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零三章 空影族

无汐被那个人拖近了一个幽暗的地方,无汐还未来的及挣扎,那个人就松开了她,借着幽暗的光无汐勉强的看清了面前的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无汐压低了声音对画倾城说道。

画倾城轻轻的摸了一下无汐的头发说道:“这一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问肃府中的机关太过的诡异,若非了解是绝对不可能进入的。”画倾城微微的说道,无汐这样狼狈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着实是让他吃了一惊。

无汐微微叹了口气,然后把她的遭遇和画倾城说了一遍。

“所以我只是偶尔到这里来的,不过本身就要调查问肃的府邸。”无汐淡淡的说道:“也算是阴差阳错吧。”

无汐稍微环绕了这个地方,空气中依旧充满着雾气,冰冰凉凉的。

无汐想起来了在江南那条河上的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这里的人似乎和傀儡一样呢。”无汐稍微的指了一下那巡逻的人。

“他们本就是傀儡。”画倾城微微的说道,稍微的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以前我们的父亲总是做一些很怪异的事情,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大概是研究长生不老的东西吧。”

无汐微微的低了一下眼眸,历代皇帝都想要长生不老,千秋万代的,但是那会有长生不老一说。

不过无汐的脑海里突然间的闪现出了梵听和狸儿,眼角微微的抽了一下,那两两个不是人。

“所以,这件事情问肃也有参与。”无汐淡淡的说道:“虽然知道的事情还是很少,不过萧重华一直迟迟的留住问肃似乎也是因为他的手中把握着什么东西,具我的了解这个问肃也和父亲交好。”

就在无汐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在这府邸的上空就出现了一声凄厉的叫声,非常的恐怖。

“走,去看看。”画倾城轻轻的拍了一下无汐的肩膀,二人寻着声音去找那个地方。

寝殿中,萧重华淡淡的望着面前的已经湿透了的非常狼狈的云。

云像萧重华微微的行了一个礼然后将自己所见和萧重华说了一遍。

萧重华好看的眉微微的蹙了一下,薄唇微起然后说道:“所以无汐钻进了那个暗道。”

“虽然属下并不是亲眼看到无汐姑娘钻进去,但是却也八九不离十,毕竟那池中除了这个暗口在没其它的地方可以出去。”云说的很快:“而且属下打听了,无汐所在的那个府邸曾经出现过神隐!”

云最后一个词说的稍微有些重,听到有过神隐的那一刻,虽然他不敢这么想,但是却也不由的去想完颜皇后的想法。

萧重华冷冷的说道:“朕知道你在想什么云,但是浮语不是那样的人,你跟了朕这么久,难道不知道吗。”

云将头低下说道:“属下不敢。”

“属下已经去派人探查了那个暗道,来的人说道,那里通着丞相府。”

“派几个人将无汐的行礼搬回来。”萧重华冷冷的说道。

云领了命之后就下去了,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冷冷的望着大殿。

“于海,换装去丞相府。!”

无汐看到面前的这一幕,心中想大喊道。

这分明就是现实般的血腥玛丽啊!

无汐和画倾城来了一个诡异的阁楼上,在他们两个人还未靠近的时候,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随后无汐二人来到了阁楼之中,将守卫整个的打昏就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一个巨大的铜桶悬挂在上面,四面都是被密封的,而下面却是有一根管道通向了下面,血液从中间的一条缝隙中流了出来。

如果无汐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东西就是取人血液的东西。

画倾城面无表情的望着这一切然后将那两个守卫的衣服扒了下来,然后给扔给了无汐,二人将衣服套了上去。

然后将昏死的守卫,放在了一个隔间里面。

一个人突然匆匆的走了进来,是个女子。

“你们怎么还没把那女子拿出来。”声音中满含着怒气说道:“人都死了,血液已经不新鲜了,你想让夫人要了你这条狗命吗!”

那个人说完后,就要反了回去。

果然这里面有尸体呢,暗道里出现的那具尸体也是一样的吧,随后无汐和画倾城将铜桶给打开了那具被吸干了的女子的尸体。

画倾城将那具尸体拿了出来,随后轻轻的拂了她的眼睛一下说道:“安息吧。”

无汐和画倾城将尸体和守卫放在了一起,觉得守卫如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边有具如此恐怖的死尸,被吓死,也是罪有应得的。

“接下来,我们去会会那个嗜血狂魔吧。”无汐淡淡的说道。

九儿说的经常传来惨叫声应该就是从这里穿了过来的。

这个地方到底牺牲了多少女子呢。

画倾城和无汐来到了隔间的下面,两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但是那股浓重的血腥的味道依旧是所掩盖不住的。

轻轻的将窗户纸破开了一个洞,两个人透过小小的洞口往里面一看,大片大片的血池,而里面泡着一个非常美丽的妖娆的女子,皮肤异常的白皙。

无汐的脑子一瞬间的浮现出了所有在江南河主哪里所有的记忆。

和这里一模一样。

无汐和画倾城稍微的退了出来,不过无汐还是有点被眼前的景色稍微的震惊了一下。

“听说长期泡着血液可以让容颜永驻,所以这个夫人才会如此吧。”画倾城淡淡的说道。

无汐僵硬的望了一眼画倾城然后将自己在江南的记忆稍微的说了一下。

画倾城紧锁着眉头,明明就是异常痛苦记忆为什么到了无汐这里却如此的轻描淡写。

不过无汐没有告诉画倾城的事情,就是那个阁主大人和阮玉张的一模一样而且还是兄弟这件事情。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但是这里所有的一切倒是和那个河上有些相似呢,傀儡都没有影子,而且这里的雾气也是如此的浓郁。”无汐说道。

这样相似的场景,很难不让人连想到一起。

画倾城稍微的思索了一下说道:“

你说的应该是空影人。”

萧重华已经来到了丞相府,虽然问肃非常的惊讶,但是也在门外面出门的恭候着。

而萧重华身边的人则是阮玉。

“你为什么会想跟来?”萧重华淡淡的问道。

一想到那天阮玉说过倾心与无汐的事情,萧重华心中就会浮现出淡淡的不悦。

阮玉微微的瞥了一眼萧重华说道:“我只是要去确认一下一件事情。”

“不过无汐的事情我也很担心呢。”阮玉平静的说道。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

“就算你喜欢她,我也不会把她让给你的。”萧重华声音冷冷的,带着一丝不悦。

“我不像某个人,自己的感情不会去好好的正视,总是强迫别人做不喜欢的事情。”阮玉凉凉的说道。

萧重华有些气结。

他不是不想好好面对,只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而已。

“我也会好好的确认的。”萧重华轻轻的说了一句。

他没有自称朕,阮玉太了解他了,不过若萧重华在让无汐受伤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无汐带走的,他只给萧重华最后一次的机会了。

稍微帮他们一下也无妨。

无汐真的很不想在遇到这种情况被绑起来什么的手腕很痛。

但是因为说话说的太认真,被发现了这种丢人的事情,无汐是绝对不想在让除了在场的人,知道了。

画倾城此刻也被绑着,不过却是一脸的平静的望着面前的这个妖艳的女子。

“你果然是空影族的吗。”画倾城望着这个就算在烛光底下也不会有影子的人。

那女子轻轻的笑了一下,魅惑的双眸望着面前的男子,说道:“居然还有知道空影族的人,还真是少见了。”

“空影族的人可以知人心,晓天事,但是却有一点就是永远都无法离开那一条河,离了血液就会死去。”画倾城淡淡的说道:“你是空影族的叛徒吧。”

无汐微微蹙了一下眉,她以为那一天河主大人说离开了血液就会死是开玩笑的,没想到是真的啊。

“没想到你会知道这么多呢。”那女子病态的笑着:“我的确是空影族的叛徒,那你们是来逮捕我的吗。”

“我们并不是追杀你的人。”画倾城淡淡的说道:“但是却还是要和你打听一些事情,当面莫家灭门和问肃是脱不了干系的。”

“而你就是帮助问肃的吧。”画倾城淡淡的说道:“我该叫你什么呢,或着说叫你姨娘!”

无汐一直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不仅三观尽毁,而且世界官也渐渐的开始崩塌。

不由的感叹一句,贵圈真乱。

无汐不想参与,但是并不却定这个极其病娇的女子会放过她。

那女子修长的手指划过了无汐的脸颊,轻轻的说道:“原来是你们呢,我说和那个女人极其的相似呢。”

她捏住无汐的下巴望着那双仿若能印出世间一切黑暗的眼眸说道:“这双眼睛,和她真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