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从此他们两不相欠

御花园的花开的极好,今日的浮语似乎气色好了一些,将无汐邀了出来一起赏花。

无汐一直很纳闷,说好的孕妇身子不应该是特别慵懒的吗?

而且凤仪宫中的花不亚于御花园中的至于走这么远来这里看吗。

“不管什么季节,这牡丹真是开的极好的!”浮语的手轻轻的拂过那娇艳的花朵,嘴角微微的掠过一丝倾城的笑意,美眸微微的望着无汐说道:“姑娘,可喜欢什么样的花?”

上辈子有个神一样的男子曾经说过她像金丝杜鹃,当时的无汐还傻傻的问他,这么好听的名字,那花一定很好看。

没想到某只说:又名死不了。

“金丝杜鹃。”无汐微微的吐出这几个字。

浮语笑意深深说道:“未曾听过这种花的名字呢,想必一定也是一朵不错的花。”

随后将手放在了身旁婢子的身边,然后到那个亭子中坐下去了,差婢子去拿糕点。

“娘娘若是累了,不如咱们去凤仪宫可好?”无汐轻轻的说道,毕竟浮语的身子可是很弱的,若是稍有差池,她怎么和萧重华交代丫。

“不用。”浮语轻轻的说道:“这天气是极好的,出来散散心也不错,总是闷在宫中,也是无聊。”浮语轻轻的说道,那双美眸有些让人看不懂的情绪:“无汐可是爱上陛下了?”

无汐一怔,眼眸微微的颤抖,一时间说不春话来。

浮语轻轻的将手放在了无汐的手上,冰凉的温度让无汐的指间微微的一颤:“没关系,这有什么不好回答的。”

“反正你也得不到他。”浮语笑的笑容有些讽刺。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是喜欢的萧重华。”浮语那抹淡漠慢慢的撤出去了,无汐一时间有些恍惚,面前的这个人是谁呢。

“我本来是对萧重华没有感觉的,那一个晚上你看到了。”浮语轻笑道:“你为什么没和陛下说,我和宁王抱在了一起?”

“对了,你说了他也不信。”浮语的笑意越来越深:“因为他喜欢的人是我呢?”

“我喜欢的人是潋清,从他抱住从马车上跌落下来的我的那时候开始。”浮语自顾的说道:“但是我不论怎样的示好,就算那个女人死了,他都不会答应我,所以我就答应了萧重华做他的皇后,这样的话,起码我能看到我喜欢的人。”

“但是,后来我明白了。”浮语美眸中的东西开始破碎:“还是多亏了你呢,我已经是萧重华的皇后了,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所以我才死心的准备接受我的命运。”

浮语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望着无汐说道:“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你。”

无汐微微的望着她,现在的浮语已经没有办法和她交谈了,现在的她已经被权利的渴求给占满了。

“我看皇后你是太累了。”无汐淡淡的说道:“还是早些回宫的好。”

但是让她吃惊的是,浮语真的说出了她喜欢萧潋清。

萧潋清一生未娶,是不是也是因为他喜欢的那个人呢。

她可没心情和一个妄想症爆发的孕妇说话。

“你说,我的孩子要是落在这

里该怎么办呢?”浮语的声音低低的传了过来。

无汐猛然转身,眼眸冷冷的望着她:“你想做什么?”

浮语轻笑着,美眸微微的望着红唇微吐道:“怎么,你害怕了?”

“说的也是呢,就算陛下不喜欢我了,但是他对我的愧疚的感觉从来就没有少过。”浮语轻轻的笑着,然后站在了亭子的边上,转身望着无汐说道:“就算他喜欢的是你。”

“他托你照顾我,他的孩子却在你的面前陨落?”浮语的笑有些崩塌:“你说,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好期待呢。”

浮语的身体突然的向后倾了下去,无汐瞬时间的移动到了浮语的面前,一把将她抓住,顺便护着浮语的腹部,这种姿势虽谈不上多好,但是绝对可以护着孩子。

但是让无汐没有想到的是浮语的眼眸似乎有一种魔力一般,仿若一个看不见的深渊一般。

无汐像着了魔障一般,就这样的放开了浮语。

茶盏的破碎的声音,血的气味,婢子尖叫声。

呼喊太医的声音,无汐什么都没有听见。

只知道,萧重华的孩子没有了。

凤仪宫中太医进进出出,一盆盆的血水就这样的端了出来了,浮语的嘶喊声:“救救我的孩子!”

“让我付出什么都可以!”

婢子的哭泣的声音,无汐失魂落魄的望着颤抖的手,瞳孔中一片空洞。

我杀了他的孩子,不是我杀的。

“无汐!”裴炎急切的喊着无汐,凤眼中充斥着焦灼。

无汐的这种状态,有点危险呢。

无汐缓缓的用空洞的眼神望着裴炎,机械的说道:“裴炎,我杀了……”

“那只是个意外!”裴炎说道:“不管你的事情!”

裴炎咬牙的说道,捧着无汐的脸,望着她:“听我说,那只是个意外!”

无汐大颗的泪珠掉落了下来:“我本来,本来可以救她的,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会放开手了……”

裴炎美眸中划过了一丝狠劲,果真又是那个女人搞的鬼。

裴炎将无汐抱住了怀中,轻声的安慰她说道:“没关系的,不是你的错。”

“我怎么和萧重华交代……我答应过他要照顾好他的孩子的”无汐的泪水决堤而下。

突然,狼阔上折子说边疆有急招,裴炎被迫先离开了无汐。

无汐就站在凤仪宫中的门外,就这样呆呆的站着,站了一天一夜,仿若一个木头人一般毫无声息。

直到他的到来。

萧重华踏进了凤仪宫,无汐空洞的眼神划过了一丝光亮。

她想走到萧重华的面前,但是站久了的腿,已经没有知觉,她就这样直直的倒在了萧重华的脚边,她想抻住萧重华的衣诀,那么金色的衮服就这样的划着她的脸颊离开了,她手中空空如也。

无汐听到浮语的哭泣的声音,和她爱的人温柔的声音。

她想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腿已经不是她的了,怎么也动不了。

于海赶紧将无汐扶起来说道:“姑娘这又是何必呢,是个意外而已,且莫弄

坏了身子不是,陛下可能一时在气头上,或许你和他解释一下。”

于海想安慰一无汐姑娘,但是发觉连他都说的牵强。

无汐勉强的站了起来,干裂的嘴唇微微开口:“谢公公了。”

但是她知道,无论她说什么,萧重华都不会相信的,她放开了浮语这是不争的实事,那些婢子看到的也是真相。

她需要解释什么。

她还能说些什么。

夜风很凉,画阁中没有点灯。

萧重华站在她的面前,子夜一般寒冷的眼眸若黄泉之水一般。

无汐微微的伸出手想抚摸一下那微微消瘦了容颜。

却被萧重华一把的攥住了,似乎想把她的手指捏碎一般。

疼痛从指间传到了心底。

“我需要听你解释。”萧重华冰冷的声音,一字一顿。

无汐笑了夜幕中掩盖了她笑的凄凉,她怎么解释。

“我说,是她自己摔倒的,你信吗?”无汐微微的说道,将自己的手指抽了出来,骨节已经开始变形。

“她怎么可能会伤害自己的孩子,你说啊!”萧重华在一次的抓住了无汐的肩膀,充满怒火的声音质问着无汐。

无汐悲凉的望着萧重华,她笑一下,但是嘴角却扯不出任何的笑容。

“我说过,等我回来后会解决一切的。”萧重华冷冷的说道:“你就这样的急不可耐?”

粗暴的扯开了她的衣服,无汐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

她挣扎着,手腕却被紧紧的钳制着。

“萧重华!你混蛋!”

“你不能这样的对我!”

如野兽般的吻,落了下来,瞬时间的撕裂般的疼痛。

无汐眼角划过了一丝泪。

一夜的疯狂,无汐蜷缩在床角的一个角落之中,用被子裹着自己的身体。

空洞的望着这一片的狼藉。

无汐机械的望着萧重华,微微的从一个角落里拿出了一个东西。

“陛下啊,我是真的喜欢过你。”

“我杀了你的孩子,你灭了我的家!”无汐笑的凄凉,手中的匕首就这样的直直的插入了萧重华的胸膛:“我们俩不相欠!”

无汐的眼眸的泪水大片大片的落了下来。

从今以后,你只能想着我。

我亲过的人,只有你一个。

从今以后萧重华喜欢的人只有无汐。

萧重华没有动,就这样承受着匕首的疼痛那眼眸望着崩溃中的无汐。

无汐失声的痛哭着,将匕首就这样的刺了进去。

萧重华微微的抬手想要抹去无汐的泪水,他杀了她的全家吗……

“来人啊,有人刺杀陛下了!”

“快来人……”

那跌落的金盆,和刺耳的喊叫。

身着铠甲的御林军,手腕被紧紧的绑着。

那个她爱的人,闭着眼睛,惊慌失措得太医冲了进去。

她这样的回头,那幅缭绕她脑海中的眉眼。

“无汐谋害龙子,刺杀天子,关入地牢,听候问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