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原图的诅咒
字体:16+-

第38章 报应

第38章 报应

这会儿到轮到颖之忍不住了:“不会吧,那么歹毒的志刚最后难道真的飞黄腾达了,这对寒星太不公平了吧?好歹给他个法律的制裁啊,再怎么说也该有点良心的谴责吧?难道那千金小姐就还真和这魔鬼共度一世?”炮弹式的发问让老人摇头叹息道:“那志刚后来怎么样了具体的情况我们这的人谁也不知道,但是谁的心里也都愤怒不平,于是有人杜撰了很多故事来算是惩治那志刚,也算是安慰一下可怜的寒星。有人说他和那个有权有势的女子结婚当晚看到了寒星,错杀了那个女子,结果被处死了;也有人说他和那小姐结婚后确实平步青云如鱼得水,但是那小姐难产死了,母子不保,后来又娶了好多个老婆,依然都是死于难产,他最后虽有财产万贯,都是后继无人,自己也带不走,这也是一种报应啊。乐乐听完叹道:”这样子死法算什么嘛,太便宜他了。”一直不说话的文函也附和说:“就是啊,要我说啊,给他来个怨鬼索命,让他上刀山下油锅破腹抽肠恶狗啃骨,打下十八层地狱,永远,”话还没说完,却被老人打断了:“得啦得啦,看你一个小伙子咋说起话来那么没完没了咒死人不偿命。我看你是现代那些网络上的鬼故事看多了。”乐乐和颖之听得呵呵直笑,因为他们知道文函确实爱看鬼故事。老人幽幽的看我们闹完,接着说道:

“有个杜撰可能符合你们的想法。话说志刚回到城之后,一直梦到寒星带着个孩子在四处找寻他,每次寒星从他身边经过,那孩子就看着他,手舞足蹈的叫‘爸爸’,但是寒星似乎没有看见他,而是边走边哄孩子‘乖乖别哭,妈妈带你去找爸爸,我们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乖啊!’”志刚每日每夜重复着这样的梦,最后受不了这种‘纵使相逢应不识’的折磨在大婚前得一个夜晚跳河自杀了。后来啊,总会有人看见,一个美艳的女子抱着一个婴儿在找爸爸,后面一直追着一个男子在叫唤着寒星的名字,但是前面的女子却浑然不知。

听完,谁都没有说话,或许我们谁都不明白现在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老人看着我们不语,继续说道:

“但是我们村中出现的情况确是比你们刚才听到的杜撰还有让人痛心疾首。”

几个人先是“啊”了一声,然后就静静地听老人讲。

“寒星最可怜的不是自己最爱的人把它杀死了,而是自己死了都还不知道自己死了,还一直在寻找着他的爱人。”

“不是吧,自己死了都不知道?”

“寒星死后,一直不知道自己死了,而是抱着孩子四处找寻志刚,看到志刚么,他怎么不见了,看看,我为他生了孩子了。那一阵,着实把全村的人吓得不轻,太阳一落山,就没人敢出门。就这样,晚上寒星就抱着孩子出来找丈夫,白天就藏在屋子里等着志刚回来,那可怜的娃啊,也许她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白天出不了门。就这样过了6天,一个叫云游子的道士来到这里,听说这件事后大吃一惊,立马赶到寒星那里,告诉她她已经死了6天了,如果过了头七还不回到埋葬她肉身的地方,那么她将和孩子一起灰飞烟灭。寒星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死了,她大哭一场,不怒不怨,让云游子把她引到了回魂坡。云游子见寒星死得冤屈,又有未见过天未见过地的孩童在身边,于是召集村民办了一场法事,为他们超度。云游子叹道:‘冤孽呀,我云游数十载,遇到孤魂厉鬼无数,想寒星这样冤屈的却不怒不怨的却从未见着,她的孩子既非死于腹中,又未见过天地,这不知将来会是如何啊’。后来云游子走了,似乎有什么放不下的,但是没说下什么话。这村子后来一直无甚事,只是后来会魂坡通了公路,奇异的事情又发生了,人们知道,寒星,这个孤凄的魂,还是没有离开。

在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月亮忽隐忽现,山林被风吹得哗哗作响,偶尔带有几声孤独的鸟叫声;远处的山,模模糊糊的就像是蓄势待发的庞然猛兽。一个刚买了车得男子驾车途经会魂坡,心中的得意让他忘却了这块阴寒的山林带来的恐惧。忽然,一个穿着艳丽的女子站在路边向他招手,示意他停下车。“这么阴冷的夜晚怎么还有人停留在个荒山野岭啊”他心里想着并把车停了下来打开了车门。等了半天也不见人上车,他于是走下车去查看,可是目所能及的地方都找遍了,一个鬼影儿都没有。“见鬼!”他边忿忿的上车嘴里边嘟囔。在发动车子的同时,他下意识的往副驾驶座上看了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吓得他汗毛直竖、脊背发凉,硬是生生吞了几口唾沫才回过气来。之见那副驾驶座上的坐垫凹下去了,俨然像坐了一个人一般,可是座位上确实空空如也,不是撞鬼了还能是什么,这副驾驶座可是从未做过人的,怎么可能凹下去呢。

他回想自己平时虽然为惩奸除恶除暴安良,但也未曾做出对不起天地良心的事,这鬼总不会还自己吧?等了半响不见动静,“该不会真的是搭车的鬼吧?”他心里颤抖的想着。“大姐啊,你要是真的搭车我就开车了,我平日里可没干什么坏事,你别害我啊!”他看着空空的座位说道。见真的没什么反应,他发动车子一路前行。路上一直也未出什么怪的状况,可是到达望夫村口的一座废弃的老屋子前面时,车子却突然熄火了,听着老房子里传来的不知道是什么发出的怪声音,司机怯怯的说:“千怪万怪只怪车子熄火了,你看到了,不是我不走,是车子动不了了,您可千万别怪我啊。”正说着,他突然发现,一路上一直凹下去的坐垫现在恢复原样了,他习惯性的一发车,居然发动了。来不及多想,开足马力直往城里开去,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现在已经混身被汗水湿透了。

自从这以后,每个月的这个夜晚,路过回魂坡的车辆总会遇到一个美丽的女子在那里拦车,失魂落魄的司机们当把车开到村外那个废弃的屋子旁边时车子都熄火了,然后又可以顺利重启。这些事故传开以后,人们才知道,那个夜晚就是当年寒星死亡的夜晚,她之所以要拦车,是因为她还要回老屋子看看,看看那个曾经她最爱的人是不是已经回家在等她。多傻的人啊,多么善良的人。哎,天作孽呀,这么多年了,寒星还是不肯去投胎做人,她还在期盼着她那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会回来等着她。

老人接着讲到:

“后来,一个喝醉酒的年轻小伙子,在经过回魂坡的时候出事故了,命散当场。由于寒星身前并未与志刚确定夫妻的身份,而小伙子也是未婚之人,于是村里人请了法师办了法事,让他们两在阴间做夫妻,给寒星一个名分,让她好转世投胎,结束那苦等爱人的孤鬼生涯。后来,寒星也就再也没出现过,寒星的事和回魂坡的事情也随着时光的流逝逐渐成为了年轻人心中的传奇故事。”

乐乐他们听得如痴如醉,心中都在想着故事里的事。

“不过,你们知道吗,这个寒星后来还是出现了,据说是复活了,但是,她的复活就是被人利用了,利用她的就是那个为她引渡投胎的道人。这也就是所说的‘三月尸敲门”。好了,后来的事情以后给你们讲讲,我想了解的是你们说的那个楼兰古尸,难道最近发生的事情和她有关。”

大家的思绪都停留在老人讲的故事里,脑海中都是那个可怜的孤魂的影子和对负心汉的恨,对楼兰古尸害人一说谁都没有认真回答,东一句西一句的说着一些相关的事情,老人无奈的摇摇头,他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就喜欢这样悲催离奇的故事,很容易纠结在故事的情节中。所以也就没追问。待他们几个讨论得够了,才又询问楼兰古尸的事情。可是他们纵使有心去阐述这事情,却也找不到合适的表达方式,也说不出明确的答案,可灵的意思是确实和楼兰美女有关,可是用科学的态度的去解释,一定是有人以楼兰美女作为一条线去犯罪。但是现在的一切调查都是没有什么切实的证据表明是某个人所为,倒是许多疑点直接指向了灵异,只是这无法作为结案的终极判断。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扯前拉后的讨论着一些诡异离奇的事情,不曾想,押送王大回去的马媛和熊鑫却遇到了差点送命的诡异事件,而负责处理王二溜的那队人,则几乎。

熊鑫和马媛开着车子押送王大去局里,一路上王大也没有异样的举动,就是冷冷的盯着熊鑫他们,一语不发。两个人自家聊天,也没有过多的去理会王大。他现在的心情可以理解,眼看自己死去多时的弟弟的尸体就再一次倒下,还是一具腐烂不堪的尸体,作为从小一起同甘共苦长大的两兄弟,那份情怀只有他们的内心才知晓。现在王大复仇不成,心中也不知作何感想。无论如何,等待他的是法律的审判和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