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六章 千夜

凤仪宫中沉水香在缓缓的流淌着,空气中有些甜腻的味道。

“怎么不喝?”浮语轻轻的抿着白玉杯中的茶,美眸微微的望着面前的无汐。

“还怕我下毒不成?”放下白玉杯后,无汐还是没有动。

“你做这种事还少吗?”无汐挑眉望着浮语,微微的吐出几个字:“有什么事情。”

浮语微微的愣了一下,似乎没有遇到无汐这么平静的。

“你不恨我。”浮语下意识的说道。

“你配吗?”无汐嘴角掀起一抹轻笑,眼眸清澈的仿若能印出世间的一切黑暗一般。

“饶是这样,重华也是把天下给我了,我要的不就是这个吗!”浮语的红唇勾着一抹轻笑:“你还是输了!”

“一个谎言用一个谎言去圆,在美丽的外表下肮脏的东西也是遮挡不住。”无汐一字一顿的说道:“粉饰的在多,时间的见证者会将一切都抹掉,自以为的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吧。”

无汐将手中的茶微微的倒掉,烫了杯,到了一杯白水,阳光微微的照耀下来,清亮的水微微的反射着阳光。

“面具带久了,恐怕连自己都认不出来了吧。”无汐一字一顿的说道:“连自己的的心都被腐蚀了。”

无汐的话幽幽的让浮语的背后都不由的微微的泛凉。

“你想干什么?”浮语咬牙的说道,脸色瞬间的苍白了,望着被推过来的白水。

“皇后,害怕什么呢。”无汐轻说道:“无汐什么都不会对皇后做的,皇后的茶太腻了,还是换一个稍微压一下怎么样?”

“我来这宫中也做的够久了。”无汐微微的有些倦怠的说道:“皇后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告退了。”

说着无汐就起身了,向殿外走去,阳光与阴影的交接的地方,看不出浮语的任何表情。

物语的尸毒好了,被教主送了回来,无汐一看那副受的模样,无汐就有点恨铁不成钢,把物语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顿。

啥叫年下,反攻,还有就是一夜七次郎,物语听的是一脸的懵圈,不过无汐笑了,清冽的眼眸似乎是夜空中的星辰。

物语微微的挑起了一抹轻笑,这样就够了。

“你是回光返照吗?”教主捏住了无汐的脉搏轻笑道,漂亮的凤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无汐将手给抽了出来,有些无奈的望着教主说道:“你就这样盼着我阎王收了你吗?”

“这浑身是毒的,怕是王爷都收不了你。”教主顺手就拿起一个苹果就这样的啃了下去。

还没吃一口呢,就被无汐给夺了过去。

“这可是我留给阎王爷做祭奠用的。”无汐白了一眼教主说道:“你不是说,阎王爷不收我吗?”

教主微微的有些失笑,漂亮的凤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如果真的不收就好了,这样有趣的女子,死了太可惜了。

教主对无汐说,用傀儡粉制成的养尸,在下次集体爆发的时候,恐怕是月圆之夜。

物语说,他说发现这具养尸

是在宁王的府中,虽然他和教主多次探查,但是那个暗道似乎像是物语的幻觉一样,消失不见了。

如果不是那具干尸恐怕谁也不会相信,宁王府藏匿着如此恐怖的东西。

江湖中的很多高手都消失不见了,弄的江湖很是动荡,当然那些道岸貌然的正派以为是魔教搞的鬼,让万毒门很不安生。

教主表示,这个锅我不背。

无汐不明白的是,萧潋清想要做的究竟是什么。

夺取皇位,坐上至高无上的位置?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无汐刺杀萧重华的时候,就是萧潋清最好的机会,毕竟这个锅不仅无汐可以背。

而且萧潋清还可以名正言顺的继承皇位,只能说明,宁王想要的根本就不是皇位,那么他想要的是什么。

“在姑娘告诉我的那个房间之中,我还看到了一幅画。”物语突然间说道。

无汐下意识的抬头问道:“什么画?”

“是一位姑娘的,和无汐张的很像。”物语缓缓的说道,脑海中努力的回想着那幅画。

“和浮语长的像吗?”无汐问道,毕竟宁王从某种意义上和浮语还是有些不清不楚的。

“不,是和姑娘长的很像。”物语坚定的说道,眉眼之间,连气质都如此的像。

无汐脑海中突然间闪过一些东西,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物语,你能将那幅画给画出来吗。”

虽然有些困难,但是物语点点了点头,虽然比不上无汐的画工。

当笔墨在纸上慢慢的晕开了之后,无汐的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千夜,是千夜。

“听说,宁王还是皇子的时候有过一门不错的亲事,但是还没有到成亲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教主突然间的说道,漂亮的眼眸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无汐紧紧的抓住了教主的衣领,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教主笑的开怀,人啊,离真相越来越近,就越来越不淡定。

“宁王爷,想要干些什么,恐怕就在这几天了。”教主自然的说道,整理一下被揉捏皱褶的衣服。

“那满府开不败的桃花,是用禁术支撑着。”

“花开的越艳,那么生命就越快的结束。”教主在旁边一边玩的左护法给揪了过来:“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把这个孩子留在你身边,总会有用的。”

随后,还掉着一块糕点的小左,给拎到了无汐的面前。

“教里还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了。”教主微微有些头疼的说道:“江湖中的事情,还是不要让朝廷里插手。”

的确,天下安江湖定,各有各主,她也不能强求教主留在这里。

教主临走之后,仿若一个老妈子一般,在念叨了一遍,不要仗着年轻就要可以随便的遭腾自己的身体,不然阎王就真收你了。

无汐微微的笑了笑,果真是一遍嫌弃她还一遍的为她治伤。

口嫌体正直吗?

无汐还没有在宫殿中坐了下来,一抹身影就出现在了无汐的面前

熟悉的气息,让无汐的心,给漏了半拍。

还没有说话,一个温暖的怀抱就禁锢了无汐,紧紧的抱着她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无汐稍微的挣扎了一下,眼角微微的抽了抽。

就凭她这一点的力气,别说挣扎出来了,连呼吸都快要舍弃她了。

“放开!”无汐咬牙的说道,但是身体却一点也动不了。

“不放!”萧重华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处,微微的呼吸着熟悉的清香,因为公务而变的劳累的身体,瞬间轻松了很多。

无汐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声音放软了一些说道:“你稍微放开一下,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不要!”萧重华暗的声音中微微的有些撒娇的意味,修长的手指将无汐的面孔细细的描绘着,似乎想把她揉进身体里面一样。

无汐额头上的青筋爆了爆:“我还跑了不成!”

“你跑的又不是第一次了。”萧重华声音委委屈屈的。

明明是他欺负自己比较多,怎么成了她欺负他一样。

“你在这样,我就真跑了!”无汐咬牙的说着,呼吸着最后一点新鲜的空气。

终于,某位脑回路被砍掉的陛下,终于把无汐给放开了一点,但是无汐还是挣脱不开他的怀抱,就这样做在他的大腿上。

最后索性就这样的坐着。

“无汐……”萧重华想说些什么,本来刚有些舒服的感觉。

萧重华这略带感伤的话语一出来,无汐就有些惊觉。

“你别在说着我们可以重新来过。”无汐的声音中带着抗拒:“你明明知道,浮语对我做了些什么。”

无汐望着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微微有些茧子的指腹微微的摸过萧重华略微有些消受的脸颊。

“无汐。”萧重华说的坚定,子夜般的眼眸却带着无奈,温暖的手指紧紧的握着无汐的手:“我知道。”

“但是我就是对她下不了手。”萧重华微微的说道,薄唇微微吐出几个字:“一旦想到我要对她制裁,我的心某一个地方,就会生疼生疼的。”

“并不是因为我爱她!”萧重华的声音的痛苦越发的明显:“而是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

无汐望着萧重华,这样高贵耀眼的人,在她的面前如同一个孩子一般狼狈,她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萧重华呢。

那样迷惘的眼神,无汐好看的眉微微的蹙了一下,似乎想起了画倾城的话。

玄女从一出生开始就注定为皇帝所拥有的,她们可以魅惑这天下之人,她出世之时,第一眼看到她的人就会就会落入她的魔障。

这么重要的信息,无汐恨不得把自己的脑子给打开看看,里面究竟装的是些啥,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了呢。

无汐捧着萧重华的脸,淡然的眼眸中第一次的没有掩饰那炙热的情感。

“我不会让你在这样痛苦了。”无汐一字一顿的说道,随后轻轻的抱着萧重华说道:“那些被强加在我们身上的痛苦,我会一并的讨回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