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原图的诅咒
字体:16+-

第49章 城楼尸灾1

第49章 城楼尸灾1

简单的询问了颖之了乐乐的状况之后,得知她们都无甚么大碍,熊鑫遂把注意力放在鉴定中心的监控录像中,因为这关系到许多人的生死存亡。虽然这里的一切几乎证明鉴定中心的人可能被害了,但是不排除她们躲避起来的可能,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在录像中找到一些线索。那个佝偻的女子和怪异的蒙头男子一起走进大门后,这怪异的模样的确引起了门卫的注意,一个门卫出来问明情况,可是事情就在这个时候毫无征兆的发生了,那个狗一样的小怪不突然蹿起,一口咬住了门卫的脖子,里面的其他门卫大概也发觉不对劲,都拿着警棍出来查看,可是就在这时,那个高大的男子伸出双手,两只手分别掐住了两个门卫的脖子,快速把他们推进了门卫室里面,跟在后面的三个门卫也被推了进去。这个时候,枯瘦的女子才走进门卫室,那只狗则咬着那个门卫的脖子把他拖进了门卫室。

众人都惊呆了,这么小的一只狗,居然可以拖动一个体重不在一百七十斤以下的人,这力气实在大得惊人,非一般的狗可以比拟。进去了一阵子,里面的情况录像没有拍到,大家都猜想得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那只狗出其不意的咬住一个门卫的脖子最后还有能力将其拖入室内,这血淋淋的一幕就足以证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绝对也是如此这般血腥,绝对令人头皮发麻的恐怖事件。时间过了一分钟左右,那个枯瘦的女子出来了,后面是那只狗,比起进去的时候,这狗似乎全身都是湿漉漉的,全身红色,还有红黑色**不断的淋在地上,就像是刚从血池中爬出来。大家看得一阵心惊,难道门口那几个门卫就这样被杀害了。

刚看到这里,去门卫室查看状况的同事也回来了,他们满脸愁云,略带愤恨,因为他们看到的那几个门卫,所有人的心都被撕扯出来了,不知所踪,而且,根据上面的伤口,一眼就可以判断出,那个伤口的伤害来源绝对不是被什么利器割开的,而是被咬开的。

“是被狗撕咬的么?”熊鑫问,同时让同事们看镜头里那个已经被拉近放大的狗。

谁知来报告的同事却摇头否认,脸上写满恐惧和不可思议,“不是狗要开的,也不是其他动物撕咬开的,伤口上面的牙痕是人的。”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熊鑫也觉得这太离奇诡异了,他把录像倒回来到那只狗撕咬住那个门卫的画面,指着上面说道:“看清楚,这是一条狗,不过有些怪异。你们检查过这个门卫脖子上的伤口么。”

负责查看的那个同事这时候脸色都微微泛红,又变得有些青紫色,他点头道:“我不会看错,他脖子上的致命一击确实是人的牙齿咬断喉咙所致,而且那个门卫并没有立刻死去,还挣扎了许久才死去的。”说的同时他还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喉咙。这个动作,让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脖子,生怕自己也会被咬到。熊鑫看出了大家的惊恐,不过这终究是要面对的,他把录像快进到那三个怪胎从门卫室出来时那里,枯瘦女子身上没有什么变化,没少了东西也没多一滴血。

突然,她抬起头,正面面对着摄像头,似乎是在故意展示自己,大家都看得真切,那那是一个女人,根本就是一具女尸,一具早已干枯不腐烂的女尸,她脸上似乎就有一层一撕就能扯掉的皮,有点灰白,也有一点血色。从她的装束里可以看出,这真的就是文教授楼兰出土的那具保存相对较完好的女尸,只是也以前初次在录像里出现不同的事,她的动作似乎更协调了,不那么机械,而且,她的脸色虽然还是一副死人脸,看着都觉得不吉利,但是,和初次相见时比,她脸上上变的厚重了一些,也比较有人气一些。跟随者那古尸,那只怪异的无皮五毛狗也把整个头对着摄像头,还吐着舌头,那表情极具挑逗。熊鑫算是看清楚这张脸了,这根本就不是狗脸,而是变形了的人脸,特别是那双眼睛,熊鑫觉得特眼熟,细细一回想,才发觉这不就是早已死去多时又化作僵尸的王二溜么,怎么突然间尸体会浓缩得像狗那般大呢。他记得当时负责王二溜尸体的那一伙人全部力气死亡,万二溜的尸体也不翼而飞,此刻却突然化作一只狗出现在这鉴定中心里,还一出场就咬死一个门卫,看来,所有的门卫的胸口都是被这个怪物撕咬开把心脏叼出来了。大家想着都觉得心中作呕,这恐怖的一幕,要是真被录像拍到的话,那一定是这个世纪最吓人的视频。

难道鉴定中心的人都被这三个怪胎杀害了,可是,这里面也没有血流成河啊,这么多人起码也总会有人反抗的啊。难道,那些灰尘真的是人肉粉末?熊鑫搓搓手指上的灰,开始去思索他最不愿面对的一幕。

门卫出事后,后面还有人陆陆续续的进来,可是没有人注意到里面的门卫其实已经都死了。这也无怪,关天化日的,谁会曾想在里面姿态有些不端正的门卫居然是已经魂归九泉了,当时熊鑫一干警察也没有去怀疑里面的人是死是活,更何况是进出的普通民众,他们倒是希望门卫少理他们呢。大门的监控录像看到这里,没有什么事情再发生,时至目前,没有一个人出去。警察们的心有些发凉,这就说明,没有人从这里逃出去,也没有看见那个古尸和王大从这里出去,这就说明,里面的人也许全部遇难,最好的猜测也就是他们跑到什么地方躲起来。而真正让警察们心底发凉的是,古尸现在还可能在这大楼里面,也许就躲在某处和他们一起看着录像呢。好几个人都想到这一层面,回头向身后看了看,生怕身后真就站着一个枯瘦的尸骸和丧尸般的硕大的男人,还有那只杀人的人面狗。

监控录像转到了大楼里面,所有的监控的对象都是走道里的,屋子里是没有安装的。这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工作人员在里面工作,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一点个人隐私都没有,这是不可能的,所以监控自然只是针对走道这样大众化的场所。那个古尸走进第一层楼,身后是王大和那只狗,他们走进了每个房间,里面的情况大家不得而知,但是,看到他们出来,就可以想象得到里面会发生怎样的惨状。在一楼,没有任何一个房间有人出来。她们来到二楼,依旧是进入每个房间,这看到次出事了,一个年轻的女子一脸惊恐的从里面撞出来,看她的样子,绝对是在尖叫。大家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其实是很希望这个女人能逃出去。随后而来的,是那只怪异狗,它速度极快,很快就追上了逃出来的女子,待女子回头的刹那间,它猛的窜起,正咬中女子的喉咙,那女子在地上痛哭的挣扎了好长时间,才慢慢的没有了动作。

“还有天理吗,这到底是什么怪物。”一个警员拍案而起,满脸怒气。大家也都愤怒,看着录像,也恨不得伸手把里面的女子就出来,可是,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谁又可以改变呢。

女子死后,那只怪异狗依旧把她的尸体拖进了她跑出来的房间,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迹。

“不对啊!”突然有一人说道。

“我也觉得不对,你说说哪里不对了。”熊鑫抬头问,还把录像点了暂停。

刚才拍案而起的那个年轻警员怒道:“当然不对了,人都死了,这难道是对的么?”

熊鑫理解他的心情,作为一个负责任的警察,看到这样的情景,心中自然会愤恨。不过,这也是做警察的大忌,这样很容易被冲昏了头脑,有些时候不利于案件的调查,特别是一些栽赃嫁祸的案子,表面上看就是那个人所为,证据确凿,实质上则不然,如果这个时候不能正确的判断,让自己保持一颗冷静的心,那么错案就有可能发生了。

“确实不对,你们看,上面有一道血迹的,可是,我们进来大楼这里后,没有看到有血痕。”还是那个最先提出“不对”的那个警察说。熊鑫同意他的说法,自己也觉得这有些奇怪,血迹为什么会消失呢。这时候,所有人的脸上都是惊疑,血痕消失了,难道被什么人处理过?古尸杀人,还需要毁尸灭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