这样被你毁了。”可灵一声大骂。手指一抬,一道蓝光射出,直飞向那个诡异的身影。可是,可灵放出的那道蓝光,却直接飞入那白影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颖之疾呼一声,这一幕她自然见过,就是在复活镇斗那个百头魔鬼的时候,可灵射出的光也是就如此这般消失了。她心中不禁害怕,难道外面这个黑影就是那个百头魔鬼?

正想着,听得一阵犹如竹子破裂之声,抬头一看,外面那白影果然突然出现了许多个脑袋,奇形怪状,每个都是诡异之极。

颖之知道这鬼怪厉害,可灵上次也是用他所谓的龙灵的血才勉强将其打伤逃跑,现在大家都赤手空拳,连一般的怨灵都对付不了,又如何抗拒外面的魔鬼呢。心里紧张,不由得紧紧地抱住乐乐。乐乐没见过这东西,心中的恐惧不亚于颖之,也紧紧地抱着对方。

林国青和熊鑫无措的看着可灵,期望他有什么可行的方法,却看见可灵也一脸沮散,似乎毫无办法。

众人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突然黑风四起,五个人本来站在一起,冷不防刮起这么一阵黑风,顿时被吹散开来。这风力之大,足以将人卷离地面。林国青被卷飞起来呢撞到墙上,再摔下来,手撑着地喷出一口血水。熊鑫则直挺挺的倒在地上随风而滚,看不出有挣扎的痕迹,此刻不知道是死是活。可灵还好,脚下向钉在地板上一般,稳稳的毫无动摇。

乐乐和颖之本来抱在一起,可是见得黑风突起,吓得一跳,本欲使力抱紧的双手却如被击打

般松开了。颖之脚一悬空,被风卷着飞了起来,直向窗外飘去。颖之大声惊呼,可是声音在狂风中显得异常微弱。可灵看在眼中,手中去任何器具,徒然去救只会白白折送了两人的命。

乐乐见颖之飞向窗外,全身已经被无数的白影包裹,顾不上恐惧,大叫一声追了上去。借着风力,整个人也飘了起来,正好抱住颖之。这是,听得一阵响彻天地的叫声,只见屋中怨灵尽皆消失。乐乐和颖之身上还散发出阵阵略带紫色的光。光之所向,所有怨灵尽皆躲避,稍有迟疑者,立刻魂飞魄散。见如此情形,外面那个百头魔鬼似乎看出了其中利害,怪吼一声,招呼着其他怨灵撤退。只一眨眼的功夫,外面所有白影消失了,夜空,再次恢复了黑暗。

怨灵一走,乐乐和颖之也从空中掉落下来,两个人哎哟一声,拍着衣服惊魂未定的站起来。看到对方没事,这才稍微放心。

林国青此时也站了起来,看着地上不动的熊鑫,他顾不上去和可灵讨论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急忙去扶起熊鑫,将手指伸到熊鑫鼻前一试,发现呼吸正常,这才放心,拍着他的头将他弄醒。

原来刚才黑风突起,熊鑫冷不防被卷飞,未想落地时后脑撞到桌角,昏了过去。此时两人也走到乐乐、颖之和可灵身边。

“怎么回事?吹吹风就撤退啦?”熊鑫道。

可灵咧嘴一笑,指了指乐乐的胸前。熊鑫、林国青、颖之这时才发现,乐乐胸前那个圆圆的存放着血灵草的小碗般大的珠子,正发出淡紫色的光。

“这个?是它救了我们?”熊鑫惊异的问。

可灵点点头,说道:“龙灵的精魄加上血灵草的力量,就算是黑魔复活成功也惧怕三分,这些个小妖小魔的,接触到就只有灰飞烟灭的命。”

看着乐乐胸前的珠子,大家齐叹好险。如果没有它,恐怕枉死城又多了五个怨灵。

这一闹,大家谁也没有心思在睡觉,都坐在沙发上聊些不着边际的话,尽可能让气氛活跃一些。时间过去,人总得休息,聊着聊着,都横七竖八的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清晨的阳光照进屋中,五个人才相继醒来,走到窗前一看,外面金黄色全是灰尘,不知道厚有几许。街道的树木,已经毫无绿色,都被黄灰覆盖了,就像在垂死挣扎。

“怎么回事啊,哪里来的这么多灰?我们难不成一觉醒来来到黄土高原还是来到沙漠了?”熊鑫看着外面萧条的景象,一口气吹出,阳台上的灰顿时飞起。

可灵没有回答,而是掏出手机,啪啪啪的按了一阵,也不知道他看到什么,那脸色活像死了亲爹。

“怎么啦,看到鬼啦?”熊鑫说着,凑过头去。林国青、颖之、乐乐也挤过来看。

才发现可灵上的新闻网,上面头条新闻是:全国出现诡异沙尘暴,北京城几乎被沙尘覆盖,因为猝不及防,遇难者不计其数。全国各地,包括江南水乡一代,到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沙尘暴,为历史所罕见。至于发生的原因,专家们正在讨论分析,想在还没有结果。

看着这个新闻,众人都面如土色。

“安兰的诅咒开始了。”可灵如临死神一般。

“什么?安兰的诅咒?”

“没错,她诅咒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现在漫天黄沙,天已经荒了。等待我们的是地老和海枯石烂。那时候,除非主管冰霜雪雨的龙灵四圣齐聚,恢复凡间的活力,否则,三界即将颠覆。这不是传说。”可灵幽幽的说。

听了可灵的话,没有人不唏嘘。

“地,地怎么老啊?”

“所有生命死亡,人间化作地狱,大地没有了生命,它当然就老了。”可灵看着窗外,继续说道:“只有等待龙灵四圣了,我们现在毫无办法。”

嘟嘟嘟嘟,可灵的手机一阵震动,是一条短消息,众人聚头一看,上面写道:文冰和秦霜的魂魄被雌雄阴煞带到地狱了,现在只剩下躯壳。我希望你来帮助我,让我灵魂出窍,去地狱救回她们。

“她们?这谁发来的?”乐乐惊出了声。

“是寒若雪。我们必须尽快和她汇合,在黑魔和安兰结合前救出她们,否则一切都没希望了。”可灵将手机放进衣袋。

“可,我们去哪找她?”

“湘西!”

“你怎么知道?”

“这不重要了。”

可灵边说边走进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其他人也各自散开,收拾东西。其实跟本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

踩着厚厚的灰尘,看着死一般的城市,五个人向城外走去。

(本书完)

(本章完)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