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九十章 你要对我负责啊

西楼阁的深处,无汐在那里做了一个小型舞台,浅蓝色的纱微微的将空间遮住了,萧重华和浮语只能影影绰绰的看到无汐的人影而已。

无汐站定好了之后,轻轻的将小提琴放在了肩上,优雅而古典的音乐缓缓的流淌出来。

自然还是浮语最喜欢的音乐。

无汐刚开始是有些忐忑的,毕竟无汐并不会知道这个临时打造出来的,音色会怎么样。

但是出乎意料的却还是不错的。

浮语从未听过这样的音色,心中微微有些惊讶,轻轻的勾起一抹轻柔微笑,然后转身对萧重华说道:“陛下可是新请的琴师?”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微微的望向那浅蓝色薄纱的后面的人,子夜一般的眼眸深沉的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怎么你不喜欢。”萧重华的声音轻轻盈盈的很是美好。

无汐似乎在纱的这边都想像看到萧重华眼眸眼眸中的温柔与笑意,无汐想,这个罗刹一定很开心。

“陛下,怎会知道臣妾今日会来。”浮语的声音淡淡的,但是美眸中却也出现了些许的笑意。

“我猜的。”萧重华轻轻的说着,然后将一旁的座椅为浮语拉开,随后温柔的扶浮语坐下。然后做到了她的对面,烛光微微的映衬着两个人同样非凡的容颜美好的仿若画一般。

到此刻,无汐将手中的提琴放了下来,随后轻轻的出来,当然她的脸上多了个面具。无汐才不要被浮语给看到呢。

无汐轻轻的为二人将酿制的红酒倒上,艳色的红在水晶的杯子中愈发的妖治。

无汐能感觉到浮语微微的在打量她,但是无汐依旧从容不迫。

倒是萧重华从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

“今日,御膳房做了几道西域的菜色,你且尝尝。”萧重华轻轻的说着。

无汐轻轻的瞥见了那樱花绽放的温柔,突然觉得身体上某一处抽痛了一下。

“若我没有来,陛下你会怎么样呢。”浮语的与萧重华今日说的话是最多的。

不过萧重华布置的这边到也是特别。

清歌已经把膳食准备好了,然后按照无汐的吩咐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向萧重华那一桌走去。

银色精致的推车,别具风格的燕尾服,清歌为二人轻轻的行了个礼。

清歌将膳食为二人准备好,随后无汐和清歌就渐渐的退了下去,从始至终,萧重华都没有看无汐一眼。

退了出来的无汐深深的吸了一气,那身体的不适感总算消失了。

清歌在一旁有些复杂微微的望着她说道:“这样真的好吗?你至于帮陛下到这种地步吗?”

无汐微微望向那副画面,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这样不是很好吗,萧重华看起来挺开心的,他要是得到他想要的自然也就不会去祸害我了吧。”

无汐说的很轻松。

清歌清亮的眼眸直视无汐说的极其认真的说道:“我不是在说陛下的感觉,我是在问你的感觉。”

清歌轻轻的说道:

“我看到他亲了你了。”毕竟是还是小女生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清歌的脸还微微的红了呢。

“我并不是故意要偷看的,只是恰好的想问一下你材料的事情。”清歌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无汐拍了拍她的头然后轻笑道:“不过是一个吻而已并不代表着什么。”

“但是我听说过,陛下从未亲过别的女人,包括浮语也是。”清歌说的有些急,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无汐说这些东西。

无汐微微的怔了一下,没有亲过任何的人吗,果真那家伙对浮语很是忠诚呢,想一下自己夺了一个美男的初吻,也是赚到了。

“行了,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无汐又拍了拍她的头说道:“快点准备下一个过程吧,他们应该吃的差不多了,把甜点上上去,顺便把盘子收了。”

无汐说道,接下来的重头戏开始了呢。

清歌对无汐这副丝毫不在乎自己的事情的态度,微微有些生气了,外心中默念到明天是绝对不会在理无汐的,但是还是走过去了。

等清歌将一切都准备好了的时候,无汐轻轻悄悄的潜入了水底,虽然已经是五月天但是夜晚的水底还真是忒别的凉啊,无汐在水底里面感到了一阵的寒意,在江南的不好的记忆也一下子涌了出来。

但是无汐还是咬着牙下去了,然后将水底提前预备的箱子一下子打开了,那莲花灯瞬时间的漂浮了上去,而且每一个蜡烛都在燃烧着。

不要问无汐为什么,她现在都快冻死了。

无汐在海底悄悄的潜着,靠这个池水怎么这么深啊,无汐在内心吐槽了一番,但是也没办法浮上去,毕竟一个大活人从水中出来那得有多煞风景啊。

还不如放烟花呢,但是大晚上的也不好扰民啊。

自己做的死,跪着也要做完。

浮语见到这满池的莲花灯,唇角不由的微微的轻笑了一下,美的不可胜收。

“这让我想起了和陛下和宁王初遇的时候。”浮语的声音微微有些感叹,美眸中也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感情。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微微有些失神。

“今夜臣妾过的很开心。”浮语轻轻的说道,然后微微的向萧重华行了个礼说道:“还样陛下,又时间到臣妾宫中长坐一下。”

萧重华望着第一次低头的浮语,那抹波澜不惊的眼眸微微的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吧情绪。

“好,我会的。”萧重华轻轻的答应着,他是从来都不会拒绝她的,无论是她想要些什么。

萧重华吩咐于海将浮语送了回去而自己并未离开,淡淡的望着池面上,薄唇微吐道:“你还想在底下躲到什么时候。”

无汐从水底下出来了爬在岸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将那些不心喝进去的水,全吐了出来。

丫的,她这辈子都不要在潜水了。

“我说,为什么不和完颜皇后回宫啊。”无汐说道,在心中吐槽道,本来是想让你们一本上垒的。

萧重华

想拎小鸡一样将无汐拎了上来,子夜一般的眼眸微微的望着她说道:“以后在别做这么蠢的事情了。”

无汐这就怒了,你以为她为的是谁啊。

无汐没好气的摆了摆手然后微微的抱紧了自己,摆手说道:“是我多管闲事了。”

但是嘴角还是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开玩笑,她努力了这么久算什么。

但是该没有走出去呢,一只修长的手就把她抻回来了:“给朕回来!”

无汐就这样的被萧重华给抻了回去,但是某人正在气头上是一句话都不想对某罗刹说。

萧重华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我和她之间,隔了太多。”

“既然得不到她的心,那陛下为什么还封她为后。”无汐淡淡的说道,一双清明的眼眸望着他说道:“陛下还不是抱有希望的吗,明明就是一朝天子,为什么连个女人都搞不定啊。”

“她既然成为了你的皇后,那么就这一辈子都会属于你的。”无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些话,或许是因为某只陛下欺负的她倒是挺欢的,但是一到了浮语这里就这样的优柔寡断,某人心里感觉到一阵的憋屈。

萧重华轻轻的拂过无汐滴着水的发,凝视着那的双眸说道:“那样我放走她,你做我的皇后如何。”

无汐第一个反映就是眼睛亮了一下说道:“俸禄多吗。”

萧重华的薄唇微微扬起了一抹轻笑,无汐的回答还真是有趣,他难道平常有克扣她的俸禄。

某只看到某只陛下眼中的调笑了,才意识到自己的回答有多蠢,于是就借机去收拾酒,但是一不小心袖口里画倾城送的玉石给落入了红酒的杯中,那个她不管怎么办都没有出现过什么动静,无汐还以为画倾城在耍她呢。

但是此刻无汐很清楚的看到了,玉石开始有了动静,无汐悄无声息的将玉石拿了起来放在了袖口中,原来玉石的机关是红酒啊。

这无汐就有点不明白了,画倾城为什么要用红酒啊。

看无汐盯了红酒很长时间,某只陛下似乎有些误会了,径直的走了过来,然后用修长的手指为无汐递了一杯,然后递到了无汐的嘴边。

无汐愣了一下然后似乎明白了萧重华似乎误会了些什么,无汐很想解释些什么,但是看到某位陛下难得的主动,无汐觉得她要是觉得她此刻要是拒绝了他,某只会不会恼羞成怒。

然后咬咬牙的将那红酒给

无汐极其认真得说了一句:“我要喝了,你得对我负责啊。”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微微的望着她,似乎有些不明白她说是什么。

无汐一口气将红酒喝了下去,然后瞬间的倒入了萧重华的怀中。

萧重华下意识的去接住了她,薄唇微微勾起一抹轻笑。

原来她说的是这个意思,萧重华轻轻的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向宫殿。

昏睡着的无汐,到还是可爱一些。

那玲珑的曲线微微的显露出来,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微微的暗沉了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