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原图的诅咒
字体:16+-

第36章 搏杀2

第36章 搏杀2

被乐乐按倒在地上的家伙,刚一起身,也被撞个正着,飞出了一米多远,车子也就次停下来。环顾四周,刚才的那些人已经不知去向,只有被车子撞到的那个为首的还在地上挣扎叫喊。令大家都难以置信的是,那个臭烘烘的怪人被撞飞之后,也不叫喊,也不挣扎,活动了两下站起来就晃晃悠悠的朝乐乐她们走来。世间居然有如此耐撞的人,大家都看得惊心,恐惧顿时侵入每个人的心头。这时,车上开门下来两个人,一个是马媛,另外一个穿着黑色的衣服,虽然看不清楚样貌,不过看他的身形不像是年轻人。只见他从腰间抽出一个锥状物体,挥舞了一下就向前面那个臭烘烘的家伙走去。看他要摇晃的步伐,大家都为他担心。却见他就在接近那家伙的时候,猛然一下出手,手中的锥子不偏不倚的刺在那臭家伙的心窝上,同时听到一声怪叫,那家伙应声倒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大家看得正惊,后面的那个来闹事的领头却捂着肚子想开溜,熊鑫几步追上去,就把他牢牢控制住带到大家面前。

那个一招制服臭家伙的确实是个老者,不过大家都不认识,熊鑫更是疑惑的看着马媛。马媛知道大家表情里隐藏的意思,开口解释说:

“他是火葬厂的人,我也是刚认识的。”

大家都奇怪,马媛怎么把这么一个人带到这里,而且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最奇怪的是,怎么他能一招把那个家伙杀了呢。马媛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大家讲了一遍。

原来,乐乐住的小区出现怪人的时候,就有人报警说小区里出现死人的脚印,虽然警察局觉得这很荒唐,但是还是派人来调查了,还取走了留在地上的一些污秽物回去化验,马媛就是负责调查的其中之一。这种事情本来只是走一个程序,安抚一下百姓而已,警察真正调查的是什么人在这里装神弄鬼。可是负责化验的专家却极其负责,他得出的结果是留在地上的印迹中却是有人的组织成分,而且是死的组织。这引起他的好奇,于是他提取了一些最近过世的人的资料,逐一比对。最后发现,这些东西居然是几个月前就死了的王二溜的腐肉。他当然不相信那真的是王二溜的尸体在走动,他好奇的是按常理推断,王二溜应该是火化了的,怎么还会有他们的肉体组织出现在外面,于是把这个情况报告给了有关部门,最后层层追查下来发现,当时对王二溜执行火化的两个人,一个家生变故回去了,留下的一个人却喝得烂醉,等他醒来的时候才发现王二溜的尸体不见了,他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把他火化。没办法,尸体失踪了,他就当是火化了,也就没有多说什么。现在追查下来,他才把当日自己喝醉不记得到底有没有把王二溜火化一事说出来。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的,可是现在王二溜的尸体的腐肉居然出现在小区里,一定有人在捣鬼,上面还是派人调查。熊鑫一只负责调查万仁杰的事情,这些事自然不知道。马媛到时轻微的和他提过一下,不过他没放在心上。最后,马媛在去火葬厂的时候遇到了这个老人,他是一个看门人,看到马媛频繁的在火葬厂出进,两个人就聊到了一块。谁知老人一听事情的经过,又听取了王二溜死亡的经过和熊鑫他们夜捉大力人的时候,他面色大惊,告诉马媛,这不是人捣乱,而是王二溜很可能被控制或者还魂了。马媛自然不相信这些,可是上次帮熊鑫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上面有尸液,这才紧张起来。听说乐乐家又出现古怪,马媛这才联系了老人,一同赶来,哪想在这里就遇到他们被人围殴。

“你是说,那个家伙真的就是王二溜?”熊鑫很不相信的问道。

老者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去细细看一看。不过现在那家伙腐烂得都可以见骨头了,就算他的灵魂看到自己的这个躯壳,只怕也认不出来了。

听说那个人居然是王二溜,被熊鑫擒住的那个人却嗷嗷大叫起来,还喊着什么弟弟。熊鑫细细一看才发现,这个家伙正是王二溜的哥哥,在逃的王大。

“王大,你不思悔改,越狱逃跑,现在还聚众来殴打我们,你到底想干什么?”熊鑫严厉的问。

王大却冷冷一笑,说道:“我弟弟不就是进屋偷了点不值钱的东西么,至于把他打死么?文教授打死了他,却一点责任都不负,我弟弟就白死了吗?现在的社会,都是权钱的天下,谁理会过我们穷人?抢一点你们的东西据要被打断手,还有坐三五年甚至十几二十年的牢,而你们做官的贪了几千万,却随便处理一下就继续做官。一些黑心老板,拿着我们穷苦人的血汗钱挥霍,想要讨回自己的钱,政府却说我们聚众闹事。这都什么世道,我算是看透了,只有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来维持天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文教授打死了我的弟弟,他却没一点责任,现在他死了,我就要拿他的女儿儿子偿命,这有何不可。”

王大的一番话说得在场的人个个哑口无言,王大继续许笑道:“看看,天都看不过去了,我弟弟回来找你们了。”看着地上已经面目全非的尸体,王大的笑声慢慢的变成了哭声。他们两个从小没有父母,相依为命,靠着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生活,免不了吃苦挨饿受人追打、唾弃,可是兄弟俩的感情一直挺好。后来王大在抢劫时误杀了了一个人入狱后,王二溜还隔三差五的就去看他,兄弟两一见面就聊得热泪盈眶。可惜两个有情有义的人,却得不到好的教育和社会的眷顾,最后沦落到这地步。后来听说弟弟出事,王大当晚就越狱逃跑。他也去过火葬厂,可是没有找到弟弟的尸体。后来文教授一死,他就把目标锁定在乐乐和文函的身上,可是那段世间林国青一直陪在他们身边,他找不到机会下手。后来集结了一些混混,多次涌入小区闹事,却都被保安轰了出去。由于王大自己是越狱犯,也就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好不容易今晚遇到出去吃烧烤的乐乐她们,遂尾随到这里想要动手,最后的结局却是他没有料想到的。

他的心情大家都理解,他说的情况这社会上也都存在,他们的遭遇令人同情,可是这不能成为他们报复社会的借口。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最后法律自然会给大家一个公正的判断。当然,法律是绝对公正的,出现不公的时候那是个别社会的蛀虫所为。

“王大,你要清楚,这是个法治社会,有什么事你要通过法律手段解决,而不是你说的靠你们自己的手段,这只会搞乱了社会,也毁了你们自己。”熊鑫教育他。

王大却哼了一声,道:“少他妈在这和我说教,今天栽在你们手里我认了,有朝一日我还能出来的话,你们给我小心点,我弟弟绝对不会白死的。”

他说道弟弟,大家的思绪才回到那个腐尸上。这真的太诡异,一个死去几个月的死尸,怎么就会力大如牛回来杀人呢。

那个穿黑衣服的老人说道:“七日鬼回魂,三月尸叫门。他死了已经三月由于,尸体回来了这不奇怪。我听说当时他的尸体就消失了,是后来在破屋村找到的,是这样么?”

大家点点头。

“他当时一定是被某种邪恶的力量控制了。现在就是这股力量在操纵他。”

“那,您的意思是他真的是回来杀我们的?”乐乐皱着眉头问,脸上写满恐惧。

“可以这么说,但是我可以断定,要杀你们的并不是他本人,而是控制他的那个力量。”老者幽幽的说。

“楼兰古尸?”颖之突然开口叫出了声。

于是,几个人你补充一句,我穿插一句的,又把最近的事情给老人讲了一遍。他们还提到了可灵。老人似乎对可灵很感兴趣,多次追问有关他的事情。可是大家对他的了解也就只是qq上聊天的那点东西,其他的一无所知。讲述了这些,几个人打听七这位老者的身份来历,出现死尸复活的事情在这个科技化的社会中实在难以置信,他又如何确定这个就是死去的尸体呢,如果是人假装,他一锥子通入心脏里,是个人都会死的。

老者说道:“我说过,七日鬼回魂,三月尸敲门。只是现在大家都不相信了,更不会遇到尸敲门的事情,因为现在的尸体不会复活了,除非死时被外界力量控制。”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这确实难以置信啊!”熊鑫说道。

老人看了一下地上的死尸,道:“你们看我的样子,是不是很丑陋。”他这一说,大家到真看了看他的样子,瘦得皮包骨就不说了,那轮廓,估计就算给他几两肉也好看不起来。大家也都没有做声,算是默认。

“我就是传说中的赶尸人,我们这一行,丑陋是入行的第一要求。”

他的一席话,说得在场的人都张大嘴巴,竖着耳朵听他说下文。

老者看了砍远处的夜景,叹了一口气,说道:“赶尸这行当在你们现代的城市人听来就是一些传说故事。但是它是真实存在的,那时候,特别是落后的地方,交通道路不发达,客死异乡的人要回家安葬,如果硬搬尸体回家,短则半月,长则半年,等到家的时候尸体都腐烂完了。”

听到这,熊新打断他的话,问道:“这么说,赶尸是尸体不会腐烂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