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谋杀龙子,谋害皇帝的画师无汐在进入地狱的时候,被皇帝给救了下来,一时间天下唏嘘不已,千金女子都有些心疼皇后,对于无汐有些微词。

而另一些人,则是觉的皇宫之中诡谲本身就很多,既然皇帝都能原谅无汐,那么其中一定会有冤情,不能因为一面之词就可以妄下结论。

况且当年的灭门惨案,就算是搁在谁身上,就算是父亲在怎么是佞臣,父母之恩当以削肉割骨来报答。

这样说的话无汐也算是一个具有孝道的女子。

在说了,具说太医都说了,无汐刺中陛下的胸膛虽然伤口深,但是绝对不会伤及性命的。

但是也有人争论,这个说法根本就说不通,因为陛下若是受伤不严重的话,为什么会这么久都没醒呢。

那些想要反驳一下,但是却发觉也找不出任何的理由来。

无汐在萧重华的宫殿中躺了很久,身体上的各种的皮外伤上药换药都是由萧重华一个人来处理的,还附带着给她喂食。

虽然,无汐什么话也不说,但是却也并不挑食,萧重华给喂什么,无汐就吃什么,但是一句话也不和无汐说。

虽然萧重华就想这样的陪在她的身边。但是无奈,西北的旱灾是越来越严重,虽然朝廷有给他们赈灾,但是说到底也只是杯水车薪的事情。

那根深蒂固的暴民倾向就开始加深了,所以萧重华的时间也非常的紧张的,尽管伤势未愈。

那些对无汐颇有微词的大臣们,一夜之间那些流言蜚语就这样的消失了。

毕竟萧重华的手段也是不容小觑的。

在**当了几天的病号,无汐微微的望了一下自己的手,下意识的握了一下,但是却发现,她的手的握力变浅了,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但是,那些恩恩怨怨还是得了解的,无汐深吸了一口气,眼眸微微的望向那被大殿分割成的四角天空。

她和萧重华指之间,似乎真的像一切都已经被清零了一般,但是二人却永远也踏不出去那一步。

她想开口问萧重华那些曾经的事情,但是却发现一句话也问不出口。

而萧重华也没有提过,似乎就在等着她来问一样。

“我要去看看裴炎。”无汐淡淡的说道,她本来是想逃出去的,但是身体的根基已经坏掉了,内力什么的也开始慢慢的流逝了,就算无汐想逃出去,此刻也真的是有心无力。

萧重华将手中的莲子羹放下了,微微的望着无汐,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发说道:“你身体不大好,休息几天在去吧,裴炎哪里我已经去看了。”

无汐仿若没有听到萧重华说的一般,静静的说着:“他曾经穿过御林军,受了重伤,去看过我,他现在所受的一切皆因我而起,我怎么有不去看他的理由?”

萧重华垂落的手指微微的攥紧,咬着牙说道:“你是在怪罪我吗?”

“怪罪你什么?”无汐笑的苍凉:“怪罪你,不问实事的不相信我,强暴我?”

“还是杀了我全家,然后在这里若无其事的说,我们可以从来

?”

“陛下,我该怎么怪罪你?”

萧重华别过脸去,压着嗓子说道:“除了这一件事情,我什么事情都答应你。”

“裴炎喜欢你,如果你去看他,他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带着你走的。”萧重华微微的说道:“我不想失去最爱的人,和最好的兄弟。”

无汐的笑容微微的有些悲凉:“陛下说什么都可以答应我吗?”

那一双仿若印出世界上一切的黑暗一般的眼眸凝视着萧重华说道:“那你娶我为后可好?”

萧重华的脊背微微的有些僵直了:“无汐……”

话还没有说完,萧重华看到了无汐嘴角那么笑意,一时间喉咙中如同梗塞一般,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陛下,你怎么就不稍微的诚实一些吗?”

“这样捆绑着,两个人真的挺累的。”无汐微微的有些倦怠的说道:“那些曾经的事情和受过的伤又怎么会用一句重新来过可以带过呢?”

“你不如索性的放开我,随谁也好,安稳的度过余生可好?”无汐还未说完,就被一个怀抱紧紧的抱住了。

“可是,我舍不得。”萧重华说道:“我怎么舍得把你放开呢,无汐。”

“你在等等我好吗,等我将一切都安排好了。”萧重华的声音中带着些哀求的意味。

他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这样的低头,恐怕是第一次呢。

但是……

“我是不会放过浮语的。”无汐一字一顿的说道:“她做过的那些事情,对我的伤害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凤仪宫中,大殿中。

浮语微微的将簪子插好,婢女们仔细的为她梳着头发,陛下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来凤仪宫了。

虽然看似凤仪宫中的事情是一切照常,但是眼的人都已经看出来了,皇后已经大势已去。

那些婢子也哀叹自己的风光的日子也已经不在了。

但是好歹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皇帝还没有废后,况且这种架势,被废后的可能性也稍微的小了一点,如此她们多少心情还是有点欣慰的。

但是其实皇后也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好伺候,婢子也怕皇后因为失宠而变的脾气暴躁,所以就格外的小心翼翼。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浮语并没有发火,本来梳断了浮语的一根青丝,心整个都提了起来,但是浮语却一点反映都没有。

浮语的脑海中回想着,画纱说的话。

“我喜欢的人是王爷,但是同时也厌恶你。”

“说真的,我并不想与你为伍,但是在这样的一件事情上,我和你有同样的目的。”

“我们想要的都是让无汐死。”画纱当时的声音似乎如同幽灵一般暗哑。

浮语绿觉得这个人,比她还要恐怖呢。

“不过,就算是我们这样的干放着无汐,她也很快就会死去的,毕竟她身体的根基已经坏了,身体的毒素应该早就会爆发但是却迟迟的被抑制住了。”

这一点浮语是不用想的,毕竟无汐的身边是用阮玉的存在,他是不会让她

死的。

浮语一直不明白的一件事,阮玉也好,裴炎也好,萧重华也好,为什么会对无汐一而再再而三的倾倒。

是因为她是玄女吗,但是也不过是一个连能力都没有继承的废物玄女。

她有什么资格和争。

画纱说,无汐的根基只能由一种叫做灵华药物给恢复,这种药物虽然难以寻到,但是江湖在传此中药物已经开始出现了,萧重华绝对不会放弃这种机会的,所以画纱说在此之前,把这种药物给找到就可以了。

浮语问她,为什么要帮她。

画纱说,除了和目的一样,还有一个附加的条件,要她蛊惑的能力。

浮语的美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

萧重华的大殿中又开始恢复了寂静,无汐呆坐在**,嘴角一抹浅浅的笑意,眼眸中满是悲凉,果真呢。

体力渐渐的消失,无汐轻轻的躺在了**,然后盖上被子,团缩在一起,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抹身影出现在了无汐的面前,修长的手指微微的触碰着无汐的脸颊。

那一声无奈的叹息,消失在整个大殿中,没有人听到。

无汐在睡梦之中,浑浑沌沌的似乎又梦到了那个女子,但是无汐看不到她的脸颊,只是能感觉到她很温柔,真的很温柔。

无汐就这样的躺在了她的腿上,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那一树的桃花,就这样的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

无汐能听到她唱的歌,那样的场景很美好,美好的无汐想这样的一辈子的待在梦中。

“无汐,你喜欢桃花吗?”

“告诉你哦,姐姐我啊,是最喜欢桃花了。”

“他说等桃花开放的时候,就会用十里桃花迎我回家呢。”

“无汐,你觉得我穿嫁衣好看吗,他会喜欢吗。”

“将来无汐也会找到一位自己喜欢的人吧,我们无汐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呢。”

女子,微微的望着那飘落的桃花,模糊的容颜依稀可见她浅浅的笑意。

“已经这个时候了呢,无汐也该回去了呢。”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说……

她不要回去,她不想离开……

“无汐,这里不属于你,听话,回去了。”

“我也要离开了,爹和娘在等着我呢。”

那将要离开的身影,桃花模糊了无汐的视线,无汐想要抓住那一抹的身影,但是却发现怎么也抓不住。

不要,不要离开她……

“不要……不要……”

无汐团缩在**,哽咽的说着,那泪水打湿了脸颊。

九儿坐在床边,微微的望着这一抹的身影,心中的某个地方在疼痛着。

究竟是做了一个怎样的梦才能哭的像一个孩子一般。

九儿纤细的手指,微微的触碰着无汐,仿若在碰一个易碎的娃娃一般,小心翼翼的。

“无汐……”九儿轻轻的的喊道,但是**的人没有醒过来,哽咽的声音愈发的让人心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