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零二章 处理尸体的暗道

无汐拽着那具尸体,一双明眸微微的沉了一下,这已经不能称之位一具正常的尸体了,惊恐的表情就凝结在了那里依稀还可以看到,干苍的皮肤紧贴着白骨,手腕上还流着些许鲜红的血液,不过整体的血液应该已经被抽干了。

只能依稀可变的是个女子。

无汐将那具尸体放入了池低,随后在池壁上摸索着果真发现了墙壁上一个机关,然后轻轻的按了下去,无汐迅速的闪到了一边,但是没有预想到的机关,墙面上只是出现了一个暗楼而已,仿若下水道一般。

勉强的能钻进去,不过到了里面也只能爬了。

无汐微微的一撑然后钻进了那个口里,一股浓郁的腐臭的血腥味就这样扑面而来,微微的令人有些作呕。

暗道里什么都没有,不过墙壁上的血液凝结的血块已经铺上了一层,非常的惊悚,无汐轻轻的摸了一下那血块,并不是均匀的应该不是一次就弄成这样的,墙面上还留着刚才那个女子留下的血迹。

无汐湿透了的衣衫,被新鲜的血液给渲染上了,非常的不舒服。

无汐微微的皱了皱眉,微微的爬了过去。

凤仪宫中,空气中依旧缭绕着龙涎香。

萧重华将手中的杯盏放在了沉香木的桌子上,那太过甜腻的味道,萧重华其实并不是特别的喜欢。

明明饮了这么多年,但是最近却越来越接受不了。

浮语轻轻的着茶,这个味道刚刚好,她记得萧重华也是一直喜欢饮的。

“陛下,这么晚了,是要沐浴吗。”浮语将手中的茶也放了下来,美眸中从前的淡漠早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浮语。”萧重华的声音依旧温柔,子夜一般的眼眸也不赋寒冷。

“我希望无汐这件事情由我来处理。”萧重华淡淡的说道,很轻柔但是浮语听了出来,没有拒绝的理由。

浮语美眸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但是嘴角却先一步的轻笑着,她柔柔的说道:“臣妾以为,已经给了无汐一个好归宿呢,毕竟她很喜欢自由,如果陛下有自己的安排,那么臣妾也会遵守的。”

萧重华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柔顺的发,落下了一个轻吻。

浮语顺势的躺在了萧重华的怀中,轻轻的说道:“陛下这么关心她,臣妾都有些嫉妒了呢。”

萧重华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发说道:“怎么会,我倾心的人只有你一个而已。”

缓夜愁中九儿有些焦急,枫穆轻轻的说道:“听说,皇后将无汐姑娘送了出来,但是我们并没有找到她的所在地。”

九儿微微咬着大拇指,眼眸中充满着烦躁,这件事情是必须得告诉无汐的,毕竟那问肃的夫人不是一般的有问题。

“问肃的其他证据可已经收集全了?”九儿有些不安的问道。

“已经全了,都是姑娘所要的。”枫穆说着,平淡的眼眸中依旧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目光。

“毕竟虽然他是当朝宰相,家底看似清白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么龌龊。”九儿的声音中带

着嫌恶。

萧重华并未在浮语的宫中留宿,大殿中一个诡异的奏折呈上了,上面写的是。

宁王有叛逆之心,望小心。

落笔人是问肃?

而一旁是用红烛封住的一个信封,萧重华修长拿起那个信封,子夜一般的眼眸划过一丝冰冷,随后连看都没有看,直接用火烛给烧点了。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划过了一丝不明的情绪,他留着问肃是不是有点久了。

宁王府中大片大片妖娆的桃花飘落着,画纱跪在了一个清俊的身影的面前,愧疚的说道:“属下该死,没能阻止问肃将信送出去。”

明明她都已经潜伏了这么多天,但是问肃的府邸太过设计的机关太过的诡异,他们也折了几个人,却还是被问肃给捷足先登了,是她的失策,她甘愿受罚。

萧潋清轻轻的将温好的茶给画纱递了过去,温和的说道:“天凉,起来吧。”

画纱微微有些一愣,随后起身将茶接了过来,轻轻的饮了一口,身体中的寒意微微的消散了一些。

“重华他是不会看的。”萧潋清的声音淡淡的,如玉的眼眸微微有些倦怠:“我太了解他了,问肃那边的事情你不用在去参与了。”

画纱眼眸复杂的望着面前的这个人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只吐出了一个:“是。”

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王爷,无似乎也在参与那件事情。”

萧潋清微微的抬了抬眸,月夜很是浓重,看不出任何他的表情。

“有些真相还是让她知道一下也好。”

云踏进了这个宅院,他本来想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的,但是某个掉入水中的人似乎还没有出来,不会是被淹死了吧,虽然萧重华并不允许他参与无汐所做的任何的事情,但是云觉得他要是任凭无汐这样的淹死的话,估计会去受罪的还是他。

所以云也认命的跳入了池中。

无汐在类似下水道的地方爬了很久,终于爬到了终点,不过出口似乎也是一道暗门,无汐摸了摸墙壁机关,但是什么都没有摸到。

无汐观察了这个地方,应该就是处理尸体的地方,所以没有活人会下来,在暗道之中也就没有按设机关。

无汐敲了一下那个石板,听声音也并非是空心的,跟厚重,无汐微微的蹙了一下眉,这可就有些难办了呢。

就在无汐有些发愁的时候,突然一个响动从石板上传了过来,无汐明眸微微的沉了一下。

“今天可真是倒霉!”一个声音絮絮叨叨的传了过来。

“谁知道夫人今日是怎么了,竟然用这样大量的。”

“可怜了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石板被打开了一道微弱的光从暗道上方映射了进来。

二人将尸体推入了暗道里面,并没有发现无汐的存在。

就在二人准备将石板给关上的时候,一个东西卡在了那里,不过没有人发现。

等一切都微微的有些安静的时候,无汐从下面的暗道又爬了上来

微微的望了一眼手中的那具尸体,和刚才的人死亡的模样是一模一样的。

不过小拇指却折了一截,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无汐也没有东西可以将那石板给堵住,也只能顺手就将这个干尸的小拇指给掰下来。

无汐将那具尸体的眼眸轻轻的盖住了,然后说道:“安心去吧,下一辈子投一个好人家。”

随后无汐就将手给放了下来,尸体也就顺着暗道给滑落了下去了。

无汐勉强的用耳朵贴在了石板上,然后闭上眼睛静静的听了一会儿,没有任何的声音传过来,无汐轻轻的将手放在了那一个被勉强的缝隙中,然后一鼓作气的将石板给推开了,可谓是用出了吃奶的劲儿。

无汐爬了上来,然后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周围,这也应该是一个暗室,周围没有什么特殊的整个房间之内只有这一个暗道而已,还有一些红色新鲜的血迹。

恐怕他们就是从这里处理尸体的,无汐走到那个暗门中凭借着直觉去找着机关,不过似乎又瞥到一个东西一般,在微弱的烛光之下,有些闪耀着。

无汐走了过去将那个东西给捡了起来,仔细的看了一下,发现是一块令牌,上面写着“问”字。

无汐看了一下形状还有质地,没有错的话就应该是问肃家的令牌,那就说明这个地方是问肃的府邸了。

无汐的眼眸微微的沉了一下。

云潜入了水底之后被这一幕也稍微的吓了一跳,毕竟整个水底都是白森森的白骨,而墙壁上也有一个诡异的洞口,难道是无汐钻了进去,云稍微的探查了一下,突然间就有一个东西极速的滑落了下来了,云微微的闪躲,下意识去将这个东西给接住了。

云看了一眼手中东西,居然是一个干尸,但是似乎有什么不对,这手感分明就像一个刚刚死的,皮肤还有弹性,剩余的血液也是新鲜的。

但是为何小拇指是缺了的。

但是整个身体的血液估计都被抽干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将尸体松开了,望了一眼那黑沉沉的洞口。

总感觉无汐钻入了一个很诡异的地方呢。

无汐从暗室中出来了。

问肃的府邸和平常的贵族的府邸没有什么的区别。

但是却迷梦着雾,冰冰凉凉的无汐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有人过来了呢,无汐微微的躲闪在了一边,应该是巡逻的人,这防卫,问肃还真是生性多疑,估计是亏心事做多了的过。

这几个巡逻的人没有向四周望,只是两眼无神的木然的向前走着,总感觉好像丧尸一样。

想到这里,无汐都脊背一阵的发凉,汗毛都已经竖起来了。

无汐吞了吞口水,拜托她可是很怕这种灵异的东西的,很怕,很怕……

某人似乎忘记了刚才还掰了一个尸体的小拇指呢……

等着巡逻队的人过去了之后无汐微微的松了口气,准备继续探查。

但是一个东西突然抱住了她,将她的嘴给捂上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