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老公:驯服逃妻
字体:16+-

177.学着首长大人的动作

半晌,傅欣似乎终于找回了自己,看着左寒泽的背影,有一种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感觉。

“泽?”

傅欣试图和他说话,可是首长大人已经忙着炒菜了,根本无暇顾及她。

终于,不甘心就这样离去,傅欣还是开了口,却不知道,她这样的话放在首长大人面前说,那就是挑拨离间了,有岂会被首长大人所接受?

“泽,是不是钟晴和你说了什么?让你误会我了?其实我今天没有来是因为……”

傅欣以为,这样的错是因为自己今天不在,才让钟晴有机会在背后说自己不好的话。可是却没有想过,她的身份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个不怀好心的外人而已,怎么可能撼动他们彼此的地位?

“够了,傅欣!这样的话,你以后最好不要再说了,或许你说之前先考虑一下,你有什么立场说这样的话?而且,她是我的妻子,这是不变的事实!”

最后一句掷地有声,一句话就可以击碎傅欣的幻想。他在陈述一个事实,不管她傅欣是有什么想法,都改变不了这个现实,而他,作为钟晴的丈夫,也没有立场去关心她的感受。

可是,若是真的这么简单就能放下的话,那傅欣也不需要纠结于此了。

有时候,就连傅欣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能够让自己这么坚持这么长时间?明知道希望渺茫,明知道现在的他也许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坚持了,可是就是放不掉。

左寒泽说完,压下心里巨大的厌恶,然后继续转身做饭。现在他倒是庆幸没有早早地叫钟晴起来,否则遇到这样的人,说不定……

也唯有想起那个小妻子时,首长的脸色才能稍微缓和一点,不过他显然低估了今天傅欣的耐心了。

努力了好半天,傅欣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不愧是曾经的商界之花,这点能力还是有的。

才转个身,傅欣便已经挂上了淡淡的笑意:“泽,既然我来了,那就顺便帮你看看伤口吧,一会儿你应该有时间吧?这段时间……”

很好,傅欣唯一能够接近首长大人的身份便是傅医生了。

“不用了,最近伤口没有任何问题,而且药的话也有钟晴就行了。”

能够愈合的伤口早就好了,现在能够依靠的也只有药物了,还有定期的针灸手术。然而这个却是傅欣不会的,她的作用其实只是一开始的枪口子弹伤而已。

他现在是听不得自己说任何的话了吗?傅欣才觉得她的危急不是一点点了。

傅欣不敢相信自己的话居然连一点作用都没有了,想来也真是悲哀,毕竟一开始的时候,她的话起码不会让他反感。

左寒泽很想象上次那样将傅欣赶走,可是没想到这傅欣消失了一天,现在再见,却根本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fuheilaogong-xunfutaoqi/59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