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九十三章 你送朕的礼物呢

无汐醉眼朦胧的望着面前的摊开的修长的手,微微有些疑惑的望着他。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望着她,薄唇微起说道:“你的礼物呢?”

无汐的脑子更加的混沌了,这个时候萧重华在说些什么呢,他最好的礼物不是已经收到了吗,无汐微微撑着头,轻笑的望着萧重华说道:“这个时候你在说些什么呢,你的礼物不是在哪吗。”

无汐微微指向在大殿中央翩若惊鸿的完颜皇后,萧重华的眸子一沉,将手放下了,然后将头别了过去,无汐也微微的皱起清秀的眉,怎么感觉他生气了。

浮语将这一切都收入了眼底,美眸微微的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一曲完毕,浮语也不由得微微的有吃力,无汐身旁的萧重华起身离席然后将浮语给抱了回来,眼眸中的深情是所有人可见的,那些流言蜚语不由得就全散了,无汐微微的笑了一下,手中是湛满的酒杯,真好呢,萧重华的到他想要的了。

浮语轻轻的将头放在了萧重华的胸膛,嘴角挑起一抹微不可及的笑容。萧重华从始至终都未看她一眼,宴席已经过半,无汐不知不觉中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了,胃里一阵**,但是到嘴边的酒不喝又有些可惜,但是一只修长的手江酒樽给拦了下来,微微的皱眉说道:“你喝太多了。”

无汐歪头望着他,顺势就将酒杯给放下了然后拍了怕萧重华的肩膀说道:“也是呢,那我就先离开了。”

但是还没有等到萧重华说些什么,无汐就已经起身离开了,萧重华似乎刚想拉住她,但是一旁的浮语为他夹了一个菜说道:“今日御膳房做的牛肉不错,陛下尝尝。”

萧重华是无法拒绝的。无汐在假山后边,吐了个昏天黑地,感觉胃都要吐出来了。

“你还好吧。”一个声音轻轻的在无汐的后边响起,无汐下意识的回头,画倾城那张如画的脸出现在了无汐的面前。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宴会呢。”无汐接过了画倾城的帕子轻轻的拭了一下嘴角。

画倾城微微的靠在假山边上:“看到你不舒服就出来了。”

无汐微微的有些失笑,明明是为了这个西域王举办的宴会,现在却连主角都出来了。

“刚才,那个在中央跳舞的女子你可认识?”画倾城微微的问道。

无汐顺嘴就说道:“那个是神女浮语,已经是别人的皇后了,你就别惦记了。”

画倾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了无汐说的是什么,微微的失笑的摸了一下她的头发说道:“你在想什么呢,只是有些事情想了起来了而已。”

“不过你不杀萧重华的原因是不是还有一个。”画倾城不明所以的说出了一句话。

月光悄悄的下去了,黑夜中看不清无汐的表情。

“那只是你的妄想而已。”无汐也说出了一句不明所以的话。

“但愿吧。”画倾城的明眸微微的暗了一下:“你别受伤就好。”

而另一旁,萧重华已经将这一切都收入了眼底,垂落的手不由的微微的攥紧,他为什么要出

来找这个人。

第二天又有一个风靡整个京城的话题爆炸性的出现了。

萧重华第一次在完颜皇后的寝宫里过夜,这个消息怎么不够具有爆炸性。

说什么这神女也最终会拜倒痴情的天子脚下。

还说什么,这太子终于是有着落了。

不过萧重华的后宫三千可是都碎了一地的心,本想着若是浮语一天不倾心与萧重华,那么她们也许还有些机会,但是如今这天造地设的一对,已经情投意合了,她们是注定要孤独终老在这大殿中了。

果真是前一天的酒喝多了,第二天无汐的头都快疼爆了。

但是这一天来无汐画阁中的人又是别的多,不过都是各宫的娘娘罢了。

无非都是想留住容颜中最好的一面,期望将来老的时候,还有个留念。

无汐知道这些女子绝望的心情,余生是这样的长。

所以每一幅画无汐都是无汐都精心的画着,期望将她们最好的容颜都刻在了上面。

还有一个女子拉着她的手,眼泪汪汪的说道:“陛下,还是为姑娘着想的,最终没有将姑娘封了妃,等过些年被放了出去,那样的话还能寻个良人。”

寻个良人吗。

无汐躺坐在在椅子上回想着那个妃子的话,身体上每一处都酸痛无比。

突然一杯冰凉的茶杯放在了无汐的额头之上,无汐打了个激灵。

清歌俯瞰着她说道:“还活着呢吗?”

无汐将那杯解酒汤喝了下去,然后说道:“已经快死了。”

冰凉的**顺着无汐的喉咙滑了下去,微微有些混沌的头也就好了很多。

清歌复杂的望着她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无汐对清歌说道,她今天晚上要出去一趟,然后如果有人来的话就说,她已经睡下了,千万别让任发现她并没有在画阁中。

无汐稍微要去她的楼打探一些事情。

无汐刚刚踏入缓夜愁的时候被这里的景象微微的有些惊讶到了呢,仿若现代却又不失古风的地方,而且人气还是非常的旺盛啊。

当看到无汐来的时候,九儿的面容先是震惊,然后就一把将无汐给抱住了,眼中的泪水已经滑落在了无汐的脖颈之中,无汐轻轻回抱着她,然后说道:“我回来了。”

她这个掌柜的可是有些不负责任呢,真的是名副其实的甩手掌柜呢。

九儿将无汐带入了一个隔间将眼泪轻轻的擦拭掉。

傻笑的呢望着无汐。

“我以为在也看不到姑娘了。”九儿轻轻的说道。

无汐轻轻的摸了一下九儿的头说道:“傻丫头。”

缓夜愁被九儿搭理的很好,表面上是一个古代的夜总会,但是其实暗地里也贩卖情报。

无汐将辰儿做的令牌放在了九儿的面前。

“很多事,太过的复杂,我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你说。”无汐轻轻的说道:“但是现在我想让你去找个人,去收集他的情报。”

九儿

轻轻的点点头,问道:“姑娘要找的可是谁?”

无汐望着九儿说道:“你可知,当朝丞相问肃。”

这个人在丞相中并不是特别的突出,而且是一个非常循规蹈矩的一个人,但是他是唯一一个被萧重华从前朝保留下来的丞相,而且到了天朝依然为丞相的人。

无汐曾经自己侦查过他,但是还是知道的事情非常的少。

毕竟一个人的能力是非常的有限。

但是这却关系到无汐的爹爹莫丞相,和为什么莫家在天朝除名了。

九儿点点头,凝重的望了一眼无汐。

辰儿培养出来的的杀手但是让无汐小小的吃了一惊,竟然是作为小倌儿的那几人。

无汐微微的扫了他们一眼轻轻的笑了一下,撑着头说道:“不错吗,几人。”

他们都并非池中之物,来到这里都有自己的苦衷,只要给他们一个机会,他就可以走出自己的路,而无汐恰恰的就给了他们这个机会。

所以他们对无汐的忠诚是不会变的。

毕竟无汐是偷偷的跑出来的在外面也不能待太久。

在画阁中的清歌跪在了萧重华的面前,然后轻轻的在心中微微的祈求无汐回来的时候还能平安。

无汐回到了宫中,夜晚的宫殿也很是寂静和压抑。

画阁也是如此,无汐微微的伸了个懒腰,准备去好好的睡一觉,昨天夜里的宿醉让无汐现在想起来胃里面还是一阵抽搐呢。

不过总觉得画阁中的气氛有些诡异。

无汐微微皱了一下眉,然后将画阁轻轻的打开一声支扭的声音划过了空气的寂静。

刚刚踏进去,然后那冷到极点的空气让无汐一下子警觉的望向对面的椅子。

果真那散发着冷空气的冰块脸就在哪里,无汐下意识的望向跪在底下的清歌,然后清歌也一脸无奈的望着无汐。

无汐瞬时间的反映过来然后行了一个标准的君臣之礼说道:“无汐参见陛下!”

萧重华冷冷的睥睨着她薄唇吐:“你可还知道回来。”

无汐微微低眸然后错开了萧重华的眼眸说道:“无汐不过是散了个步。”

萧重华走到了她的面前捏住了她的下颚让无汐被迫的望着他冰冷的眼眸。

“你可是去找他了!”萧重华的声音中压抑着怒气。

手中的力气微微的捏痛了无汐。

不过这次轮到无汐微微的有些懵圈了萧重华在说些什么啊,她去找谁了。

看到无汐没有回答,萧重华心中的无名火就又腾升了起来。

“你是不是去找他了。”萧重华在一字一顿的说了一句,手中的力气增大了几分。

那疼痛,不由的无汐微微有些皱眉,真把她的下颚当做橡皮泥啊。

说捏就捏啊。

无汐淡淡的回答道:“臣不知陛下在说些什么?”

一双眼眸清明的望着他。

萧重华的眼眸微微的沉了一下,然后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鞭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