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原图的诅咒
字体:16+-

第12章 相斗难之混混勇斗富二代4

第12章 相斗难之混混勇斗富二代4

豪哥虽然没有尖叫出来,不过脸上兴奋的神色显而易见。他抽了一口烟,道:“万公子果然出手阔绰,50万我收下了,不过,你整容归整容,参照完了画可得还给我。”

大家都不解,豪哥怎么突然这样,当时的计划是只要万仁杰能出几万块就把画卖个他,最多勒索他十几二十万那更好,可现在人家都出到50万了,豪哥却还不卖,要是万仁杰不要了,那别说50万没有,就是几万块也没了。万仁杰也是脸都绿了。

“你你小子别得寸进尺。50万,你这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再说,这画也不是你的。”

豪哥哼哼冷笑两声,道:“现在确实是我的。你不要我们可走了。”说完拿起画就要走。身后的小弟也一阵唏嘘,对面的那个女子,也紧紧的抓着万仁杰的衣服,一脸的舍不得,她似乎看到,在不久的将来,她将拥有如画中女一样美丽的面孔。

“等等,你有种。好,钱你带走,画留下来。”

豪哥笑了笑,说道:“我先说好,50万只是租金,你参照完了得把画还我。否则的话,我烂命一条,不值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万公子你是金命,可得保重。”

“好,一言为定,完事了你来取画。”

两方人达成协议,万仁杰留下画,豪哥一伙则提着两大箱沉甸甸的钱大笑着走出来。

“豪哥你真行,50万居然只是租给他们一段时间,要是我,只怕几万就卖给他了。”

“是啊,豪哥不愧是豪哥,看把那富二代急得。”

小弟们开始恭维豪哥。

“所以说你们干不了大事,以后好好跟着我,管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大家高兴得哈哈大笑,让大厅的服务员有些惊慌。

文函问道:“豪哥,你怎么突然想起租给他呢?”

豪哥兴奋的哼了几声,道:“不懂了吧,你爸爸是有名的教授,却生出你这么一个蛋子来。你们想,这世道就数那些富二代官二代够2,整天没事就想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今天万仁杰能够花钱为自己的女人整容,明天那些张仁杰李仁杰不一样会效仿么,到时候我就这样把画租给他们,让他们去攀比,我们却有赚不完的钱,何乐不为,哈哈!”

众人一听,一片哗然,都佩服起豪哥的深谋远虑,自叹不如。

谁知才出门没几步,20几个警察围上来,二话不说就把他们扭上车。文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挣扎中被狠打了几拳,差点哭出来。豪哥看着刚才的酒店,说道:“你娘的,敢摆老子一道,我一定弄死你。”

此刻的楼上,万仁杰却搂着女子端着酒杯,看着楼下远去的警车,冷冷笑道:“多大个小混混,敢和我讨价还价,真以为我是傻子啊。50万,等你死了我让人烧给你慢慢花。”

那女子娇声问道:“杰,这到底怎么回事嘛?”

万仁杰捏了一下她的下巴,道:“你真以为我会白白的给他们50万,5块都别想。警察局里的人我都认识,这次让那群小杂碎怎么死都不知道。我早就让警察埋伏在外面,故意给这些小混混50万,告他们敲诈勒索罪,在里面就让人整死他们。哼。”

“你真是太聪明了,我还真以为你会给他们那么多钱呢?”女子说道。

万仁杰亲了她一下,说道:“那些穷鬼,整天就想着钱,一次让他们赚个够。”

“可是,他们都是不要命的人,只怕出来后会找我们的麻烦?”

万仁杰冷笑道:“出来?下辈子吧。你就等着变美人吧。”说完两个人相拥着笑嘻嘻的走向桌子,拿起上面的画走进房间。

文函被警察带走,自是不能回家,不过家中的姐姐乐乐当然不会担心他。文教授未见文函回家,只道是又出去和社会人士鬼混了,心中暗暗生气却也没有担心他会做什么坏事,知子莫过父,以文函那软弱的性格,自然不会做出什么坏事或者去什么危险的地方。颖之本就一个人,在乐乐的挽留下和乐乐住一起。其实文教授让颖之来自己家也就是希望她能帮助消除一些家庭的阴影和矛盾。乐乐和颖之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虽然乐乐总是无视父亲和文函的存在,三个人的家庭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真没有一个家庭应该有的温馨,不过,颖之来自己家,乐乐在接待颖之上还是颇有家庭主人的风度。次日清晨,颖之一早起来,正走过客厅要去洗漱,却接到远在它城的父亲的电话。颖之有些疑惑,照常理来讲,父亲是不会大清早的给自己打电话的。

“难道出事了?”颖之心中暗叫不好,急忙接通电话,那头传来父亲激动兴奋却带点爱的怒意的声音:

“鬼丫头,怎么突然关机啊,你存心吓唬老爸啊?”

颖之这才想起,由于乐乐最怕半夜被吵醒,为防止半夜有痴情男给自己打电话吵到乐乐,只好关了手机,早上8点的闹铃才开的机。她急忙笑道:

“哪有哦,我怎么会舍得吓唬老爸了。怎么了,破天荒的老早早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边父亲说道:“鬼丫头,你可真吓死我了,你们保阳的皇朝大厦不是发大火烧死了几百人么,一夜的打不通你的电话,怎叫我不急。还好电话终于通了。”

听到皇朝大厦起大火烧死了几百人,颖之顿时呆住了,后面父亲说的话她一点都没听进去,她像一个呆子一样傻傻的站在那里。因为皇朝大厦是她和朋友经常去的地方,三天两头的总会有痴情于她的男子请她和伙伴们到那里k歌,就在昨晚,还有一个总是对她表白的男子邀请她去皇朝玩呢,如果不是文教授把她叫来,乐乐又留下她过夜,只怕那些烧死的人中,一定少不了一个叫颖之的人,那么,父亲真就永远都打不通自己的电话了。后面还和父亲说了许多话,不过她都不记得内容了,她的脑海一直在幻想着那场灾难,幻想如果自己去的那会如何,她不由得捧住自己的脸,生怕想象中的大火会突然烧到自己。向社区举报违规内容。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半天,她发现文教授垂头散气又有些悲伤的从里面出来,料想文教授难道也是因为失火这件事让他精神沮丧。古尸被盗已经让文教授伤神万分,此刻又传来如此伤人的消息,一直关注人们生命的文教授,精神和心理上自然会倍受伤害。

颖之神探着问:“文教授,那个皇朝大火你知道了吧。”

文教授点点头,哀伤的说道:“真是一件让人心痛的事情,偏偏就这个时候,文函他还”。

颖之的耳朵一声轰隆,“难道文函他,昨晚他去了皇朝?”她惊恐的问,要真是如此,那文函此时想必已经这叫文教授如何受得了。

此时,起床的乐乐正巧听到文教授和颖之的对话,她虽然脸上没甚么大的表情,不过此刻,内心却有些复杂。虽然她一直恨爸爸,恨他不关心家庭,甚至可能还背叛了母亲,她从小对文函也没甚么好感,但毕竟是看着他长大的,此刻听知死亡噩耗,心中自是有一些自己都说不清的滋味。

文教授摇摇头,说道:“不,文函他,哎,怎么突然发生这么多事情呢。张德贵说得不错,最近三天会有事情压得我崩溃,这才第二天,哎”。

颖之不明白文教授的意思,继续追问。文教授这才说,他接到消息,文函涉嫌敲诈勒索罪,现在拘禁在警察局,让他到那里去。颖之一脸的不相信,道:

“什么?文函涉嫌敲诈勒索?这不可能吧?一定是搞错了。”

文教授叹了口气,说:“我也相信是搞错了,也真希望是搞错了,但是,谁又说得清楚。我文成的儿子涉嫌敲诈勒索罪,这传出去我这脸还往哪里放。”

颖之看着文教授,不知道该说什么。

听了文函没死的消息,门口的乐乐心中那复杂的滋味顿时消散,她走过客厅,径直走向洗漱室。文教授看着她走过,也没说甚么,颖之知道其中缘由,也没多说话。

准备完毕,颖之和文教授一起去了警察局。本来颖之也约乐乐一起去,不过乐乐说那不关她的事就没有去。到了警察局,折腾了半天,托关系说人情,最后,总算把文函弄了出来。在离开的时候,门口遇到一个也是刚放出来的人,他色迷迷的顶着颖之,让她好不自在,急忙避到文教授身后。文教授也看到这一切,那深邃的眼睛也注释着那个男子,那男子只得悻悻离开,还回头很挑逗的看了颖之几眼。

“这恶心的男人。”颖之随口说。却突然意识到身边有德高望重的教授在,知道自己说错话,红着脸低着头不做声。

“确实够恶心的,可惜治不了他。”这时候传来一个很有气质的女人声。大家一回头,原来是一个女警,她接着说道:

“你们也许不知道他是谁,他可是警察局里的常客,我们见了他都真觉得恶心。”女警继续说道。

“为何?”文教授问道。

女警深深叹了口气,说道:“那个男子叫许三浪,多次涉嫌**和骚扰妇女。15年前因为奸杀妇女被判刑,去年刚刚出狱,这一年多一直涉及多起的邂逅妇女和公然侮辱女性事件,屡教不改。上个月被告涉嫌**,最后却证据不足无罪释放,今天刚出来。说句不适合我这身份说的话,我真希望他去死。”

几个人无奈的叹了口气,颖之回想起他刚才看自己的眼神,不禁害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