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一百章 补上的生辰礼

凤仪宫中的龙涎香在缓缓的流淌着,掩盖着空气中旖旎的气息,浮语微微的起身,那美眸中带着些许的慵懒,不由的就浮现出了一丝的魅惑的感觉。

身旁的位置还残留着某人的余温,但是人却已经不见了。

浮语的眼眸微微的低了一下,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

萧重华在床榻上未吻她呢,葱白的手指微微的捏紧了床榻上丝滑的绸缎。

还有未曾回答过她的问题呢,进来的婢子为浮语恭敬的着衣,这未曾褪去的春色,流露出了昨夜的狂乱,未经人事的婢子都不由的悄悄的红了脸颊。

“你去遣个人,找一处好的宅子。”浮语淡淡的说着,随手就将一块令牌丢给了那个婢子。

那婢子惶恐的接住了。

“记住了,幽静一些,曾经出现过神隐的。”浮语的声音待着淡漠,便美在看了那婢子,径直的走向了一个汤泉。

神隐?那丫头虽然不知道浮语到底为什么会找这样的宅子,毕竟神隐是指在那种地方会突然消失东西。

那样的地方不是很可怕的吗,完颜皇后的口味可真怪呢,但是那婢子也没有做多的思索,皇后既然吩咐了她做这样的事情,那么她的人物就是要将任务完成好而已。

无汐懒懒的坐在太阳底下,面前宣纸上的画微微的泛着光泽。

“真是漂亮的颜色呢。”一个惊呼声音在无汐的后边响了起来。

无汐都不用抬头就知道是清歌来了,她曾经问过清歌为什么打死都不和画倾城学画呢,刚开始这个小丫头还别扭的不想说呢,最后被无汐给逼急了,然后执笔给无汐画了一幅画。

无汐这才明白,什么叫做真灵魂画手。

清歌微微的凝视了一下那幅画,虽然她是真的不会画画但是多少还是明白关于画的东西。

这幅画明显的是总露水给染的,这种水天一色的画是很难被画成的,毕竟所有的颜料都要是刚刚待放的荆楚花,然后用太阳刚刚出现时的露水渲染,正正三天才能完全的着色,才能达到这种漂亮的颜色。

中间被毁坏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清歌在仔细瞅了那一眼画,突然觉得这个男子很眼熟。

这丰神俊朗的身影,不是陛下是谁啊。

“无汐,你这是要送给陛下的吗。”清歌忍不住的问道。

无汐的脸一黑,虽然很想否认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要送给萧重华的。

当然没有别的意思。

这不算解释,突然无汐微微抬头,用冷意的眼眸望着上边。

感受到那眼眸中的冷意之后,某三次元的人默默的滚了……

“你也是知道的。”无汐微微错开清歌清亮的眼眸说道:“毕竟萧重华刚过生日没有多久,在说了,他都伸手和我要,我能不给吗?”

无汐用看似平淡的语气说道。

清歌微微歪着头说道:“你和陛下吵架了吗,感觉你们最近的气氛有些不对,好像是在闹别扭一样。”

无汐将手中的宣笔给攥烂了,然

后轻轻的勾着一抹笑,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咬牙说道:“谁和他闹别扭!”

分明就是某个人无理取闹,想想无汐就有些火大。

突然被无汐给凶了,清歌就感觉到有些委屈,明明她说的也是实话啊。

无汐的确是快一夜没有睡觉了,眼皮都有些打架。

微微的打了个哈欠,慵懒的瞥了一眼清歌然后说道:“我要去睡了,你帮我把这幅画送一下好吗?”

虽然声音中带着祈求,但是清歌却没有听出来一点可以拒绝的余地,当无汐想要回房的时候,就又被清歌给抻了回来。

清歌气鼓鼓的说道:“既然时你的心意就要自己好好的传达出去啊,当然要亲自给他啊。”

无汐眼角微微的抽了一下望着那个已经包好了的画轴。

清歌是某只蓝胖子吗,这手速!

亲自送吗,无汐在去往萧重华的寝宫之中,到底那家伙在见到他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毕竟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呢,虽然发生的事情中没有一件事情是让无汐发生愉快的。

无汐走到半路上突然间的想到了,这个时候萧重华应该还在凤仪宫中的,那样的话是不是他自己的寝宫之中就没有人呢。

想到这里无汐的眼神都亮了,那她就可以让于海将画转送给萧重华自己全身而退就可以了呢。

于是乎某个人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就火急火燎的向萧重华的寝宫之中奔跑过去,连心中的台词都想好了。

但是刚刚到那里无汐就知道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无汐刚刚赶过来的时候正巧着就遇到了刚刚出来的于海公公,于是就想把这幅画交给他,然后在表示自己没有亲自交给陛下而感到惋惜。

但是让无汐没有预料到的事情是丫的萧重华居然在自己的寝宫中批阅着奏折,还有就是这于海公公连通报一声都不通报就直接将她给领过来了。

亲,你要不要这样的速度啊。

这就尴尬了吧,面前的萧重华墨色的发只是微微的束了一下,然后垂落在弧度刚好颈之上,子夜般的眼眸微微的瞥了一眼无汐淡淡的说道:“怎么舍得来见朕了。”

然后某陛下就将手中的奏折给放下了,修长的手指微微抵着下颚,轻轻的一挑眉然后说道:“是来和朕吵架的吗?”

无汐的眼角微微的抽了一下,拜托是谁先和谁吵的架啊。

“臣今日只是将送与陛下的生辰礼送给陛下。”无汐淡淡的说道,然后将画轴给了于海。

于海在给萧重华呈了上去。

“不过是拙笔的一幅画,陛下就凑合看吧。”无汐微微的瞥头,不在望向萧重华的视线。

萧重华将那幅画微微的打开,漂亮的颜色在他的眼眸跳跃着,也不知道因为什么,这几天烦躁的情绪稍微好了一些,嘴角都不由的掠过了一丝笑意。

当然,连他自己都未曾发觉,不过这一切都印入了于海皱褶的眼中。

无汐看到萧重华已经看了那幅画,然后就

说道:“既然陛下已经看了,那辰就告退了。”

无汐说着就要往回走,毕竟要是又吵起来她可没精力了。

刚刚心情稍微好一点的萧重华就看到某只又要逃离他的视线,一挑眉,低压的声音说道:“谁允许你退下了。”

无汐微微僵了一下,心中充斥着无奈,都这个时候了难道还要吵架拿?

无汐停下了脚步,但是没有回头,实在是不想看到某陛下寒若冰霜的脸。

萧重华也没有在意,淡淡的说道:“昨日御膳房有新作的糕点,坐下来尝尝吧。”

无汐刚想婉拒他,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宫人的速度特别的快,那糕点的甜甜的味道瞬间进入了无汐的鼻腔之中。

身体本能的无法挪动了脚步,最后败到了美食。

那一刻无汐想死的心都有了,那纠结的表情,非常的有趣,萧重华将这一切都收到了眼底,嘴角的笑意不由的又深了一些。

“今天陛下不来寝殿了。”一个宫人小心翼翼的对浮语说着,生怕一不小心就掉了脑袋。

“陛下今日似乎让无汐姑娘做画来。”那宫人的声音越发的谨慎。

浮语的容颜依旧倾城,那美眸中充斥着别人看不懂的情绪。

浮语依旧看似是一副淡漠的表情,淡淡的说道:“本宫知道了,你可找到了那宅院。”

虽然只有一个上午而已,但是对于婢子来说,已经足够了。

那婢子恭敬的对浮语说道:“娘娘吩咐的事情奴婢岂敢怠慢,宅院已经找好了,都是按照娘娘的吩咐,安静优美,并且那里出现过很多的神隐事件。”

浮语葱白的手指在暗处微微的捏紧了手帕。

无汐从萧重华那里刚刚用完午膳,两个人之间虽然并无什么交谈,但是气氛已经不再是剑拔弩张的了。

两个人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安然的度过了一个上午。

心中的烦躁也稍微的将下去了一点。

无汐本人也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嘴角其实已经悄悄的上扬了。

但是无汐还没有回到画阁的时候,有一个婢子说是要带她去看看宅院,看看有什么不满的。

无汐的脑海里再一次的浮现出了浮语的话,嘴角的笑意不由的微微变的有些讽刺,他果真是不会拒绝浮语的。

不过,马上唾手可及的自由已经快要到来了。

那样她应该高兴才是,但是这份烦躁的心情又是怎么回事呢。

无汐随着那个婢子来到了宫外,皇后的令牌不是一般的好用。

刚开始马车行驶的地方就让无汐感觉到奇怪呢,清秀的眉都不由的微微的蹙了一下,因为毕竟马车方向好想是问肃的府邸的位置。

事实证明无汐想的不错,这的确是问肃的府邸但是却是后边的一座宅院,若不是仔细看的话,还真的看不到。

那宅院正好就在问肃府邸的后边,说起来好像是因为问肃的府邸的院墙太高的过……

无汐轻轻的推开了那道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