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老公:驯服逃妻
字体:16+-

31.独处

左寒泽眼里的那股闪亮被钟晴发现了,也将她吓到了,果然是如钟母所说的那样么,那里闪过的是如火的热情,是不是就是……

想到这里,钟晴一个激灵,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再看对面传来火辣辣的目光,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

四肢冰凉,内心发烧,心率不问,估计就是钟晴的这种状况了。她没有经历,却不代表她不懂,尤其是想到他们还单独住出去,心里的惧意就更加明显了。

钟晴不是一个很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所以她有什么想法也都表现在脸上,那份惧意,自然也被左寒泽看着眼里,越发地确认了她先前在想的事情和自己猜的一样。

不过,她是在害怕?

抚额,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啊,以他们的关系,她怎么能怕自己呢?若是这样,那岂不是要等很长时间?

如此一想,某首长大人的心更加不淡定了,事关某人对自己的态度,自然极为看中,简直可以看做一级指示了。

“你在怕我吗?”沙发上,某只首长大人很无奈地开口。

“没……没有啊。”回过神来的小白兔看着对面的人,小心翼翼地答道。

“真的?”某首长大人似乎不相信,挑眉看了看明显紧张的小人儿,继续无奈。

“当然是真的了,我怕你做什么?”

面对如此**裸的不相信,钟晴故意挺直了腰杆答道,不过心里还有些心虚,不敢与对面的目光相遇。

“呵,”某人的否认能力直叫左寒泽汗颜,终于无奈地承认了事实,不过在看向对面的人儿的时候,却眼眸中分外认真。

“晴晴,你不需要怕我的,你这要记得你是我左寒泽的妻子,就够了。”因为是妻子,所以不用害怕。

“没,没怕啊。”

好吧,请原谅她再次撒谎吧,谁让他的认真让她招架不住呢?有了这样的理由,所以钟晴理所当然地撒谎了。

……这样的话,迅速让某只首长大人黑线,敢情他说这么多,一点作用都没有啊?第一次,左寒泽对自己堂堂参谋长的身份有所怀疑了,他竟然这么没有说服力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怪异,沉默一直持续到简凌天忙完从书房里出来时,两人还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个深情而无奈地注视,一个恨不得这个遁走。

“你们两个,现在这个时候不回去,还留在我老头子这里做什么?”

简凌天看着这气氛怪异的一幕,便明了,他是过来人,自然明白。所以,当下便拉下脸来直接赶人了,不过看向左寒泽的眼神却带着几分揶揄,他这外孙女的性子他可是明白,要想做到这小子想的这些,怕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收拾收拾也该回去了。”想到这里,简凌天很不道德地开始赶人了。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fuheilaogong-xunfutaoqi/5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