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章 帮我把发束上

问肃已经被问斩了,堂堂一代朝廷命臣沦落到到了如此的下场,还是让人感觉一阵唏嘘,叹命运无常,也感慨苍天是不会放过谁的.

问肃的党羽也被萧重华清理了不少,但是朝廷依旧动荡,问肃被临斩之前还胡言乱语着说宁王有叛变之心,所有人都说他临死了还这样的狡辩,但是无汐却认为临死之人,说出的话未必不是真的

萧重华和裴炎与萧潋清他们之间那些打过得天下,无汐不清楚他们之间的羁绊究竟是如何的强,但是无汐知道萧重华是不会对他们有任何的怀疑,那种无条件的信任.

无汐也不会觉得宁王会背叛,就像她上辈子会无条件相信着那个神一般的男子,有些事不去经历永远不会知道那种痛.

宁王吗?

无汐轻轻的将画笔拿起.

六月的花开的很美好,入夏之后,天气也变得燥热了许多.

画阁很安静,桌子上的茶微微的泛凉,无汐的画笔在宣纸上飞速的旋转着,这盛夏的美景就这样落在了宣纸上.

"姑娘很雅兴呢,不亏是名师这画,当真是好看."清歌走后萧重华怕无汐一个人无聊,便把他宫中的宫女派给她了.

名叫怜湘,是个很通透的人儿,说话举止都恰到好处,明白自己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无汐并不讨厌她,但是也谈不上喜欢,无聊的时候有个人可以开开玩笑,但是她终究不是清歌.

"昨天,完颜皇后差人给姑娘送了一些血燕窝,今天奴婢就让御膳房的做了一些,姑娘且尝尝."将画收好后,那女子将燕窝就给无汐给摆上了.

"皇后娘娘可好."无汐微微顿了一下,还是问道.

怜湘轻说道:"陛下一直待娘娘很好,想必娘娘也知道雨露均沾一词,毕竟陛下是天子."

怜湘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些这些,只是觉得面前的姑娘太过得自然,在这后宫这之中已经是极少的了 她见过很多的女子得到宠幸之后,要么恃宠而骄,要么奢望独宠后宫,大多数是贪婪的。

无汐如今已经得到盛宠,但是却连个名分也未求,太过随性淡然,怜湘只觉得这样的女子不会是宫中的人。

燕窝喝了一半,萧重华就来了,而怜湘也识趣的退了下去。

萧重华轻轻的将无汐抱了起来,她坐在他的腿上。

无汐望了一眼萧重华说道:“怎么,事情有点多?”

那丰神俊朗的容颜略微显的有些疲倦。

而这样的容颜,萧重华也只是在无汐的面前露出来而已。

“事情是有些多,不过并不影响什么。”萧重华的声音很轻,手开始越来越不老实了。

无汐将萧重华放在她的腰上的手给打掉了,然后说道:“陛下可有去皇后那里?”

无汐的声音很轻,一双眼眸很是清澈。

萧重华似笑非笑的望着她说道:“你想让我去?”

无汐叹了一口气说道:“她毕竟是你的皇后,你不去,又如何像天下去交代你这痴情的形

象。”

 无汐这一次是真的为萧重华说,她可不希望背一个祸乱后宫的罪名。

“我已经准备了封妃的事宜,你要准备一下。”萧重华淡淡的说道,似乎刚才的谈话没有存在一样。

无汐将手放在了萧重华的脸颊,眼眸复杂的望着萧重说道:“你是知道我的,我不想困在后宫之中,保持这样的关系不好吗?”

“你究竟在怕些什么?”萧重华好看的眉微微的蹙了一下,修长的手指不由得微微的加大了几分:“朕说过了,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怕什么,血海深仇,还是太不现实。

这些都不能成无汐的理由,无汐知道无汐怕的是她自己而已。

她爱的男人,是一个天子,是一个要为天下谋福身不由己的天子,而她是一个重生之前和重生之后都想要自由的人。

他们之间隔的不过是他们自己罢了。

见无汐没有回答,萧重华突然间的站起来了,无汐就这样猝不防级的跌落了下来,瞬间的疼痛不由得让无汐微微的皱了一下眉。

萧重华手指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想把无汐扶了起来,但是无汐却一脸平静的站起来了。

萧重华微微的将眼睛错了过去,然后说道:“朕会如你所愿的。”

无汐为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君臣之礼说道:“臣恭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怜湘将茶点送过来的时候,正巧着的见到了这样的字幕,不由得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姑娘这又是何苦呢?”

无汐勉强的笑了一下,是啊,她又是何苦呢,她喜欢萧重华这样在他的身边做个妃子这样的守在他的身边一生或许不错。

她不能强求做为天子的萧重华完全的属于她,人啊,就是如此的贪婪不是吗,得到一点就会索求的越多。

 从某种意义上她也也是个女生,她不想变成她最讨厌的那一种人。

凤仪宫中,所有的宫人脸上都不由得露出了笑意.

浮语让宫人为萧重华上了一杯茶,美眸微微的望着萧重华。

他很少露出这样的神情是因为无汐吗,浮语的美眸中微微的划过了一丝不明的情绪。

“陛下,可有什么心事?”浮语轻轻的问道。

萧重华微微的回神,子夜一般的眼眸仿若樱花绽放般的温柔。

“怎么会,只是有些累而已。”萧重华微微的揉了一下浮语的头发,轻轻的落了一个轻吻在上面。

“今日陛下要住在这里就寝吗?”明明还是白天而已。

话音落后,连浮语都讶异自己说的话,她在着急这什么,刚想要解释一下什么。

萧重华只不过沉默了半刻,就轻轻的答道:“可以。”

“这些日子朕有些忙没来看你,难为你了。”萧重华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我也稍微有些事情要和你说。”

浮语心中的警钟大作,似乎要知道萧重华要说些什么,她轻轻的伸出了纤纤玉手,轻轻的用指腹

压在了萧重华的唇上。

“陛下什么都不要说,陛下想说的臣妾都明白,陛下有陛下的选择,是浮语错过了陛下,这一切浮语都会受着。”浮语的声音柔柔的,但是却带着些些的忧伤,不由的让人心都碎了。

萧重华垂落的手指微微的攥紧了,他说,他会解决好一切,但是果真还是什么还是什么都解决不了呢。

他这样还能被称为一朝天子吗。

夜晚的皇宫很静,画阁中没有人过来,无汐在窗前微微的望向了天空,月色朦胧。

无汐知道萧重华今天是不会来的,她微微的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不是她将他赶走得吗。

正在无汐走神的时候,身后一个凉凉的身体贴了过来,那魅惑的声音传入了无汐的耳朵中。

“是不是想我呢。”那似笑非笑的声音让无汐不由的笑了一下。

无汐转身轻轻的捏住了裴炎的脸,轻轻的笑了一下:“我看几天不见,你的脸皮是不是有厚了一些。”

裴炎玉洁的手指轻轻的将无汐的手拨开翩若惊鸿的容颜,在这浓郁的月色之中仿若盛开的彼岸花一般。

“你和萧重华在一起了?”裴炎忧魅的眼眸第一次露出了难得的正经。

无汐不由的微微的失笑了一下说道:“现在很流行这样问吗?”

裴炎轻轻的偏头望着无汐,那双秋水剪的眼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是啊。”无汐也收会了调笑的表情,正经的说道:“我和他在一起了。”

“真可惜呢。”裴炎轻轻的笑着,眼眸中带些忧伤,晶莹的手指揉着无汐的墨发,说道:“我是真的喜欢你。”

“不要,和你在一起,我会被全京城的女子暗杀的。”无汐看似开玩笑却很认真的说道:“我不想死的这么惨。”

像裴炎这样的男子,本就是活在梦中的男子,不应该归谁所拥有,他太过完美了。

“不要让我独孤生。”裴炎轻笑道。

随后一把将无汐拉到了怀中,然后轻轻的将拽着无汐来到了铜镜的面前。

幽暗的烛光映着裴炎倾城的容颜。

无汐有些不明白,裴炎这个动作。

裴炎将梳子递给了无汐说道:“你帮我将的头发束上。”

无汐微微一愣,有些不明裴炎这个做法,说起来裴炎似乎是一直披着头发,那如瀑的墨发,在无汐的手中异常的光滑。

一时间,空气中静静的,就这样那些墨发在无汐的手中渐渐的被束了起来,一道狰狞的伤疤就这样出现在了裴炎的脖颈上。

就算是无汐,也不由的微微被吓到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墨发束起,裴炎依然是倾世容颜,多了几分飒爽。

“吓到你了吗?”裴炎轻轻的说道:“其实我并不是特别完美。”

裴炎玉洁的手指轻轻得触碰了一下脖颈上的伤疤,微微的说道:“果然将伤疤露给别人看有些自卑呢?”

无汐将手覆盖在那伤疤之上,似乎想掩盖掉这并不完美,微微的说道:“这是怎么弄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