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九十九章 我很钟意你

“听说,宫廷画师到了一定的年岁就会放出宫去,但是在皇宫中蹉跎了大好的年华,也是怪可惜的。”浮语柔柔的说道:“所以我在城中区的地方为你盘下一个店,将你放出宫去,做你喜欢的事情可好,毕竟时间久了,陛下也就将你希望了。”

浮语的笑容仿若一副画一般的美好,但是那一双美眸中的情绪盈盈的无法分辨。

“无汐,你也很想要自由不是吗。”浮语轻轻的说道。

无汐一双明眸望着她,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浮语说的任何话其实无汐并没有听进去,但是,却觉得萧重华到底是那只眼睛看到她和浮语那一点像。

这眼瞎的程度。

但是这真的是一个机会呢,毕竟如若是浮语开口了,萧重华是不会拒绝她的,那样的话她也可以有正当的理由出去了,那些仇恨的事情,她只要协助一下画倾城就可以了。

原来,她渴望已久的自由费尽周折,就单单的凭借浮语的一句话,就可以得到了。

那样的话,她受过的那些伤和疼痛到底算着什么。

心中某个地方的难受开始慢慢的膨胀着,似乎快要炸裂一般。

无汐不动声色的将手抽了出来,一双明眸淡然的望着她淡淡的说道:“那就有劳皇后娘娘了。”

那双清冽的眼眸,仿若能印出世间的一切黑暗一般,让人无法直视。

浮语微微的望着那双明眸,心中微微的有些怪异的情绪升腾起来。

无汐没有在浮语的宫中坐着,谈完条件之后无汐就出来了,不过心中还是稍微有一点点的惊讶,或许是浮语那种生性淡漠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的过,突然间的插手管宫中的事情,让人有些不适应罢了。

浮语倾心萧重华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毕竟天下在没对她这样痴情的人和可以供她这样的吃穿用度了,既然逃脱不了皇宫,她没有理由不选择萧重华。

如果无汐没有猜错的话,那么浮语年少倾心的人是萧潋清无疑,但是萧重华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他们之间的是非恩怨,无汐也在没有了精力在去打探。

说起来,这问肃家的院墙怎么这样的高啊,无汐勉强的爬上了问肃的府邸。稍微的望了一下下面。

眼角不由的抽了抽,问肃是多怕他们家招贼啊,把院墙设置的这样的高。

虽然无汐知道有九儿他们去查,但是果真还是要自己看一下的比较好,所以在宫中待到烦躁的无汐,决定为自己找的事情做……

虽然不是什么好事情,无汐爬的院墙是非常隐蔽,稍微的望了一下问肃的府邸守卫并不是忒别的森严,那为什么九儿的报告中却并没有详细的的府邸报告。

虽然无汐也并不是怀疑九儿他们的办事效率。

稍微的疑惑了一下无汐还是决定自己去探查一下。

但是还没有动一下,一个修长的光洁的手就抻住了她然后一个轻盈的声音在无汐的耳边响了起来:“会死的哦。”

这样魅惑的声音,普天之下也只有那只狐狸了。

无汐一回头果真是裴炎。

红唇勾起绝美的笑容,那妖艳的红衫在空气中映衬的更加的妖娆,一双秋水一般的眼眸盈盈的望着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无汐蹲在墙角上,眼角微微抽了抽的问道。

这只狐狸果真是飞扬跋扈的喜欢挑灯瞎转。

“那无汐又怎么会在这里呢。”裴炎似笑非笑的说道。

那泼墨的发微微的遮住了忧魅的眼眸。

无汐微微愣了一下,夜闯丞相宅,想看看他夫人,这种话无汐怎么说的出口啊。

不过索性萧重华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方帕然后轻轻的扔到了丞相府中,瞬间那方帕被削成了很多块。

无汐微微的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的眯着眼睛这才看到在月光的映射之下,那微不可及的银丝钢丝布满了整个的府邸,若是她就这样的跳了下去,估计现在被大卸八块的人就是她了,怪不得九儿他们并没有确切的问肃的府邸的确切图纸,毕竟这个机关也是非常的棘手。

虽然很不想称认,但是她的确是被裴炎给救了呢。

“虽然并不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但是你是笨蛋吗。”裴炎微微的调侃着无汐,毕竟这

银色的钢丝也并非完全的看不到稍微细心一点完全就可以发现。

很明显面前的这个女子根本就没有状态。

虽然的确是有点,但是还是不情愿的被裴炎这样的说呢。

看来今天她也侦查不了问肃的府邸了呢,这糟心的事情还真是一件比一件的多。

无汐微微的转头问向裴炎说道:“那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裴炎依旧轻笑着,墨色的发在空中微微的飘逸着。

“这里离祭坛还是比较近的呢。”裴炎轻轻的说着,忧魅的眸子在月光的映射下愈发的美丽。

无汐微微怔了一下,说起来无汐第一次的遇到裴炎的时候就是祭坛里呢。

裴炎为什么会对祭坛这样的执着呢。

“反正也已经相遇了,所以要不要一起去呢。”裴炎轻笑道。

无汐的眼角微微的抽了一下,谁要和他去啊,她还是回去睡觉吧。

刚想起身拒绝,裴炎二话不说的就把她给揪到了祭坛哪里。

这里依旧诡异而惊悚,斑驳的血色在石台的雕塑上说不出的诡异。

“你为什么总是来到这里呢。”无汐下意识的问出了她想要问的问题。

裴炎轻轻的说道:“这里是我姐姐的坟墓呢,她是被前朝的皇帝作为祭品在这里被杀的。”

无汐微微的望着他,瞳孔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张了张嘴说道:“对不起啊。”

问了不好的事情呢。

裴炎轻笑了一声,看似轻松的说道:“也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他玉洁的手掌上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满满的樱花,他微微的撒在了这雕塑之上,风微微的吹起,樱花飘落的很是漂亮。

“这只是她的宿命而已。”裴炎的声音看似轻描淡写:“不常常看她一下的话,也是怕她寂寞。”

但是无汐觉得,他果真

还是很在乎他的姐姐的。

或许像他这样散漫自由的人,却成为了开国元勋,和他的姐姐恐怕有很大的关联。

那整个国家为她陪葬吗,果真裴炎和萧重华与萧潋清一样呢,偏执的执着着某一件的东西呢。

她以为,在他们中间裴炎是最生性潇洒的人呢。

“说起来,总是待在京城也有些腻了呢。”裴炎突然轻轻的说道,一双忧魅的眸子仿若在蛊惑着什么:“要和我一起去浪迹天涯吗。”

声音中半真半假:“毕竟我很钟意你啊。”

无汐微微的有些失笑,一双明眸凝视着裴炎轻笑道:“王爷舍得这荣华富贵吗,还有萧重华。”

裴炎轻轻的向她眨了眨眼睛说道:“我本就对这些荣华富贵不感兴趣,萧重华他的能力我也是相信的。”

“无汐不喜欢自由吗。”裴炎轻轻得笑着仿若黑夜中盛开的彼岸花一般的美丽。

他从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觉得他们本就是一种的人,果然他还是对无汐有着浓厚的兴趣呢。

自由啊,无汐轻轻的笑了一下。

这东西怎么会不喜欢呢,她一双明眸微微的望向裴炎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凤仪宫内一身中衣的浮语,泼墨的发散落在光洁的脖颈说不出的美丽。

萧重华轻轻的在她身后为她梳着发,一举一动之间充满着温柔。

浮语顺势的靠在就萧重华的怀中。

萧重华轻轻环绕着浮语轻声的说道:“怎么,累了吗?”

浮语微微的笑了一下,美眸中也恰到好处的渲染着温柔,柔柔的说道:“在想一些事情。”

萧重华轻轻的在她的墨发上落下了一个吻,修长的手指微微的磨挲着她的腰,低低说道:“想什么呢。”

浮语皮肤感觉到了热度,葱白的手也环绕着萧重华的脖颈,倾城的容颜也被衬的有些魅惑。

“在想一个人。”浮语在萧重华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是我吗?”萧重华有些戏谑的说道,顺势的让两个人躺下。

轻轻的挑逗着对方的挑逗着每一个的神经,凑的越来越近的身体。

浮语微微声音带着不匀的气息说道:“在想无汐呢。”

萧重华的动作微微的怔了一下,随后不着痕迹的将二人的华裳整理好了,似乎刚才暧昧的画面没有出现一样。

“怎么突然想起她了呢。”萧重华微微的说道,子夜一般的眼眸仿若深潭一般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浮语虽然有些惊讶萧重华的反映,但是依旧没有表现出来,不着痕迹的说道:“想为她安排一个好归宿,毕竟这大好的青春在宫中浪费了,陛下也不忍看到这种事情吧。”

浮语在一次的轻轻的靠在了萧重华的胸膛上。

“不如就给她在外边找一个好归宿,也算是对她的补偿。”浮语的声柔柔的,很是善解人意一般。

浮语微微的环绕着萧重华,声音中带着些些许轻音说道:“陛下,答应吗?”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愈发的深沉,薄唇微起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