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八十八章 你是属于朕的

“听说了吗,陛下一连几日都没有去浮语的宫。”

“这几天陛下好像在陪无汐那个画师下棋。”

“虽然便宜了那个卑贱的画师,但是也让那个不可一世的浮语知道,什么叫做君心难测!”

“她以为陛下真的会为她守一辈子啊!”

浮语宫中的婢子,听到这些话心里面倒是很不是滋味,毕竟因为是皇后的婢子,在宫中的地位自然要高一些,连比她们地位还高的人,都要忍让三分。

如今,陛下却被那个狐媚子给勾引住了,但是也难怪,毕竟这样的端着,毕竟皇帝时个男子,何况佳丽三千。

如此想到,那婢子也就有点坐不住了,毕竟这奴才还得依仗着主子不是,主子有荣誉了自是奴才也有甜头。

那婢子为皇后沏上了一杯茶,然后说道:“陛下虽说有一阵子没来了,但是心里面还是装着咱们娘娘的,瞧这入夏的东西可都是捡着上乘的给咱娘娘送来呢。”

浮语葱白的玉手微微捏紧了手中的茶杯,倾城的神色中依旧淡漠,清冷的说道:“本宫可在乎那些!”

这婢子赶紧的谄媚的笑了一下说道:“皇后娘娘心性纯良,不与争斗,这都是宫中众所周知的不是,是奴婢的嘴不好使,惹娘酿生气了!”

可生在后宫的女子,人颜老去,在没有个一二半女,无法母凭子贵,最后还不是落得人老珠黄晚年落寞的下场!

“你下去吧。”浮语也未喝茶,将手中的茶放于案桌之上,轻微的有些动静。

那婢子也不敢在说些什么,恭敬的端着茶下去了。

浮语玲珑的美眸盈盈的,她记得那个画师,名字好像叫做无汐。

亭台楼阁中,檀烟袅袅,一男一女对弈无声。

清风微微拂过,恰好将缭绕的烟微微的吹散。

良久,温润的玉石板上指光流转,敲击着沉香木的棋盘上,清脆的声音偶尔传来。

一段黑色华裳衣诀轻轻的拂过棋盘,修长的手指捻起一枚黑子,子夜一般的眼眸没有半分的动静,啪的一声,按在了棋盘之上。

无汐微微偏头,清秀的眉微微蹙了一下,眼波如水一般从棋盘上流过,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说道:“陛下这招棋也忒毒了一点,竟然是请君入瓮,可怜我那几个大将左右冲突,也逃不出陛下的网啊。”

萧重华的棋力非凡,攻杀凌厉,落子如飞。

萧重华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微微的望着她说道:“你棋路敏捷,多有妙招,但是有时会失之与略急。”

萧重华淡淡的为无汐解说道。

无汐一双明眸淡淡的对向那双仿若子夜一般的眼眸说道:“受教了。”

不过余光却瞥到了一个脚步匆匆的女子,无汐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果真按耐不住了,虽然知道前来的宫女定然是浮语宫中的但是,但是是不是浮语派来的可就不知道了。

毕竟奴婢的地位可是仰仗着主子的,如果无汐没有猜错的话,一会儿这婢子肯定会跪倒在萧重华面前,然后哭泣的说道,

完颜皇后身体不适什么的,还望陛下去看看。

但是无汐是不会让别人去打乱她的计划的。

或许是察觉到了无汐的目光,萧重华微微侧身,但是无汐没有给她机会。

阻止他侧身轻笑道说道:“陛下,今天清歌做了一道极好的膳食,陛下不去尝尝。”

面前的女子,竟然会把美食分给他,这让萧重华子夜般的眼眸微微的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好。”萧重华淡淡的说道,一旁的于海赶忙就将玉撵给招了过来。

萧重华踏了上去,轻轻的将骨节分明的手伸向了无汐。

靠!萧重华什么时候这么绅士了,无汐微微的怔了一下。

但是很快的就被她掩盖过去了,不过眼看那个婢子知道萧重华要走了,立马加快了步伐。

无汐还是伸出了手,萧重华轻轻的将她给拉了上来,然后一行人就走了。

而那个婢子也只能干着急的跺了跺脚。

无汐自然知道她不会善罢甘休,等回了宫,无汐将借口出来了,忍痛的将那些美食印到了脑海中。

出了宫果真,在不远处看到了那个婢子,无汐飘悠悠的来到了她的面前,着实让她吓了一跳。

“你!你干什么!”那婢子趾高气昂的说道。

无汐也懒得和她废话,冷冷的望着她说道:“你还想让你家主子得宠吗。”

可能是因为无汐的气场太过的强大,那个婢子下意识的去点点头。

“那样的话,你就不要轻举妄动。”无汐勾着一抹轻笑,愈发的让那婢子的身散发着一阵寒意。

“你在碍事的话,会死的哦。”无汐淡淡的说道,明明话很轻但是却让那女子感到了一阵恐惧,二话没说就赶紧逃离了这里。

无汐望着那跑的如同一缕烟的婢子,不由的轻轻的笑了一下。

“看到你这样的精神,我就放心了。”一个如玉一般温凉的声音在无汐的身后响了起来。

无汐下意识的转头,那清俊的容颜,温和的双眸映入无汐的眼帘。

因为某一晚上的东西太过的刺激,无汐一时间没办法正视这个美如画的宁王爷。

“臣见过王爷!”无汐下意识的行礼,正好的移开了那温和的目光。

萧潋清轻轻的笑了,如同清风一般的温柔,他将无汐扶了起来轻轻的说道:“不是说了吗,你我之间不必称臣。”

尽管他是真的非常的温柔,但是无汐还是一刻都放不下警惕,而且宁王好像还和浮语有什么样的联系,就更让她感到奇怪了。

“你是来找陛下的吧,一起进去吧。”萧潋清轻轻的拂过她的头发,指间上的触感从无汐的头发上传了过来。

“千……夜……千夜……”

“等等我啊……真是的……你眼中就只有他吧……”

一幅幅的画面从无汐的脑海中闪了过来,又是这个声音,到底是谁呢。

因为萧潋清走到了前面,所以并没有察觉到无汐的不适。

无汐就这样的失魂

落魄的和萧潋清进了宫殿之中。

缭绕的龙涎香在空气中弥漫着,清淡的茶香也混合在了其中。

“听太医说,你这几日身子不太好?”萧重华的声音很轻,对待他的皇弟,某个罗刹还是很温柔的。

“不过是得了些风寒,是太医们小题大做了些。”萧潋清的声音如玉一般的温凉。

“你的身子素来不好,还是小心些为好。”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淡淡的望着萧潋清说道:“江南那些日子为难你了。”

萧潋清自然是听的出来萧重华声音中的歉意,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不碍事,不过都是为了子民着想。”

“不过,陛下的生辰也快到了,可有想过要怎么做?”萧潋清温和的问道,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不过还是老样子罢了。”萧重华淡淡的说道。

“那陛下可有想要的东西?”萧潋清继续问道。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微微的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目光。

他想要的恰恰是他得不到的。

见萧重华没有回答,萧潋清轻轻的饮了一口茶然后说道:“陛下去江南的几日,狼阔已经平定的西域,新任的西域王是要借着此次机会觐见陛下,因为臣弟的身体欠佳,未能给他回复,折子臣弟已经让人给送过来了。”

萧重华轻轻的点了点头,一双子夜一般的眼眸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两个人都说了些什么,无汐并没有听进去,满脑子都是想的脑海中的刚才闪过的画面。

连萧潋清的离去都并没有的发觉。

直到萧重华的声音将无汐给唤了回来。

“你想什么呢!”萧重华冷冷的声音传到了无汐还没有完全回神的大脑。

顺口无汐就说了:“想宁王爷呢。”

然后下颚一阵疼痛,无汐被迫的望向了萧重华那双寒冰般的眼眸。

“在朕的寝宫,想别的男子。”萧重华薄唇微微的吐出冷冷的字:“你说,朕该怎么处罚你。”

无汐额头上的青筋爆了爆,然后说道:“臣又不是陛下的,连想谁陛下都要管吗!”

萧重华的眼眸暗了暗一把将她从作为上拉了起来,环住她的腰禁锢着她说道:“你怎么不是朕的。”

无汐咬牙说道:“陛下那只眼睛看到我是你的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萧重华冷冷的说道。

无汐额头上的青筋又爆了爆,一字一顿的说道:“陛下可真会开玩笑,没听说过朝廷官员的私事皇帝还要管。”

“那要不要让朕把你封了妃!”萧重华的声音中也含着温怒,这个女子还真的容易挑起他的怒气,虽然想的人是他的臣弟,但是一想到她想的是别的男子,萧重华就有些怒气了。

“陛下这么喜欢看宫斗剧吗。”无汐微微的讽刺道,嘴上一点都不饶人,再说了,也是萧重华无理取闹啊。

没一点的前奏,萧重华禁锢着她就这样的再一次的吻上了她的唇。

修长的手轻轻的磨裟着她的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