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原图的诅咒
字体:16+-

第43章 惊魂一夜

第43章 惊魂一夜

听了吴老头的事情,熊鑫长叹一声,看着此时已经黑去的天,在这小山村里真的是进去了黑夜,根本不像在城市里,挑眼看去还能看到许多景色,在这里,除了看天上的星星,就只能看一旁的灯光,远处的风景虽美,但是在晚上它们也睡了。

老村长安排熊鑫就住在这个破宅子里将就一晚,村中的风俗,来吊祭死者的远方朋友,是不可以单日离开的。今夜是回魂夜,七村八寨的人都来了,许多人也都守候在这里,也算是给吴老头送最后一程,不过老村长特别强调,无论晚上听到什么怪异的声音都不可以回答或者是问,更不能有什么肢体上的举动,只能静静地听着,否则回魂的鬼就会找不到回去的路,就会跟着那个吵到他的人,一辈子甩不掉。熊鑫虽然不怎么相信鬼神,却也听得心里发毛,好在老村长说大家都是住在屋子里面的,铺都是达在地上,所有人滚在一起睡,这下他也就放心了许多。进屋子的时候,他的手习惯性的在墙面上摸了摸,却发出一阵沙沙声,才发觉农村里的屋子正面都是由木板专修的,这样又美观又容易雕刻各种造型,上层镂空的木窗也可以使白天有光线照射进去,不至于屋子里面太黑。

熊鑫谁在一群人中间,这里的空气实在让他有些受不了,先不说他从来没有和这么多人睡过,村民们干活回来一般都没有热水洗澡,也就这样裹着衣服睡下了,一群人的味道交杂在一起,实在让他有些受不了。不过他也不能怎么样,老村长说了这是习俗,不得破坏,否则,跑到车里去睡只怕是要强好多。最要命的是,谁在他两旁的两个乡民都喝了太多的酒,喷出来的不是二氧化碳或者体内其他废弃,完全就是酒精的蒸汽嘛,这可就苦了熊鑫。他把身子转向哪边都不合适,只得直挺挺的仰面朝天的躺着,希望第二天快些到来。抱着马媛睡的感觉实在要比这样子好很多,他于是开始胡思乱想去麻痹自己的对身边“不良环境”的感觉。想着想着也就迷迷糊糊的进入半睡眠状态。

突然,他被一阵声音惊险,他清楚的记得,就是先前自己抓到木板的那个声音。

“唰唰”。

对,就是这声音,就在他们睡着的正前面。

“唰唰,唰唰!”声音一直没有停,从左边响到又边,又从右边响到左边。

熊鑫似乎看到,一个丑陋的看不清面貌的干瘦的老头,长着长长的指甲在抓外面的板壁。

“唰唰!”

声音没有停止,熊鑫的心越跳越快,呼吸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又是一阵响声从自己的头前划过,熊鑫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现在他不得不怀疑,四周充斥着的汗味是其他人的还是他自己的。

“唰唰,唰唰!”这声音又来了,刚好到他的头前,声音停止了。

熊鑫吞了一口口水,心中暗暗骂道:“你妹啊,我虽然不是真心来吊祭你的,可也不用这么吓我吧。要抓板壁你就抓,可也别在我的头前停下来啊。”熊鑫真怕,怕那个不知道应该是黑是白还是血红的爪子会突然穿过板壁抓到自己的头,这样的话就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了,现在他开始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把头睡朝另外一边。正想着,那声音就在自己的头前响起,熊鑫只差叫起来,他连呼吸都忘了,静静地听着那“唰唰”的声音一点点的向左边一去。等着声音稍微远去,熊鑫的心也稍微放松了点。却发觉自己全身冰凉,出的都是冷汗。

他真想问问旁边的人有没有听到,可是左手边一摸,没有人,他的心颤抖了一下;右手边一摸,也没有人,熊鑫倒吸一口冷气,轻轻的挪了挪身子,伸长手继续摸,还是没有人。

“呼噜”一阵长长的声音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响起,等不急熊鑫的大脑把恐惧的信息传递到肌肤让其作出恐惧状态下的反应,“呼噜”的声音再次响起。熊鑫顿时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刻心,那“呼噜”的声音原来是一旁的一个男子的呼噜声,差点把熊鑫吓得魂飞魄散。他收回双手,护在自己的胸前,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你妹的,这中时候还能睡着,我真佩服你们了。”熊鑫心中暗骂。还没骂完呢,却听到那个抓板壁的声音在门口停住了,然后“咯吱”一声,门居然开了,熊鑫张大眼睛和嘴巴死死的盯着门。

一个黑影,很猥琐的一个黑影从门里面进来了。看着这一切,熊鑫的呼吸不再是连贯的,而是变的一下一下的,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呼吸的频率。心跳的声音更是犹如打鼓,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胸腔被心跳给震疼了。

黑影在门口转一圈,居然朝熊鑫的方向走来,摇摇晃晃的,就像一个少了半个腿的身体麻痹的人在走,熊鑫突然想起了王二溜。他的眼睛眨也不干眨,生怕一眨眼那个佝偻的身影就贴在自己的眼前。看着黑影一步步的走进,熊鑫真的害怕他又在自己的面前停下来。

一米,半米,触手可及,黑影一点点的向熊鑫靠近。

“别停,走过去,别停在我这,走过去。”在死亡的面前,任何人都是自私的,熊鑫也一样,他默默的念着希望那个黑影走过去,别停留在自己这里。可是,也许天都要和熊鑫作对,或者命中注定他要遭此一劫,那黑影真就在熊鑫面前停下来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熊鑫连祈祷的心都没有了,就那样看着那个黑影一点点的弯下腰向自己靠近。出于人的本性和作为一名警察的素质,熊鑫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同时左手护脸,右手护胸,一个正踹就踹出去,同是口中喝道:“去你妈的,给老子死远点。”

他本来以为这一脚一定会踹空,可能就像电影里那样踢到空气,眼前的黑影还依旧没什么事情。可是,这一脚却踢到一个肉呼呼的东西,在他的巨大爆发力下飞了出去。熊鑫一招命中,全身的神经都愤慨了,呼吸也由原来的不敢到现在呼的气还没完就开始吸气,频率之快也超出他的想象。更令他想不到的是,那个被踢飞出去的黑影居然“哎哟”的连叫数声,接着就是咳嗽和痛苦的嚎叫。熊鑫愣住了,自己居然可以踢到鬼,还能把它踢疼了?

“怎么啦?”有人终于开口了,啪的一声开了电灯的开关。

熊鑫一看,顿时又怒又气又尴尬,同时也觉得解气,躺在地上叫苦的居然是自己刚才辛辛苦苦摸索着希望给点反应那个睡在自己身边的人。

“怎,怎么是你?”熊鑫惊问。

那个人一脸的无辜和痛苦,也带有一些愤怒,说道:“怎么就不是我了,你好好的发什么疯,居然踢我这么重,我惹你了还是差你钱了?”

熊鑫本来还有些许歉意,听他这么一说,也怒了,把脚一收,昂首道:“还怪我了,你鬼鬼祟祟的在外面乱抓什么,差点把我吓死。进来也不招呼一声,我知道你是人是鬼?”

看到熊鑫也愤怒了,开灯的人大概看明白了什么,急忙道:“到底怎么回事,他说你在外面乱抓什么,你抓什么呢?”

这时候,所有的人都醒了,足足有30几个男子,老的、青年的都有,都两眼睡惺惺的看着熊鑫和那个人。那个人看看大家,嘴巴动了好一阵,才说道:“我不是喝多了么,刚才出去上厕所,黑灯瞎火的,我昏昏沉沉的又找不到门,只能摸着板壁找门进来。一时间找不准也就来来回回多摸索了几次。好不容易进来了,刚要睡下,却被他飞起一脚被他提到这里来了。”

听完他的话,众人哭笑不得,熊鑫更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此刻的心,双手在头上乱抓一通,刚缩起肩吸了气想要大叫一声发泄一下,开灯那个人却“嘘”的一声,让大家别说话,所有人都像得到了命令,都大气都不出了,被提到在地的那个人也不叫喊了,一脸严肃而神秘的看着外面。熊鑫被这阵势吓了一跳,也顾不上发泄,把满腔的空气慢慢的吐了出来。

“呼呼,呼呼”外面起风了,是狂风!

“汪汪,汪汪汪”接着是狗叫声。

“簌簌!簌簌!”有耗子从屋顶上快速跑过。

外面的这一阵阵声音,映衬出了整个大环境的寂静,就像屋子里这样子。

风不吹了,狗不叫了,屋顶耗子的声音也没有了,静,死一般的静。

熊鑫的心却丝毫不敢放松,他知道,这个静有点恐怖。

“回来了!”开灯的那个人轻声说。

接着,外面一阵脚步声,四处的走着,却很有规律的四处走,而不是乱走。一遍,两遍,三遍熊鑫记不清那脚步声重复了几遍。突然,脚步声走进了屋里,没见门开,脚步声却进来了。熊鑫没有看懂任何人,连个影子都没有,但是,脚步声,一个人的脚步声,却听得真切,也是一遍又一遍的在屋子里走,从身前、身后,甚至自己的身体中响过,熊鑫呆住了,大气不敢喘。

终于,脚步声出去了,接着是外面一阵喝水吃东西的声音。将近一顿饭的功夫,声音没有了,狗叫声再次响起,风声也随之而起。狗像是追着什么出去了,声音来越远。等狗的叫声再次回来,直到不再叫的时候。熊鑫看到,所有的人紧绷的脸都放松了,逐步开始有些动作。

“结束了,一夜平安,万世平安,阴是阴,阳是阳,跨过奈何桥,喝过孟婆汤,成仙保佑我平安,得道子孙永安康!一路走好,初一十五给你上香,保我们平安,男儿做大官,女嫁好夫郎!”开灯的那个人指手画脚的说道。说完,其他人齐刷刷道:

“谢金口!”

熊鑫不明所以,呆呆的站着,旁边的人拐了他一下,“说啊”。

熊鑫先是“啊?”了一声,立刻会意,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大声说道:“谢金口!”

等大家开始讨论了,熊鑫先向那个被自己踢惨了的人道歉,然后问刚才是怎么回事。大家先是像看傻子是的看着他,然后刚才念口诀的那个,也就是开灯的那个说道:“嗯,他是城里人,也许没见过。城市里人气重,这些繁文缛节可能见不到了。”

于是给熊鑫说了刚才的事情。风吹狗叫老鼠逃的时候,证明鬼魂回来了,而他的脚步声一遍遍的响,是因为人死后要收回自己生前在人间留下的所有胶印,俗话叫“收脚迹”,要是不把自己的脚迹收走,就无法投胎。后来他吃了喝了,这就好理解了,吃饱喝足好上路,以后在阴间就不会被鬼欺,也就不会回来找麻烦,走的时候,是狗送他出去的,狗其实有一种叫法,“通灵使者”,它是可以看到鬼的,可以把这些报告给人,也可以把人的一些信息传递给鬼。

熊鑫第一次听到这么多,虽然有些很难接受,但是自己的亲身体验却叫他不得不相信。这次的收获远大于他的意料,使他更加坚信,这一连串的案件真的不是普通案件,他几下了吴老头死前的沙盘里算出的字和他最后的几句话,打算回去找人好好探讨,能找到可灵就最好,那个神叨叨的家伙,也许真有用处。到时候证明给那个只知道享乐的李铁看看,什么叫干事的人,什么叫大千世界。

天一亮,熊鑫就告别村别开车走了,刚一出山,到达有信号的地方,就接到马媛的电话。

“不好了,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