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我离开可好

地牢中很阴暗,没有一点点的阳光,无汐缩成一团在角落里,下体得扯痛还在,毁坏的根基让毒素开始蔓延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疼痛到无法呼吸,却不及心脏处的疼痛,那寒冷从指间开始蔓延到全身,她好冷,她好冷。

无汐紧紧的抱着她的身子,嘴角微微的笑了,她对他下手了,那温热的血液,悲凉的眼眸,呈现在无汐的面前。

似乎刀柄的触感还在无汐的手中,一滴泪划过了无汐的脸颊,冰凉的指间微微的颤抖着。

从此之后,她和萧重华在也不欠些什么,到了地狱,她一定会和孟婆多要几碗汤,将他们都忘的干干净净!

皇帝遇刺画阁,一时间传遍了整个朝野,百姓心急如焚,祈祷着皇帝的平安无事,无汐的身世也被暴露了出来。

前朝丞相之女,那已经消失在历史之中的名字,渐渐的也被人开始提起,那些恩恩怨怨一时间让人唏嘘不已。

裴炎站在地牢面前,冷艳的凤眸冷冷的望着面前的侍卫。

“让开!”冰凉的声音似刀一般,让那些在刀尖上舔血的牢头都不由的瑟缩了一下,硬着头皮对裴炎说道。

“王爷,里面压着的可是刺杀皇帝的要犯,请不要为难……”话还没有说完,那刺骨的杀意让他不由的跌落在了地上,眼眸惊恐的望着裴炎。

劫后余生的恐惧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里颤抖着,他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他在晚一步,这世间上便多了一条枉死的冤魂。

裴炎冷冷的望着他们,仿若惊鸿的身影却如同索命的罗刹一样,让人无法阻挡。

“慢着!”冷冷的女声传了过来。

裴炎身形一顿,微微的瞥头冷冷的望着那倾世的容颜,眼眸中划过了一丝厌恶。

浮语美眸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但是还是保持着一个皇后的仪态。

“他也是按规定办事,炎又何必难为他呢。”浮语的声音软了一些,轻说道:“无汐害了我的孩子,谋杀重华!”

那美眸中盛着泪水,让人不由的心痛着。

“这样的女人你也要见吗?”浮语轻轻的说道,似乎要晕倒一般。

“不要叫我的名字?”裴炎冷冷的说道,红唇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你配吗?”

那掩饰不住的厌恶,浮语微微的愣了一下。

眼眸中散发着一种奇异的光芒,所有见过的人都不由的彻底的迷醉了。

浮语的唇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但是眼眸中依旧满是泪水的望着裴炎说道:“炎,为什么?”

还未说完,裴炎就冷冷的吼道:“够了!你的能力对我没用,也只能对萧重华那个笨蛋才管用!”

“你究竟还要玩弄多少人在股掌之间才够呢?”裴炎突然笑了,如同忘川之水一般冰凉。

凤眼中弥漫着看不懂的情绪:“当年,潋清,现在的重华和无汐。”

“只要是不顺你心的,都要这样不是吗?”裴炎轻笑着:“你非要这么云才可以吗?”

空气中冷气开始慢慢的凝结,裴炎一字

一顿的说道:“我不会让你动无汐的,将你的命了结也无所谓。”

那样冰凉的眼眸和阮玉的如出一辙。

浮语的指间微微的攥紧,美眸中充斥着不明的情绪,红唇勾起一抹笑容:“那又怎样,如今我是这天朝的皇后,而你不过是一个王爷一样,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和我说话?”

“你还真的除了皮囊什么都不能看呢。”裴炎冷冷的说道,周围的人已经陷入了浮语的魔障之中了,都呆若木鸡一般。

“你说一天,萧重华看到你如今的模样会是如何?”裴炎冷冷的讽刺着:“还真是丑恶呢?”

随后不想在和浮语说一句话,转身就向地牢中走去,将浮语彻底的留在了身后。

“裴炎,你不要得寸进尺!只要我浮语在这一天,你就不可能踏入地牢!”浮语的声音中彻底的失去了控制,她的尊严就这样的被裴炎踩到了脚底,这种耻辱她怎么能忍受。

仿若无人一般,裴炎就这样的踏到地牢,瞬时间,御林军倾巢而入。

团团的将裴炎围住。

“玉王爷擅闯地牢,降罪一等,囚禁其府中,不得踏出!”浮语冷冷的说道:“只要我还当一天的皇后,你永远是个王爷,而她无汐也只能是个卑贱的画师!”

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响亮的巴掌就这样的响彻了天空。

那倾城的容颜上瞬间的浮肿了起来了,而那御林军就这样的将裴炎围住。

但是那凛然的气场让御林军无法行动半分。

“你没资格提她!”那双凤眼中毫无掩饰的是杀意。

浮语愣愣的望着面前的裴炎似乎一切都不可思议一般。

“把他给我抓起来!”浮语的声音失控了,指间指着裴炎。

一时间,地牢面前斯喊声,惨叫声,求饶声,哭声。

伴随着浓重稠密而作呕血腥,而变得惊悚而恐怖。

那个沉寂很久的玉面罗刹又回来了。

无汐在地牢之中丝毫没有察觉到这种的动静,那寒冷的身体疼痛还在继续,脑子浑浑沌沌的,似乎身体开始已经发烧,那些支离破碎的回忆开始在脑子中浮现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她似乎看到了一丝光亮从地牢的中闪现过了,似乎听到了亡者的惨叫。

是谁?

无汐望着,那衣诀沾着血液的红衫更加的冷艳,那翩若惊鸿的容颜,呈现在了无汐的面前。

“对不起,我来晚了。”轻轻的声音,温暖的温度。

那身体的寒意瞬时间的消散了。

无汐下意识的去靠近了温度的地方,嘶哑的声音说道:“你怎么会来?”

手所碰到的地方,浓稠的血液划过了无汐的手,无汐有些颤抖的拿出自己的手,但是却被裴炎紧紧的抱着:“别动,让我抱一下。”

“你的伤?”无汐颤抖的问道,挣扎着,想要查看裴炎的伤口。

“没事的不过是爬墙的时候跌了一下,睡一下就好了。”裴炎轻轻的说道:“呐,无汐和我一起离开可以

吗?”

“我们去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好不好?”裴炎轻轻的说道,一个吻轻轻的落到了无汐的头发上:“你想去哪去哪,我陪你看星星看月亮,一年四季,好不好。”

外面的御林军向裴炎这边移动,那寒冷的刀滴落着血液。

“裴炎啊!”无汐哽咽的说道,她所触及的地方都有些黏稠的血液:“裴炎啊,我不值得啊。”

无汐的眼泪滴落到了裴炎的胸膛,她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又何必累及裴炎如此呢。

“傻丫头。”裴炎轻轻的说道:“你又何必如此呢,那么他就值得你付出了?”

裴炎抱着无汐,似乎像抱着一个瓷娃娃一般。

“他伤害了你这么多次,你还不是一样的喜欢着他?”裴炎轻轻的说着,声音中带着难受。

他用尽全力想保护的人,就这样让别人轻易伤害着。

“我啊,从来都没有活着过的理由,生命这东西对于我来说,真的很无所谓的,但是和你相遇之后,我真的很希望时光过的慢一些,让我可以看到你肆无忌惮的笑。”裴炎说着一字一顿的,嘴角那滴落的血液,打落在了无汐的脸上:“我以为萧重华会让你笑呢,但是我错了,我不应该把你让给他的。”

“无汐你和我走吧。”裴炎在一次的说道,似乎想要把她揉进肉里一般。

御林军寒冷的剑就这样的错综复杂的架到了裴炎的脖子上。

浮语就这样的冷冷的望着面前的一切。

无汐微微的望着这一切,眼眸中开始被一些东西所取代。

无汐觉得,她怎么样都无所谓,来去都是一个人,白捡了一世虽活的憋屈但是也是爱了一世。

但是那些爱她的人为她而受伤,甚至可以献出生命。

她怎么可以让那些伤害她的人就这样的在那边笑呢,那些伤害她身边的人,那些赋予她伤害的人的帐她都会一一的讨回来的。

无汐紧紧的回报着已经昏睡过去的裴炎。

“还愣着干什么!”浮语冷冷的说道:“还不将王爷绑起来!”

“我看谁敢动!”无汐将裴炎抱了起来。

冷冷的望着浮语,她是可以忍受浮语是因萧重华喜欢浮语,而且萧重华信任她。

既然浮语这样的喜欢皇权,那么她就夺走她所喜欢的一切。

浮语冷冷的望着无汐,轻笑道:“你凭什么和我这样说,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无汐微微的笑着,眼眸清冷的望着浮语:“我现在的确是阶下囚,但是皇后娘娘别忘了,凡是重罪之人都由凌汛提审,三方会审,我就算是半只脚踏入棺材的人,我还是要拉个垫背的不是吗?”

浮语微微的愣了一下,的确就算是刺杀皇帝,若没有皇帝直接下命令是要经过凌汛的提审的。

她并没有势力在哪里,若无汐破釜沈舟,对她的威胁还是很大的。

浮语是不会忍受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无汐看出了她的动摇冷冷的说道:“怎么,做个交易可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