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失踪

萧重华再一次的御驾出行了,难民的暴动,持续不断的旱灾,压抑的黑暗似乎在蠢蠢欲动。

天灾人祸,在古代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在雨季停留了这么长时间,那就有些奇怪了。

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无汐一时间却也说不出来,把萧重华送走的时候,无汐一度不想让他离开。

但是,某只陛下责任感不是一般的强,无汐知道她是阻止不了他的。

仅仅是三天而已,突然来报,萧重华失踪,但是,这件事情却被无汐给压了下来,周围的人一概不知,这一次是裴炎监国,所有的大臣都出奇的平静,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你要去那个地方吗。”裴炎慵懒的坐在椅子上,案桌上有一堆还没有批阅的奏折。

尽管裴炎笑的很轻松,但是那凤眼中周围还是有掩饰不住的疲劳。

无汐瞥了一眼案桌,轻松的笑了一下:“我好不容易才可以和他在一起,万一他跑了怎么办。”

“就凭你这个路痴的样,这次你在丢了,我可就在不找你了。”裴炎轻笑道,修长的手指划过了无汐的脸颊,明明是很轻松的话,但是那凤眸中,难以掩盖的忧伤。

“那就拜托你看家了。”无汐微微的笑道,萧重华身边是有狼阔的存在,应该不会轻易的这样的消失的。

无汐走的时候,和某只在做一种不明实验的小左给打了招呼,某只拿着一个血淋淋的肠子,一脸迷梦的望着她,点了点头。

无汐的眉毛都跳了跳,这个孩子是怎么长大的啊。

某只聪怀中拿出了一瓶药,然后递给了无汐说道:“这个药对你有帮助,闹旱灾的地方太过的诡异,虽然这样说了,你还是会去的。”

某只幽幽的说道,一瞬间小左的那张无害的脸瞬间的变得肃穆,不过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

无汐走的其实是悄无声息的,但是有一位送客倒是让无汐给吃了一惊,却也并不感到意外。

“我知道你要去找萧重华。”浮语站在一旁淡淡的说道,一袭白衣到有些清新脱俗了,但是那浓重的妆,整体看来非常的违和。

“我不会阻止你的。”浮语淡淡的说道:“毕竟我也不想这么早去死。”

浮语直言不讳的说出了她的想法毕竟皇帝死了,皇后是要殉葬的。

无汐微微的瞥了她一眼,眼眸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出去。

“你没资格!”

淡淡的一句话,如同毒刺一般就这样扎进了浮语的心中。

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女子,你有什么资格。

人尽可夫而已。

黑暗而血淋淋的记忆就这样的涌进了脑海中。

浮语紧紧的攥紧着手指,关节都有些泛白。

“无汐,我不会放过你的!”带着些尖利的声音,眼眸微微闪着一些红光。

裴炎在另一个角落中将这一切都收了眼眸中。

前因的事情他没能阻止,这一次他不会在心软

了。

无汐到达了干旱的灾区,但是非常的惊悚,一切的和县城和平常一样的摆设,小摊,客栈一切如常,但是没有一个人,在这里生的气息被抹的干干净净。

无汐走在街道上微微的皱着眉,眼眸环绕着周围,风微微的吹着摊上的绸缎,空气中因为长其的不下雨,而变的干涩。

无汐走过了很多的村庄,都如出一辙,渐渐墨色染上了天空之中。

无汐走了很长时间,估计着已经走到了灾区的腹部,但是别说活人的连尸体都没有一个,果真非常的诡异。

一时间,无汐寻找萧重华的进度一时间变的非常的困难。

本就是路痴的无汐,一时间也分不清方向在哪里,想这些也是怪头疼的,天色已经非常的黑了,无汐随便的吃了一些干粮,不充了一些水分,随便的进了一个客栈,准备先休息一晚然后明天继续寻找。

无汐靠在了**刚刚的合上眼没有多久,一阵诡异的响声,极具的刺耳,瞬间无汐里行了,从**迅速的起来了,将火折子的给点,瞬间黑暗的房间就被照亮了。

无汐环绕了周围一下,发现一切如常,那诡异的响动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无汐踏近了了房门的地方,轻微的脚步声,在这空荡的安静却异常的响动。

但是还没有靠近的时候,那诡异的声响又开始响了起来。

伴随着低低的吼声,无汐一瞬间以为是野兽,但是却也在下一刻推翻了自己的理论,这不是兽声,这是人的声音!

“砰!”那木制的门直直的就倒在了无汐的面前,灰尘之中,红眼獠牙,蓬头垢发,用扭曲的姿势向无汐走了过来。

“养尸!”无汐脱口而出,身体的本能,瞬间躲过了那猛掐。

无汐将那只直直的伸过来了的手臂给侧抓住,瞬间给劈开了,骨头碎的声音,瞬间的划破了空气之中。

但是,并没有阻止那养尸的动作,机械的从另一边给咬过来,无汐微微的皱眉,瞬间一个膝盖踢,养尸的身体折了两半,诡异的浓稠黑色的血液从腰部诡异的流了出来。

那一只健全的手,还在那里晃悠着。

无汐微皱眉,没有理他,转身向客栈的外边走去,刚刚从破败的门出去,眼前这一幕瞬间让无汐的眉毛跳了跳。

一身的汗毛都扎起来了。

古代版的生化危机啊,这简直。

各处的养尸晃悠着,诡异的眼眸散发着红光。

用眼都能看出来,这养尸有多劣质,一时间无汐也反映不过来,这是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养尸对活人的气味特别的**,瞬时间的就向无汐这边走过来,虽然这养尸的战斗能力极低,但是这一群无汐也是应付不过来呀。

无汐从怀中掏着,她记得小左给她过什么东西来着,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对付养尸的。

无汐刚刚掏出那一个瓶子,刚把盖子给打开,瞬时间那股难闻的味道就飘荡在了空气中。

无汐瞬时间的想吐,那群养尸也

停止了诡异的动作。

无汐到是不觉得这是这个养尸给怕这个东西,她更愿意相信,这群养尸是给熏的。

无汐微微的屏住呼吸,准备从另一个方向撤离,但是还未转身,一个惊悚的半张脸的养尸就这样的直直的出现在了无汐的面前。

那一股恶臭,差点让无汐把晚上吃的饭给拜吐了出来。

眼瞅着,那养尸就要给咬了过来,无汐正快速着琢磨着怎么给躲过去的时候,瞬间一股子血腥味就直冲无汐的鼻子,那黑色的血浆就这样在无汐面前如同天女散花一半给散开了。

那无头的养尸,动作就僵到了半空之中,但是诡异的鲜血却一滴也没有落到了无汐的脸上。

无汐在一个人的怀中,但是还未看到那个人的面孔,她就被拎了起来。

听到了一个熟悉不能在熟悉的声音:“走,这里不宜久待。”

是云。

无汐被云带到了一个山洞之中,虽然很简陋但是一切都很干净,无汐坐在那个草堆之中,紧锁着眉头望着面前的云。

抓住他左边的手臂,问道:“这是怎么弄的!”

云的手臂整个已经成为酱紫色的了,青筋就着样爆着,长长的指甲,手臂出还有一个咬痕。

云将自己的手臂给抽了回来说道:“被养尸给咬了一口,就成这个样子的了,脏血已经被放了出来,穴道已经被封住了。”

“虽然很勉强,但是手臂可以起码的保住。”

无汐松了一口气,眼眸微微有些复杂,还没有问出想问的东西来的时候。

云率先开了口说道:“姑娘是来找陛下的吗?”

无汐点点头,内心的深处某个地方被生生的牵扯疼痛了,无汐问道:“重华他怎么样了。”

云微微的别过脸去,没办法直视无汐的容颜,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也不太清楚。”

尽管无汐保持了冷静,但是声音中还是掩盖不住的颤抖:“你不是和他在一起的吗?”

云告诉无汐,他和萧重华一开始的确是在一起的,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虽然有难民,但是起码灾情还控制的住。

但是第二次来的时候,这里的灾区已经变成了一个个的无人村,情况非常的诡异蹊跷,几人就准备探查一下。

但是,刚刚进入腹地,就爆发了大规模的养尸,而那批养尸根本不同于现在的养尸,他们的生前都为顶级的高手,保持着他们生前的攻击力,饶是有一行的士兵,打起来也是非常的费力。

几个人在撤回的时候被冲散了,但是那个时候云还和萧重华在一起呢,直到他们遇到了一个人。

“陛下让我先走了。”云艰难的开口说道。

无汐微微的望着他,问道:“那个人是谁。”

云复杂的望着无汐,眼眸中带着不理解和忧伤,还有气愤。

“无汐姑娘。”云咬牙的开口说道:“那个人是宁王啊,是陛下的亲弟,宁王萧潋清啊!”

那个人是宁王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