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七章 在不能做朋友了吗

第二天,皇帝御驾赈灾,出行的场面极为的震撼。

连有身孕的完颜皇后都站在城门之上,注视着为他送行,帝后之间的缠绵的爱情让不少人都落了泪。

但是皇帝却还是驻足了半刻,似乎在等着谁的到来。

最终城门之上,在无出现过他人,究竟这个不可一世天朝的陛下,在等着谁呢,一时间众说纷纭。

无汐躲在黑暗之中,悄悄的为萧重华送行着,明眸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我说,至于吗,躲到这种地步。”云在一旁吐槽着。

无汐翻了个白眼说道:“那你呢,作为萧重华的影卫干嘛不跟着他去?”

“你以为我想陪着你啊,还不是陛下的命令。”云吐槽道,但是说实在的萧重华每一次的出宫他都陪在他的身边的,这一回让他看着无汐,他倒是真的有点不适应。

无汐将云的情绪都收在了眼底之中,红唇微掠过一丝笑容说道:“萧重华是不是说过,让你听我的命令?”

“是啊。”云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我命令你去跟着陛下。”无汐一双澄澈的眼眸凝视着他:“这么担心,自己跟着去看看。”

“那你呢?”云微微有些担忧的说道,毕竟浮语并不是所有人想像中的那样,她的本事,云可是见到过的。

无汐有些纳闷,她有什么可担心的,以前也是这么过的啊。

云看了看无汐一脸不解的样子,不由的微微的叹了气,只能担忧的说了一句:“你自己多小心些。”

尤其是皇后,无汐的脑海中微微的闪过了这样的一句话。

身旁的九儿因为宿醉,还正在懵圈中,胃似乎都不是她的一般疼的要死要活的。

“喝了这么久,可有喝出结果?”无汐淡淡的问道。

九儿一副生无可恋的躺在椅子上说道:“差点把命给献出去,在不喝出个结果。”

感叹一会儿,九儿微微的歪向无汐那边说道:“灵羽姑娘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每一句话都说的滴水不漏,不过或许也是被宴会的气氛所感染的过,稍微用画纱挑动了一下,她表情极为不屑说了一句:不过是一个代替品而已。”

替代品,无汐微微的蹙了一下眉,这个替代品是说的她吗?

九儿轻抿了一口茶然后说道:“我倒是觉得没准灵羽说的替代品是萧潋清喜欢的人呢。”

无汐轻笑了一声说道:“为什么九儿会这样的认为,难不成有经历?”

无汐刚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毕竟有过经历的似乎是她自己,这样的话就有些打脸了啊。

不过某只天然呆的九儿根本就没有发现无汐的槽点继续说道:“毕竟是替代品的话,果然还是自己得不到或者是已经逝去的东西呢。”

的确是这样呢,不过萧潋清作为一代亲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会有得不到的女孩。

后者的可能性很大,那一院不凋谢的桃花似乎也是为那个人种的呢。

“物语和枫穆可有回

来?”无汐淡淡的问道。

九儿的眼眸微微有些神伤说道:“枫穆已经回来了,也将静水剑带过来了,不过将自己关在房门之中不出来了。”

“物语下落不明,不过焰凛说在从宁王府回来快了路上看到过一摊血迹,虽然不能确定是不是物语的,但是为了以免起疑,焰凛已经将那些收拾了,姑娘所所需要的和画纱姑娘都有牵连的官员的资料焰凛已经整理出来了。”九儿说道,然后将一叠宣纸放在了无汐的面前。

“似乎,画纱还去过江南呢。”九儿微微的说道。

无汐将宣纸接了过来,眉微微的锁着,物语不见了,画纱去过江南。

“画纱所接触的官员可是谁?”无汐轻问道。

九儿微微的想了一下,然后轻说道:“似乎是那个已经死了的司天监。”

司天监,据说是他绑架了狸儿,是画纱指派的吗,那样话间接说明是宁王让指派的。

无汐一直在怀疑宁王,但是总归是站不住脚的,毕竟宁王的目的是什么,这个不搞清楚。

就算是画纱私自结党营私,和制作情报局,都可能是自己所为,无汐的头都快炸了。

微微的扶额,揉了揉自己头痛的脑子,然后说道:“你派人去寻找物语,然后将画纱的动向分析出来,我得赶紧回宫了。”

毕竟还有个孕妇还得让她照顾,不能出一点点的闪失呢。

九儿望着将要离开了无汐,微微的顿了一下还是说道:“姑娘,在情字之中稍微的自私一些是没有人会怪你的。”

无汐站在凤仪宫前,微微的回想着九儿的那句话,她连可以自私的资本都没有呢。

“皇后可好些。”无汐没有进去,在凤仪宫的走廊的栏杆上微微的问道。

那个婢子似乎刚刚在凤仪宫中没有待多久的缘故,身上也没有多少盛气凌人的感觉。

“回姑娘,兴许是今日陛下刚刚离去的过,完颜皇后身体不大舒服,不过已经差太医看了,现在已经睡下了。”婢子一五一十的说道。

大大的眼睛有些好奇的望着无汐,她听宫里的人说过,这个画师的身份不一般,似乎皇帝似乎有些宠爱她呢,但是那样为什么不把她封了妃子呢。

无汐知道这个姑娘在好奇什么,然后起身说道:“好好照顾你们主子的起居,一点差错都不允许出。”

“姑娘,不去看看我们娘娘吗?”那婢子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为什么不进去看看呢。

无汐微微的停顿了一下,轻轻的说道:“我就不进去看了。”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她抢了本来属于浮语的东西,还是有些心虚呢。

婢子有些好奇,但是最终还是没有问下去。

其实她们的主子不太好伺候,都说完颜皇后贤良淑德,母仪天下。

不过在她看来这些似乎都没有呢,有着身孕的皇后更是脾气暴躁些。

在凤仪宫中气氛本就是非常的紧张,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得罪了娘

娘,怕是掉了脑袋,如今娘娘睡下了,她们也可以安心一些。

但是还没有片刻安生的时间呢,完颜皇后就已经醒了,气氛又变的凝重一些。

隔着纱幔浮语问道:“无汐可来过?”

声音中带着不耐烦,那婢子跪在大殿中,恭敬的说道:“姑娘有来看过娘娘,但是没有进门,只是问了问情况就走了。”

浮语微微的皱眉,纤长的手指微微的扶向小腹,没想到她会对这个药如此的反应大,如今看来这个孩子已经保住不了多久了呢,那样的话。

她也要让这个孩子去的有价值一点。

萧重华已经走了很久了,听说偶尔也会来几封书信,不过也是送给浮语的和无汐没有半点关系。

物语的下落还是不明,尽管九儿已经在努力的寻找了,不过似乎就像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不见了。

这一次监国的不是萧潋清而是裴炎,虽然裴炎骨子里生性潇洒,但是办起事来却丝毫不含糊。

朝堂之上被他治理的井井有条,不过无汐有见过他几次,都被他躲开了,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被打破了,在想回到以前已然是不太现实的东西。

不过不会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吧,如此想到无汐就有些郁闷了。

后宫之中,果然因为萧重华走了有些不安生呢,那些不死心的宫人还真是想弄些幺蛾子过来,不过都被无汐给打回去了,毕竟这后宫中的伎俩她还是比较清楚的。

中间,无汐有见过一次莀姬,那幅媚眼如丝的容颜已经消瘦了很多,魅惑的眼眸也已经是空洞了,只能是依稀可见当年的风貌。

她似乎对无汐的到来并不感到吃惊,空洞的眼眸诡异的望着无汐说道:“你会和我走上一样的道路呢。”

怪异的笑声让人感到惊悚,显然是精神上出了问题了呢。

无汐知道在想问她些什么,也问不出来了,但是她绝对不要和莀姬一样走上同样的道路。

无汐微微的摸了一下脖颈上的咬痕,心中掀起了一丝不明的情绪。

离帝京一个不远的农庄上,一个茅草的屋子。

刚刚醒过来的物语映入眼眸的便是一个漂亮的面具男子,还有一个小童,着实被吓了一跳。

脑海中又瞬间想起来了无汐的任务甚至还来不及多想就要下床。

“你伤口还没完全的愈合,乱动会裂开的。”教主轻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啊。

物语微微愣了一下,望着教主轻声的说道:“是阁下救了在下吗?”

“在下谢阁下的救命之恩,但是也请阁下谅解在下有要紧的事情,要去办。”物语微微的捏紧了床单,有些事情还是赶紧的告诉无汐的好。

教主微微的望着他,漂亮的眼眸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他修长的指间微微的指向了墙角的那具无头死尸说道:“你可以走,但是得告诉我那具尸体是从哪里来的?”

做功这么精致,战斗力彪悍,果真是用过傀儡粉的。

物语微微的愣了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