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字体:16+-

第八十六章 某人头顶原谅色

虽然说偷窥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但是无汐也不想啊,这样月黑风高,俊男波霸女的两两相视,这要开车的节奏,无汐就不得不临场观摩一下了。

毕竟面前的人是堂堂如玉的萧潋清和倾国倾城的浮语啊。

这组合大夜晚的不碎觉,跑到假山的后边想不让人起疑都难啊。

无汐将手中油腻腻的鸡腿,某只清歌非常严格的控制她的饮食,天天给她喝汤吃青菜,作为一个肉食系列的女子,在这样的被清歌给喂下去,她都快变成一棵青菜了。

所以无汐的冒着被某女子手撕的情况下,从御膳房拿了她心心念念的烤鸡。

然而就在回城的路上,却无意见撞见了这样的一幕。

所以下意识的躲在了一个地方,虽然暗影很模糊,但是这样美炸天的颜值,那怕是在黑暗中也能亮瞎了双眼好伐。

而且她真的是有点小瞧了浮语一点,那就是人家不仅有颜,人家还有料,那欧派。

无汐稍微的盯了一下,不由的也吞了吞口水,突然莫名其妙的觉得萧重华的品味还真的是极佳的。

不过还是有一定的距离,无汐虽然能看到他们的面容,但是无汐听不到声音。

浮语要是想见萧潋清白天直接召见呗,干嘛要大晚上的躲到这旮旯里啊,无汐咬了一口鸡腿,继续看着,这要是被萧重华看到了,无汐都觉得有种抓住老婆和小叔子奸情的感觉。

等一下……无汐下一刻考到的差点连手上的鸡腿给掉了。

那是扑入了萧潋清的怀里吧,是扑进去了吧,而且是哭着扑进去了。

无汐有这样的一瞬间看到了萧重华头顶包青天,一群草泥马在狂奔。

无汐悄悄的将身子低了下来,决定还是先撤,她看到了一幕不得了的画面呢,她的接受能力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不过刚刚退出去不到几米,无汐就又退了回来。

那个是萧重华吧,就算是夏天也能变成寒冬万年不化的冰块脸,就算化成灰无汐也认得啊。

某人罗刹正在光速的向这边移动,过不了多久就会到达敌方战场,看到这原谅色的一幕。

无汐微微瞥了一眼后边,眼角抽了一下拜托还抱起来没完了啊,骚年节制些好吗。

不过,某王爷温和的眼眸冲着这边笑了一下对吧,无汐被自己的想法给激了一下。

为了避免,血刃兄弟,冲发一怒为红颜这种惨案的发生。

无汐决定还是帮某位王爷拖住一下某个陛下吧。

无汐作为偶遇现场,嘴角勾起连她自己都觉的虚伪的笑容说道:“呦,陛下还没睡呢。”

萧重华本是批奏折批阅到了深夜,出来放松一下,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女子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如同一潭深渊一般不可窥探,随后伸出手指轻轻的划过了无汐的脸颊,淡淡的说道:“怎么几日不见,爱卿就如此的想念朕吗?”

无汐额头上的青筋爆了一下,拜托是谁给你的勇气啊,而且她的脸上那个字

写着很想念他啊。

还不是为了让某人的头上的原谅色浅一点啊。

无汐压住心里的火,然后恶意的将手上的油向萧重华的黑色龙袍上给蹭了蹭,随后轻笑道:“陛下多虑了,不过是见到今儿个天上的星星很是美丽,所以出来瞧瞧罢了,没成想却遇到了陛下。”

萧重华将她的小动作收到了眼底,然后将那只狼爪给抓住了,薄唇勾起一抹冷笑说道:“是吗,或许爱卿需要让阮玉看看眼睛了。”

无汐微微望了一下天空,发现黑沉沉的连个星星的影子都看不到。

是她失策了。

不过无汐还没有怼回去,萧重华突然放开了无汐的手,一切的动作太过的唐突无汐都没有反映过来。

不过一眼瞥见了萧重华瞬变温柔的眼眸,随后果真后面一抬头就望见了过来的浮语。

脸上丝毫未见的梨花带雨,倾城的脸颊一如既往的淡漠。

随后标准的为萧重华行了一个礼说道:“臣妾见过陛下。”

果真萧重华一改往日的冷漠,非常温柔的将浮语浮语扶了起来,轻声的说道:“夜深了,为何还不去睡。”

无汐微微翻了个白眼,稍微的瞥了一下萧重华的头顶,看看那原谅色是有多深,随后准备退了下去。

不过看到了浮语很明显的躲了萧重华的手,而某只陛下的眼眸却露出了神伤。

这无汐就不淡定了,喂,某只怎么对她的时候就这样的狠心,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把你伤成这样,无汐打心底鄙视了一下萧重华。

随后勾起了一抹笑,然后轻轻的挽上了萧重华的手臂,满眼温柔的望着萧重华,轻柔的说道:“陛下不是要陪我去赏昙花的吗?”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瞬时间的有些发冷。

无汐没有丝毫畏惧的使暗劲掐住了萧重华的手臂,用内力渡着声音说道:“陛下若是想得到完颜皇后的芳心,此刻就对我温柔一点。”

这种声音不管在场的人有多少能听到这种声音的也只有萧重华一个。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微不可及的暗沉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温柔,修长的手指轻轻弹了一下无汐的额头说道:“你啊。”

声音中满含着宠溺,无汐背后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

无汐轻轻的瞥了一下浮语,果真看到了浮语眼眸中那抹微不可及的震惊。

萧重华回过头来轻轻的对浮语说道:“夜色深,你还是快些回去吧。”

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但是被无汐给架着走了,这个女子的力气什么时候这样的大了。

和浮语擦肩而过的时候,无汐故意的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

当然是为了让浮语看到。

就在萧重华和无汐已经消失在浮语的面前的时候。

某只罗刹一下子将无汐拎了起来,掐住她的脖子说道:“你到底想干些什么!”

听到这句话,无汐真的是气打不是一出来,合着这只陛下只会欺负她啊!

贝齿一咬,丝毫没有留情,

诡异的鲜血从萧重华的手指滑了下来,一吃痛的就将无汐放开了。

“我这是在帮你啊!”无汐咬牙的说道,就你这种痴情种才会被她瞧不起吧,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她不就是仗着你喜欢她啊,才这样的肆意妄为,活该你这种人带绿帽子!

无汐真的有些气炸了,眼中都冒着火说道:“陛下若是听我的,三天之内我让浮语来找你!”

萧重华子夜一般的眼眸依旧仿若寒泉一般冰凉:“我如何信你!”

“我不会像陛下一样的!”无汐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答应过的事情是一定会做到的!”

“况且陛下难道不知道张弛有度,故擒欲纵吗!”无汐的气压低到了极点,当然还有恃宠而骄。

无汐第一次觉得,萧重华镇的很可悲。

萧重华的薄唇微微的抿着,子夜一般的眸望着她,随后把被咬破的手指,伸到了无汐的面前,说道:“破了!”

顿时让无汐觉得有可气又可笑,萧重华是小孩子吗。

随后无汐就在怀里去找手帕,但是还没有找到的时候,萧重华却把流血的手指伸到了她的嘴里。

无汐微微有些发愣,一股腥甜的味道从口腔中蔓延着,某人把她的嘴微微的撬开,然后薄唇就在无汐发愣的时候,轻轻的覆盖上了。

无汐的大脑一下子短路了,这是什么样的神展开啊!

混合着血腥味的吻,掠夺着她的呼吸,无汐想推开某人,发现身体根本就动不了。

丫的,萧重华是那根神经搭错了!

微微有些恼羞成怒的某人,想要咬回去,但是某个吃错药的陛下却又离开了她的唇。

还微微的舔一下嘴角,似笑非笑的望着无汐。

无汐的老脸一红,虽然她也不是第一次和萧重华接吻了,但是在清醒的情况下,还是第一次。

这复杂的感觉。

无汐下意识得说道:“你怎么亲我!”

“自然是朕想亲你!”萧重华淡淡的说道,子夜一般眸如同深潭一般不可窥探。

无汐突然觉得这句话问的特别蠢。

耳根一红,无汐都快要说不清了:“你先逛,我回去了!”

脑子里一片空白,也不能怪某个女子啊,虽然她上一世是看了不少的猪跑,但是一次猪肉都没有吃过。

甚至道死的时候初吻都没有献出去呢,完全是一个看似是老司机的假司机!

但是无汐还没有走出去的时候就被萧重华一把扛了起来。

“你干什么!”无汐在萧重华的肩上挣扎写,但是某陛下好歹也是号称战神的,不管无汐怎么样的挣扎,都纹丝不动。

就这样无汐被萧重华给待到了寝宫里面,随后被扔到了大床之上。

无汐立马警钟大响,望着丰神俊朗的某人,警惕的说道:“你想干什么!”

萧重华的薄唇微微挑起一抹难得的笑容,靠近无汐将她壁咚在**,一个手指微微的划过她的唇说道:“你说,我想干什么!”

(本章完)