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九十八章 你还不是仗着我……

萧重华的床的确时很软,但是被猛然的摔了上去,无汐的背后瞬时间的就疼痛起来了。

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看不出任何得情绪的望着她。

但是无汐的眼眸已经被怒气所覆盖,无汐起身,然后揪住了萧重华的领子,咬牙的说道:“你是不知道,你这几天有多莫名其妙!”

萧重华任由无汐揪着,薄唇紧紧的抿着,子夜般的眼眸凝视着面前的这个女子。

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生气,但是只要从无汐的嘴中听到别的男子,他就会莫名的烦躁。

无汐微微的望着萧重华,沉默就良久之后,无汐将萧重华的领子领子放开了,然后起身准备离开,突然觉得好疲倦。

“我不想奉陪你这种无聊的情绪,我今天真的挺不舒服的。”无汐淡淡的说道,心里乱糟糟的。

萧重华没有等到无汐离开,突然从背后一下子就这样的抱住了无汐。

无汐还未来的及反映,萧重华捏住了无汐的下颚让她的头被迫的转向了他的那边,就在此刻一个冰凉的吻落在就她的唇上,带着些许的霸道,试探,和缠绵。

萧重华感受到了,那炙热的体温是从何而开的了。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磨砂着无汐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无汐的瞳孔猛烈的颤抖了一下,炙热的温度从萧重华的指间传了过来,无汐听道了心中的某个地方在隐隐的作祟,那不规则的心跳声,在一点点的剥开了她所有的的借口伪装。

萧重华的手指已经触碰到了她的皮肤,神经都叫嚣着战栗着。

纠缠的吻愈发掠夺着,划过肩胛骨得手指挑逗着每一个的神经。

在不停止的话,会出事情的……

必须飞停止下来……越来越近的距离,控制不住的炙热。

无汐用仅存的一点理智将萧重华彻底的推到了,眼眸中朦胧的水汽还迷蒙着。

萧重华被无汐压到了**,那双子夜一般的已经被些许的渴求代替了。

无汐微微抿着唇,眼眸中充斥着些许的愤怒和悲凉望着萧重华。

“陛下,还要将我耍到几时?”无汐咬牙的说道:“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吧,为什么还不放过我呢,没有人会一次次的去接受伤害她的人……”

无汐凑近了,萧重华的容颜,眼眸中已经被悲凉所取代:“陛下,你不就是仗着……”

下面的一句话,无汐没有说出来,淹没在喉咙之中。

如果可以无汐希望一辈子都不要承认,一辈子都不要知道……

无汐将萧重华的衣领放开,从萧重华的身体上走了下来,淡淡的说道:“我暂时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稍微的静一下吧。”无汐渐渐的走出了寝殿中。

萧重华也没有阻拦她,手间微微的残留着温度。

好看的眉微微的蹙了一下,他从未如此的失态过……

夜晚的风将无汐的烦杂的情绪吹散了一些,但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却依然清楚的出现在了眼前。

无汐

微微的扶住额头,别在想了,像个笨蛋一样呢……

宫中的气氛如同一潭死水一般,凤仪宫中缭绕的龙涎香。

萧重华坐在案桌上批阅着奏折,身旁的浮语安静的在他的旁边看着书,一切的画面幽静美好,但是萧重华脑海里却总是闪现出无汐那双悲凉的眼眸。

她最后一句话想说的是什么……

萧重华的手指微微的攥紧了手中的奏折。心中莫名的烦躁不由的微微的腾升起来了。

浮语将这一切都收入了美眸之中,他没有说话,只是不动声色的将头微微的靠在了萧重华的肩膀之上。

感受到了的萧重华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发,眼眸中带着宠溺。

“总感觉,像回到了那个时候呢。”浮语轻盈的声音传了过来:“露宿夜再的时候,你总是把披风给我盖上,我就是这样靠着你的肩膀睡着的呢。”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微微的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那个时候对于她来说,也算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吧。

他喜欢的人就在身边,但是她的眼眸中却带着失望的望着马车。

那记忆深刻的失落呢……

萧重华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当初浮语从马上摔下来的时候,如果是他第一个接住她,那么是否那个时候就可以得到她的心。

明明现在他渴望已久的东西已经到了他的手里。

但是却跟想像中的感觉不一样,那样温度,不是他想要的……

黑白棋盘上,两方的交锋剑拔弩张。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夹起一个白子落在了棋盘上。

无汐怔了怔,将手中的黑子放下了,会心的笑了一下对阮玉说道:“我输了。”

阮玉微微的望着面前这个人,淡淡的开口说道:“你根本就没有用心吧。”

她这副失魂落魄的表情根本就无法骗过阮玉。

“最近有点睡眠不好。”无汐轻轻的调笑着:“玉儿要不要给我开副药?”

“我能治的病很多。”阮玉平静的说道:“但是我治不了心病。”

无汐的眼眸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但是嘴角却率先的笑了出来:“我的心这么大,那还会有心病啊,玉儿真会开玩笑。”

“你明知道,你在我面前无法掩盖些什么的。”阮玉的声音中稍微有些波动:“那为什么还挂着一副假笑?”

阮玉的眼眸太过的直白,无汐真的是没发反驳什么。

只能轻轻的趴在桌子上,手轻轻的磨砂着手中,棋子说道:“玉儿,我今天不是来和你吵嘴的,我是真的好久都没睡了,让我休息一下。”

刚刚说完,无汐就闭上了眼睛,良久就在没有了动静。

阮玉望了一眼,这个连睡觉都紧锁着眉的人,不由的轻轻的叹了口气,修长的手指微微的抵住了她的额头。

你什么时候可以稍微的相信一下别人,别把什么都抗在自己的肩上呢……

阮玉为她轻轻的盖好了披风,空气中的熏香也换成了安神的。

他坐在她的旁边

,轻轻的将手中的医书打开,如果时光可以停留在这一刻就可以了……

萧重华用完膳就又回到了他的寝殿之中,没有在浮语的凤仪宫了。

浮语差人将餐具收拾了下去,美眸中微微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往前日萧重华都会居住在她这里,今日倒是有些反常呢。

“离儿。”浮语轻轻的说唤着身旁的婢子。

一个婢子恭敬的走了过来说道:“娘娘有什么事情吗?”

浮语微微的望了一下那幅巨大的凤凰壁画轻轻的说道:“本宫看这副壁画有些年头了,略微的显些陈旧了,无汐画师不是在宫中吗,你且将她请过来。”

离儿稍微望了一下那副画,发现闪耀无比,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损坏,而且是出自名家之手,为什么要让一个宫廷画师去画呢。

但是主子的话,她这个做下人的怎么能不听呢。

无汐听到这个的时候,微微的回想了一下凤仪宫的那幅画,虽然其他的陈设无汐或许记不太清楚,但是那亮瞎了的凤凰图她还是清楚的记得的。

让她的作品去代替那凤凰图,岂不是开玩笑的。

无汐微微的皱了一下眉,不知道浮语在想些什么,还是先瞧瞧去吧。

无汐随着那个婢子来到了凤仪宫,为浮语行过礼之后,浮语就赐了坐给她。

无汐望着浮语容颜依旧倾城,但是总是哪里有一点的违和感,虽然无汐说不明白到底是哪里。

浮语为她斟了一杯茶,茶太过甜腻无汐不太喜欢,仅仅是饮了一口便放下了。

这里的用度以及陈设果真依然的奢侈,萧重华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放纵呢。

无汐一双明眸微微的望着浮语,淡淡的开口道:“皇后委托给臣的事情,臣恐怕完成不了,这幅画虽然年代已久,但是还是如初画一般崭新,做功精致画面优美,最重要的沁透着那个名家的心血,如若让无汐来话的画,怕是要毁了这幅画了。”

无汐没有和浮语废话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毕竟无汐是真的不想在这里待,总感觉第六感都在隐隐的跳跃着。

浮语轻微的笑了一下,说道:“本宫招你开也不完全是为了这个事情。”

无汐一双明眸不动声色的望着她,等着浮语的另一句话。

浮语轻轻的饮了一杯茶,投足之间皆可成画。

“以前因为本宫和陛下中间隔了太多事情,所以本宫明白他的心意尚晚了一些。”浮语轻轻的说着,美眸恰到好处的流露出幸福的目光:“但是如今却已全然接受他了,虽然有些出乎本宫意料的,是没有想到他如此的高兴。”

“好像一个孩子一样呢。”浮语浅浅的笑了。

的确像个小鬼,喜怒无常的,一瞬间无汐的脑海里就回想出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再此之前他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浮语一脸的歉意的说道:“为了弥补因为本宫的过失。”

浮语的美眸中看似的充满了真诚,手轻轻的覆盖在她的手中说道:“无汐,我给你个机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