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零七章 我说,我喜欢你

阮玉在药阁接待了画倾城,淡淡的药香在空气中弥漫着,一夜的疲劳在这一瞬间都消散了。

阮玉为画倾城沏了一杯茶,清冷的眼眸望着他,淡淡的说道:“我该称呼你为西域王还是莫无痕呢。”

画倾城微微的怔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感觉到惊奇,阮玉是什么身份,在他面前想要隐藏些什么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叫我画倾城就好。”画倾城淡淡的说道,轻轻的磨裟了一下手中温润的杯子,那个名字早已经在湮灭在历史之中了。

“你不应该在把她卷进来的。”阮玉的眼眸仿若一瞬间就可以窥探到画倾城的心。

“我没想过要她被卷进来,但是有些事情是她必须知道的。”画倾城的声音带着坚定:“虽说,她已经没有了记忆,但是伤痛这东西不能抹去,我只是不希望她在纠结报仇的事情了,可以好好的去做她自己。”

“莫家欠她很多,就算莫府全灭了和她半点关系也没有了。”画倾城微微的说道:“我只是想让她明白这个而已。”

但是最终还是弄的一团糟,果然他和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区别,在她跳下去的那一刻,还是什么也没有做。

“那个家伙啊,就算从地狱中归来了一次,还是一样的不带脑子。”阮玉的话说的很直白:“还有那个一遇到喜欢的人,就会变成笨蛋的皇帝。”

让画倾城都不由的微微的哑然。

两个人明明都倾心对方很久了,但是却还要硬撑着还做出不停伤害对方的事情。

不然,若不是喜欢,为何背负着血仇却也对对方义无反顾,承受一次次的伤害呢。

若不是喜欢又怎么宁愿禁锢着对方,却也不放手呢。

这样的人不是笨蛋是什么。

“我不知道你还要做些什么,也并不打算阻止你。”阮玉淡淡的说道:“只是别在把她牵扯进来就可以了。”

画倾城轻轻的饮了一口茶,清苦的味道瞬间席卷了整个味蕾。

“我不会在做些什么了,我母亲的仇从某种意义上已经报了。”画倾城淡淡的说道:“抹杀了母亲存在意义的并不是自杀,而是那个女人夺走了她的能力而已。”

明明她才是被爱着的人,却并不知道这种事情是多么的悲哀。

“父亲为了保全她,所以才娶的母亲,将她放到了暗场。”画倾城淡淡的说道:“的确暗场的酷刑难以让人承受,却让她躲过了空影族的追杀。”

莫丞相娶了玄女作为妻子,这种事情就算是在昏庸的皇帝也无法的忍受。

莫丞相的手中权力被削弱了,所有的目光都转向了他的母亲玄女,谁还会去在乎一个空影族的女子呢。

若不是兵权被削弱了,那么莫府又何必落到了一个如此凄惨的下场呢,那个腐败的皇帝不过是想借他人之手覆灭他的父亲而已。

但是最后陪父亲一起死亡的还是母亲呢,从某种意义上,还是那个女人输了,在情爱之事上,谁都是笨蛋。

“灭你门家的不是萧重华。”阮玉淡淡

的说道。

画倾城的瞳孔猛烈的颤抖了一下,眼眸凝视着阮玉说道:“你说的是什么!”

无汐被萧重华就这样的被抗到了皇宫之中,也不知道萧重华从哪里学的这种,绑人手法,她怎么就解不开了。

“萧重华,你放开我。”无汐乱踢着他:“你无耻,你混蛋!”

无汐此刻真的没心情和他闹,他们之间这种感觉已经够糟的了,这么纠缠下去萧重华就没有感觉到累的一天吗。

那脆弱不堪的感情已经开始渐渐的蔓延似乎就要从心脏的某个地方溢了出来,连呼吸都很困难了。

折腾了一天的无汐,心脏已经似乎要开始的停止了。

无汐就这样的任凭萧重华在一次的扔在了**,但是没有预想中的摔痛。

无汐微微的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萧重华坐在一边子夜一般的眼眸只是静静的望着她,眼眸中第一次的盛满了太多的复杂感情,让无汐有些窥探不清。

无汐起身,然后眼眸中充满疲劳的望着萧重华,微微靠在他的肩上说道:“我说重华啊,咱能不能不折腾了,你不累吗,就不能好好的让我消失与皇宫之中,当做彼此是陌生人吗。”

萧重华的衣角上散发着淡淡的血腥的气味,混合着龙涎香的味道,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呢。

萧重华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她的脸颊,微微的说道:“不要。”

带着些许的孩子气,手掌的骨节中带着薄薄的茧子。

无汐这才发现原来这双骨节分明的手并不是想像中的皮肤细致呢。

无汐微微勾起一抹轻笑,一双明眸凝视着萧重华:“陛下说不要,会让我以为你喜欢上我了呢。”

无汐躲过了萧重华的手掌,懒懒的抬了抬眼皮,刚想说开玩笑的。

“对,朕就是喜欢上你了。”

“我就说,你怎么可能……”

说着说着无汐的脑子突然间就爆炸了,他顺什么……

无汐刚想开口问道,但是发觉舌头突然间的打结了一般:“你……”

萧重华一把扣住了她的头,薄唇就这样的压了过来,带着霸道和攫取没有一点点的温柔,但是那炙热的情感就这样的从舌尖传到了每一个的地方。

顺势就将她压倒,攻城掠地的吻着,无汐就这样的感受着独有的占有欲。

无汐的机智在被一点点的吞噬着,手不受控制的环绕住了萧重华的颈部,一点点青涩的回吻。

那些压抑在心底的感情就这样一点点的溃不成军。

是啊,她早就喜欢上的萧重华,从他捡了在血泊中倒下的她。

从他喝醉了的时候,将她抱住当做那声哽咽的我爱你,开始。

那个时候,她是什么感觉呢,觉得果真是有点羡慕浮语要是她就好了……

两人的吻夹杂着血腥的味道,没有任何的爱怜和温柔,萧重华修长的手指轻轻的伸进了无汐的背部,轻轻的磨砂着她的背那些他给予她的伤疤,并且加深了这个吻

萧重华感受到了那从指间上传过来的温度。

这种令人心安的温度,他绝对不要让给任何的人。

萧重华的手指划过无汐的每一处的皮肤,无汐都感觉神经都叫嚣着战栗着,身体都不由的颤抖着。

纠缠的吻疯狂掠夺着,划过肩胛骨的手指挑逗着着那将要迸发的欲望。

萧重华离开了无汐的唇,两个人的眼眸中染着对某种的渴求,萧重华轻轻的移动到了无汐的脖颈处,在那个地方狠狠的咬着,血液从伤口出流下来。

真的很疼啊,无汐伸手抱紧了萧重华……

感受着来自脖颈的疼痛。

“我说,我喜欢你”

无汐微微的勾着一抹轻笑,开口说道:“我知道啊。”

一下子放松的神经,那瞬间席卷的睡意让无汐还没有一分钟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萧重华感觉到了怀中的人在没有了动静,微微的愣了一下,这种情况下都可以睡着。

萧重华不由的微微有些失笑,他的指腹轻轻的磨裟着那脖颈上的伤口。

今天就放过她,但是她一定会是属于他的。

凤仪宫中。

浮语手中的茶杯落在了地上,脆响的声音划过了大殿中。

“你说陛下把无汐无汐接回来了。”浮语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喜怒。

那婢子赶忙的让人将碎掉的茶杯给收拾了,小心翼翼的望着这个皇后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掉了脑袋。

“昨天晚上就让人给接回来来行礼了。”那婢子战战兢兢的说着:“今天早上陛下就将无汐给抗了回来,如今还在陛下的寝殿中呢。”

浮语将指甲伸出来,那婢子会意的将那个微微有些划痕的金色指甲给浮语拿了下来,然后给她换上了另一个琉璃的。

浮语虽然对这个有些不太满意,但是这种精致做功的指甲也就有这一个了,所以也就将就了。

“还听说今天一早,丞相府就给抄了。”那婢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听说,陛下回来的时候,身上还带着血呢。”

“那他可有受伤。”浮语的声音依旧的平淡,根本就听不出喜怒,那婢子着实的捏了一把汗,整个心脏都在提着。

“奴婢打听着,倒是没有发现有太医过去。”那婢子愈发的小心:“不过,那无汐姑娘到是狼狈些,好想听说衣裳还是半湿着呢。”

“那样的话,告诉御膳房差人给送碗汤去,别着了风寒。”浮语淡淡的说道,随后另一个婢子将新沏好的茶递给了浮语。

婢子是愈发的搞不清楚完颜皇后的心思了,只是觉得这空气中愈发的凝重。

浮语将下人都遣散了,大殿中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微微的扶额,她以前是并不在乎的,毕竟她喜欢的人并不是萧重华。

可如今是怎么了,那心中隐隐作祟的嫉妒心在滋生生着。

这种感觉,似乎在很久以前也发生过,那时她娘成了一场大错。

似乎还是萧重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